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其他类型 > 共同富裕之杨庄巨变

共同富裕之杨庄巨变

白马出凉州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本文原型为2021年被评为“全国脱贫攻坚个人”和“全国最美公务员”的甘肃省上庄村支书杨斌。2005年,杨斌不忍看到村里的乡亲们还喝着“涝坝水”,毅然扔下自己效益很好的磷肥厂,回到村里担任村支书,17年来,他带领乡亲们凭借国家的好政策努力奋斗,脱贫致富,把原本“脏乱差穷”的上庄村,建设成了全国闻名的美丽新农村,创造了“上庄模式”,是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典型人物。上庄村的故事,就是新时代农村建设的真实见证!本文为纪实小说,融合凝炼了很多素材,总结记录了自2005年“新农村建设”,到2015年“脱贫攻坚”,再到2018年“乡村振兴”,这十几年来西北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剧情和人物经过必要的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不妥之处,请联系作者修改。

主角:   更新:2022-11-13 1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共同富裕之杨庄巨变》,由网络作家“白马出凉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本文原型为2021年被评为“全国脱贫攻坚个人”和“全国最美公务员”的甘肃省上庄村支书杨斌。2005年,杨斌不忍看到村里的乡亲们还喝着“涝坝水”,毅然扔下自己效益很好的磷肥厂,回到村里担任村支书,17年来,他带领乡亲们凭借国家的好政策努力奋斗,脱贫致富,把原本“脏乱差穷”的上庄村,建设成了全国闻名的美丽新农村,创造了“上庄模式”,是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典型人物。上庄村的故事,就是新时代农村建设的真实见证!本文为纪实小说,融合凝炼了很多素材,总结记录了自2005年“新农村建设”,到2015年“脱贫攻坚”,再到2018年“乡村振兴”,这十几年来西北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剧情和人物经过必要的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不妥之处,请联系作者修改。

《共同富裕之杨庄巨变》精彩片段

春日的晨光,暖洋洋的照在杨庄村。

杨庄虽然是祁连山下的一个小村庄,却和其他西北的村庄大不一样。

统一规划的房屋整整齐齐,白墙青瓦,就像乡间别墅一样...

干净整洁的畜牧养殖场里,大黄牛在悠闲的吃草,小羊羔在圈舍里撒欢...

平整宽阔的道路四通八达,村里到处是郁郁葱葱的银杏和梧桐,鸟语花香,比城里的公园还漂亮...

大大的文化广场上传来了音乐声,一群妇女穿着时髦的运动服,跳着欢快的广场舞。

男人们则在各种健身器材上锻炼着身体。

孩子们也在广场上无忧无虑的嬉戏玩闹...

一辆中巴车沿着村口宽阔的柏油马路开了进来,停在文化广场上。

车里就下来了一群人,手里拿着照相机和话筒什么的...

“又有记者来参访我们杨庄村了!”

“看车牌是省城的,肯定是重要的大记者!”

“没错,他们拿的照相机都比别人的高级...”

杨庄的孩子们围了过来,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他们似乎早就见惯了记者的采访,居然能认出车牌号码的归属地,还有记者手里的照相机。

“哇...这里太漂亮了!这哪里是乡村?简直就是公园!”

拿着话筒的女记者,环视四周,赞叹着杨庄村的美景。

“这里不仅漂亮,空气还十分清新!”

“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这村里老乡的生活状态,实在是太惬意了,我只是看着他们,心情就完全放松了!”

“是啊,我们这些被囚禁在城市钢筋混凝土中的人,真是羡慕这些老乡的生活啊!”

几个摄影师和工作人员,也看着杨庄村的美景感叹。

“你们是省里来的记者吧?”

一位村民过来,给记者打招呼。

“是的,大叔,我们是省电视台的记者,听说你们杨庄村的书记杨伟民荣获'全国最美公务员'称号,我们专程过来参访他!”

女记者笑着问道:“杨书记今天在吗?”

“杨大叔在呢,就在那边的村委会的办公室里,我们带你去!“

几个孩子抢着回答,就自告奋勇的在前面带路。

显然,他们已经给很多记者带过路了。

众人来到了杨庄村委会的办公室,孩子们就推门进去叫道:“杨大叔,又有人来参访你了,这回可是省里的大记者!”

记者们走进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就见迎面的一整堵墙面上,都是金光闪闪的奖牌...

“文明生态村”,“优秀基层党支部“,“专业旅游示范村”,“全国文明村”...

一块块奖牌,述说着杨庄村的成绩和辉煌。

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坐在窗边的办公桌后面。

他约莫四十岁出头,皮肤黝黑,理着寸头,显得沉稳,干练。

不过,他的眼睛似乎不大好,手里拿着一个放大镜在看桌子上的文件。

他听见孩子们的叫喊声,这才放下了放大镜,站起身看着来人。

“这位就是我们杨庄村的杨伟民书记。”

跟着来的那位村民,给记者们介绍那位魁梧的中年男子。

“杨书记,您好,我们是省电视台的记者,专程来采访您的,没有打扰到您工作吧?”

女记者客气的笑道,伸出了手。

“欢迎,欢迎!”

杨伟民热情的握住了女记者的手笑道:“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村支书,干的也是普普通通的最基层的工作,却让你们大老远的来采访,实在是不敢当啊!”

“您的工作虽然普普通通,可成绩却是不同凡响啊!”

女记者叹道:“您当了十多年的村支书,把杨庄村建设成了新农村发展和乡村振兴的典范,实在是难能可贵!”

“是啊,我们看过您的材料,说杨庄村以前又脏又乱又穷,是您用十六年的时间,带领乡亲们把这里建设成了全国文明乡村!”

“杨庄村以前贫困发生率44%,是您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现在人均年收入达到了一万八,比我们城里人的收入还高呢!”

“他们都说你们杨庄人是住在乡下的城里人,我们本来还不以为然,可今天来到这里实地一看,我们才心服口服,都觉得您太了不起了!”

其他记者也纷纷说道。

“杨庄村的这些成绩,全靠党和国家的好政策,还有各级领导的支持和我们杨庄村的乡亲们共同努力,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啊!”杨伟民笑道。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我们杨庄村,要是没有杨书记...啧啧啧,现在恐怕还是全黄川镇最脏最乱最穷的村子呢!”

那位跟着来的村民叹道:“杨书记为了我们大家的事情操碎了心,自己的青光眼病却一拖再拖,耽误了治疗时机,几乎失明了...”

“这...”

记者们其实刚进门就看到了杨伟民的眼睛有病,却没有好意思问。

“杨书记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

女记者皱起了眉头问道。

“唉...还不是累的!”

那位村民又叹道:“这些年,杨书记为了村上的事情没日没夜的忙,老说眼睛干得很,却一直拖着没有去看大夫,就错过了治疗时机...他现在只有一只眼睛勉强能看东西,另一只眼睛,只有一点点光感,完全看不清...”

“这...”

大家都黯然沉默。

眼睛可是人最重要的器官之一,没想到,杨书记居然因为忙于工作而耽误了眼病,几乎失明...

现在杨庄村美了,乡亲们也都富了,可杨书记的眼睛,却再也治不好了...

“没事,我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了,可乡亲们都过上了好日子,我心里亮堂着呢!”杨伟民却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杨书记,我听说您当年可是身价百万的大老板,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磷肥厂,可您却在磷肥厂效益最好的时候,卖掉了厂子回到村里当了个芝麻大的村支书,这一干就是十六年...”

女记者感叹道:“您这是图什么呢?”

“图什么...”

杨伟民的思绪,顿时又回到了从前。

他从小是杨庄村的能人,强人。

虽然高考落榜,杨伟民却通过考试,被招聘到了乡计生站当了计生专干。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风起云涌的时候,杨伟民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毅然辞职下海经商,贷款在黄川镇工业园区投建了一家磷肥厂。

杨伟民脑子灵活,又吃苦耐劳,凭着国家的好政策,不断扩大工厂规模,几年下来就发了财,身价百万,成了黄川镇家喻户晓的大老板。

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就离开了杨庄村,住在磷肥厂里。

不料,2005年春天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杨伟民的生命轨迹,让他毅然放弃了年效益几十万的磷肥厂,回到了杨庄村当了村支书...

这一干,就是十六年!

而杨庄村,十六年来在杨伟民的带领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从一个“脏乱差穷” 的西北乡村,变成了脱贫致富、设施完善、环境优美、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回顾十六年来的点点滴滴,杨伟民心潮澎湃,不禁打开了话匣子,给前来参访的省电视台记者,聊起了他当年为什么要放弃几百万的磷肥厂,回到杨庄村当村支书,带领大家脱贫致富的故事。

2005年开春的一天,杨伟民正在磷肥厂里忙着工作,却接到了母亲刘银花打来的电话,说他父亲杨天泰的肚子疼得厉害,要马上去医院。

杨伟民就赶紧开着他的“桑塔纳”小轿车,回到了杨庄村。

村里全是土路,汽车走过,就扬起了一大片灰尘。

杨庄村是武凉市下辖黄川镇的一个村子,距离市区有二十几公里路。

2005年的杨庄村,土地贫瘠,干旱缺水,“要路没路,歇凉没树”,“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土墙泥巴院,扬尘蚰蜒路,光杆秃顶树”,经济条件不行,生产生活环境“脏乱差”,十分艰苦。

杨伟民在武凉市区有一套新楼房,几次想装修了让父母搬进城里去住,可父母却说城里的楼房窄小,住着不畅快...

其实,老两口是想把新楼房留给杨伟民将来当婚房,所以他们就一直住在杨庄村。

回到家里,杨伟民发现父亲杨天泰捂着肚子,疼得在炕上呻吟打滚。

“怎么回事?”

杨伟民赶紧扶起了父亲杨天泰。

“这几天虽然开春了,可山水还没有下来,涝坝里的水就不干净...”

母亲刘银花着急的说道:“不光你爸,庄子上好些人都闹了肚子,我给你爸吃了氟哌酸,可还是不顶事,你快用车拉他去镇上的卫生所吧!”

“这...”

杨伟民愣住了。

杨庄村地处祁连山下,自古以来,吃的都是涝坝里的水。

所谓的“涝坝”,又叫涝池,是西北农村挖的一种露天的大蓄水池。

村外河流里有水的时候,村民就把涝坝里蓄满了水,以防河流干枯或者冬季河流上冻没水吃。

全村的人和牲畜,全都吃一个涝坝里的水。

村民还在涝坝里洗澡,洗衣服...

甚至有人还便溺...极不卫生。

夏秋季节还行,祁连山里的山水冲下来,涝坝里经常换水,也算干净...

可到了冬春季节,祁连山的山水下不来,涝坝里的水还是去年秋天蓄的,早就浑浊不堪...

尤其到了刚开春的时候,天气和暖,涝坝里就滋生了很多寄生虫,细菌,甚至还有鱼卵虫卵...

村民们喝了涝坝里的水,不闹肚子才怪。

可是,杨庄村的地下水位将近百米,完全没有办法打井,涝坝池就是村里唯一的水源,村民们不吃也得吃...

“快点走!”

杨伟民无暇细想,背起父亲下了炕扶进车上,就要开车去黄川镇卫生院。

他还没有发动“桑塔纳”,就见二叔杨天福背着二婶周菊兰,着急忙慌的来,挡在了车头前。

“伟民,你二婶也拉肚子,你带我们一起去镇卫生院吧!”

二叔杨天福叫道:“我听见村子里有汽车响,又看到灰土扬起来,就知道你来了,这才赶紧把你二婶背了出来!”

“好,快上车!”

杨伟民赶紧下车,帮二叔把二婶放在后座上,就开着车出了杨庄村。

“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们杨庄怎么还吃涝坝的水?村里怎么还不修建自来水管道?”杨伟民边开车,边皱起了眉头问道。

“自来水?那可是城里人才能喝上的,我们这鸟不拉屎的破村子,哪里能喝上自来水?”二叔杨天福撇了撇嘴。

“我听说,市区边上的农村已经通上自来水了,咱们村难道没有人去问问市里的自来水公司吗?”杨伟民又说道。

“谁去问啊?说话就春种了,谁有时间管这些小事!”

“涝坝水都把人喝坏了,还说是小事?”杨伟民郁闷,“现在的村支书是谁?他怎么不管?”

“是杨金山,他除了应付镇上面来人检查,其他事情一概不管,哪里肯操这份闲心?”

“那你们为什么选他当支书啊?”杨伟民又问。

“唉...现在的村支书,跑来跑去辛苦一年才给两三千块,谁愿意干?随便去城里工地上搬几天砖,都比当村支书赚的多!”

杨天福叹道:“前些年,村支书一直是你爸干,你爸现在年纪大了,村里就没有人愿意当支书,杨金山还是镇上的领导动员着,才勉强当了呢,他当然懒得管村里的事情了!”

“这...”

杨伟民没想到,自己离开杨庄村才几年,这里的情况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改革开放风起云涌,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每天都有新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难以想象...

大批的农民工大潮涌入了城市,为城市的建设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可乡村建设却越来越没有人重视。

“再怎么说,也先得把吃水的问题解决...”

杨伟民思忖道:“这可是关系着每个人身体健康的大问题,完了我找一下金山叔,让他去市里的自来水公司打听一下。”

“没用,杨金山的德行你还不知道吗?当年你爸当书记的时候,他总是阴阳怪气的说怪话,现在他当了支书,哪里还能听进去我们说的话?”二叔摇头。

“没错,杨金山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别自己去找头疼!”母亲说道。

“不行,他既然当了书记,就得为大家办事,不然还算什么共产党员?算什么村支书?”

杨伟民愤愤不平的说着,桑塔纳已经开进了黄川镇卫生院。

却见,卫生院里围满了人,几乎都是杨庄村的村民。

“大夫,快帮我看看,我肚子疼得肠子都快绞在一起了!”

“你算什么?我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拉了七八趟了,大夫,先赶紧给我看!”

“我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拉了...现在连话都说不动...”

所有的人都是喝了涝坝水拉肚子,就围住了大夫,让他赶紧先给自己医治。

“大家静一下!”

一名大夫大声叫道:“我们卫生院只有不多的几张床位,根本收不下你们这么多的人,而且,你们的症状都很严重,我们这小卫生院也无法很好的治疗,所以,你们赶紧想办法去市里的大医院,免得耽误了病情!”

“什么?我好不容易坚持到了这里,你居然又让我去市里的医院?”

“我已经坚持不到市里的大医院了,你们先给我开个治肚子疼的药吧!”

“哎哟!我受不了了,你们卫生院的厕所在哪边?”

卫生院里乱成了一团。

杨伟民见状,知道黄川镇卫生院的确没有办法收治这么多的病人,便要了一些止泻的药给父亲和二婶吃了,先缓解病情,又扶他们上了车,打算赶去市区里的大医院。

“伟民!”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叫住了杨伟民。

“娟子?”

杨伟民转头一看,说话的却是同村的女子张娟。

张娟从小和杨伟民在村里一起长大,一起上学,高中的时候还是同桌,两个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暗生朦胧情愫...

高中毕业后,张娟考上了省城的大学,成了父母引以为傲的大学生...

杨伟民却名落孙山,回家务了农...

两个人的命运,就此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轨道...


九十年代杨伟民他们考大学的时候,大学的录取率极低,可一旦考上,毕业后就分配工作,所以,考上大学就意味着进了“公家的门”,一辈子有了“铁饭碗”,可谓“鲤鱼跃龙门”,从此便有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可考不上大学,就失去了跃龙门的机会,只能认命,回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修地球”...

所以,大学生和农民,可谓天壤之别,几乎没有结合成家的可能。

张娟的母亲赵淑兰以前对杨伟民也挺热情的,整天伟民长伟民短的夸奖他...

可自从杨伟民落榜回家务农,她就越来越冷淡,有时候在村里迎面碰上,都冷着脸不和杨伟民打招呼...

杨伟民自强自尊,自然也有自知之明,就主动疏远张娟,两个人渐渐的就不怎么联系了...

虽然后来杨伟民通过考试被乡里的计生站招聘为计生专干,可毕竟不是正式公务员...

杨伟民不愿意当一辈子的计生专干,就响应党的号召下海经商,在黄川镇工业园区建起了磷肥厂,借着国家的好政策,没过几年就发了财,就一直住在厂子里。

而张娟大学毕业后,分到了武凉市民政局里当了会计,也很少回杨庄村。

于是,两个人就彻底断了联系,没想到,今天在黄川镇卫生院里相遇了。

“伟民,这是你的车吗?能不能把我妈也带上去市医院里看病?”

张娟扶着母亲赵淑兰着急的问道。

“当然行啊,你和你妈都上来吧!”

杨伟民让没有生病的母亲和二叔下车回家,让张娟和他母亲上车,就开车往市区里赶。

“你妈也是吃了涝坝水闹肚子吗?”

杨伟民开着车问张娟。

“是的,我爸去铁路上班,我弟也在城里打工,就我妈一个人在家,她吃了涝坝水肚子疼得没有办法,就赶紧给我打了电话...”

张娟皱起了眉头:“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们村怎么还吃涝坝水?村里的人怎么不想办法铺设自来水管道啊?”

“我这几年一直在工业园区的厂子里住,村里的具体情况也不了解...”杨伟民叹道。

“唉,不是我们不想修自来水,前几年我当支书的时候,去自来水公司里问过几回,结果连个主管的人都找不到,他们到处踢皮球,没有人肯理我们乡里人的...”

杨伟民的父亲是村里多年的老书记,前几年因为身体和年纪的原因,才退了下来。

“没错,城里的自来水公司,哪里能管我们乡下农村的事?问了也是白问!”二婶也叹道。

“好在你们都进了城,也就没必要操心村里的事情了...”

张娟的母亲赵淑兰顿了顿,又好奇的问道:“伟民,你现在发了大财,我听说在城里都买了别墅,咋还住在磷肥厂里?”

“额...不是什么别墅,就是一套一般的楼房,还是客户欠了我们磷肥厂的款,顶账顶给我的...”

杨伟民又赶紧解释:“这车也是顶账顶来的呢。”

“那也不错了,你有车有房有厂子,可比城里的那些干部还牛!”赵淑兰又笑道,“你对象找下了吗?那套楼房是不是打算将来装修了当结婚的房子?”

“额...我这几年整天忙着磷肥厂的时候,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里有时间想...结婚的事情...”

杨伟民偷眼看了一下张娟,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妈,您肚子疼就老实坐着,别乱说话...”

张娟不悦的看了母亲一眼。

“我啥也没有乱说啊...就是夸伟民呢嘛!”

赵淑兰却丝毫不在意,继续笑道:“从小我就说伟民是我们杨庄村最有出息的娃娃,虽然他没有考上大学,可现在办厂子发了财,有房有车有存款,比那些拿死工资的城里干部强一百倍!”

“行了,您别再说了!”

张娟转头瞪了母亲一眼。

“我...”

赵淑兰见张娟真的生气了,就闭嘴不说了。

车里的空气就有些微妙而尴尬。

杨伟民放开了车里的音乐,缓解了一下气氛,很快就到了武凉市医院。

停好了车,杨伟民让张娟看着三位病人,自己则跑前跑后的挂号,找医生,办理住院手续...

父亲和二婶,张娟母亲,都得了痢疾,拉了两天肚子,身体已经脱水,必须住院观察。

医生看了病,开了药,杨伟民和张娟就扶着杨天泰他们来到了一个大病房里,却发现病房里有好几个杨庄村的人。

原来,他们也都是吃了涝坝水得了痢疾,来城里住院治病。

八张床位的大病房里,六个人就是杨庄村得痢疾的村民。

而且,村支书杨金山的老婆也躺在病床上哼唧。

杨金山就坐在一边陪护着。

安顿好父亲和二婶输液,杨伟民就来到了杨金山的跟前说道:“金山叔,咱们村的涝坝水得想办法了,每年开春都有人拉肚子痢疾,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行啊,你现在是大老板,拔根毫毛都比我们腰粗,就拿出点钱来给村里打一眼深井,或者干脆给我们村通上自来水...”

杨金山翻了翻眼皮,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不是城里有房子吗?把你爹妈接过去当城里人不就行了,还管村里的闲事做什么?”

“你...”

杨伟民克制了一下心里的怒火,又平心静气的说道:“我当然可以把我爹妈接到城里去,可杨庄村的其他人呢?你就让他们一直喝涝坝水?你这个支书是咋当的?”

“啥?你小子还教训起我来了?不就有俩臭钱吗?你张狂什么?”杨金山眼睛一瞪,“你爹当年当书记的时候都没有教训过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杨伟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火,气愤的说道:“我虽然这几年不在杨庄村住了,可还一直惦记着村里的人乡亲们,看到他们吃涝坝水,我心里不好受才问了你一句,你怎么就说这么难听的话?你自己的家人也得了病,你怎么就不想办法解决吃水的问题?”

“解决?哼!你爸当了半辈子的书记都没有弄来自来水,我才当了几天书记,你就问起我来了?”杨金山冷哼。

“这...”

杨伟民愣了一下又叹道:“我爸当年当支书的时候,自来水管道还没有铺设到乡村,大家吃涝坝水也是没有办法,可这几年市里关心农民的生活,出台了很多惠民好政策,好多城边上的村子都已经通上了自来水...你作为杨庄村的党支部书记,对村里的事情得过且过,对市里的新政策不闻不问,还算什么书记?”

“咋?还给我上纲上线了?”杨金山冷笑道,“行,你日能了你来当这个书记!”

“当就当,我一定能帮村里解决吃水的问题!”杨伟民毫不示弱的说道。

“好,一言为定,我明天就去镇上找领导说,过几天换届就让你当杨庄村的书记!”

杨金山冷笑道:“娃娃,你要是有本事给村上通自来水,我手心里给你烧个骆驼吃!”

“行,我就等着你的手心给我烧骆驼吃!”

杨伟民掷地有声的说道。


“行了,都别吵了!”

一边输液的父亲杨天泰,冷着脸打断了杨伟民和杨金山的争吵。

“伟民,你犯不着和他们一般见识...”

张娟的母亲赵淑兰也说道:“等你将来结了婚,就把你爹妈接到城里去享福了,还管什么杨庄村的事啊?”

“我说淑兰嫂子,你以前不是说,伟民没有考上大学,就不如你们家娟子吗?现在怎么又夸起伟民了?”

杨金山冷笑道:“你别瞎盘算,伟民现在可是身价百万的大老板,你小心别热脸贴了冷沟子!”

“你...”

赵淑兰被杨金山奚落,脸顿时就红了。

张娟也十分难堪,就低头出了病房。

杨伟民跟着出来,和张娟一起到了医院后面一处小花园的凉亭里坐下。

“你别听杨金山胡说八道,他就是故意恶心人。”

杨伟民安慰张娟。

“没事,我妈让他说一顿也好,免得...”

张娟欲言又止,顿了顿,抬起头又笑道:“不说这些没意思的事情了,说说你这个大老板吧,你赚了那么多钱...这些年过得好吗?”

“你可别听他们瞎说,其实我也没有多少钱...”

杨伟民叹道:“我的磷肥厂虽然投了几百万,可大多都是贷款,每年还得还利息,还得不断的扩大规模,杂七杂八一年下来,落到手里的,也就十来二十万。”

“那也很多了,像我们挣死工资的,一个月才几百块,十年都挣不到你一年的钱!”张娟笑道。

“那可不一样,你们是正经干事的人,是为国家为人民工作,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很有意义...而我,赚再多钱,也不过是个暴发户,土财主...”

杨伟民叹道:“而且,我之所以能赚点钱,不过是靠着国家的政策扶持,商场如战场,说不定哪天就会遇到麻烦,到时候,挣下钱还不够还银行的贷款,所以,还是你们好...可惜,我当年没有考上大学!”

“你下海经商,拉动地方经济,提供就业岗位,也是为国家做贡献,一样有意义,一样能实现人生价值啊!”

张娟笑道:“只要你别和那些为富不仁的土包子暴发户一样,不就行了?”

“我当然和他们不一样!”杨伟民叹道,“我虽然没有考上大学,却是一名党员,我心里一直想的,还是尽一个党员的职责,帮助更多的人,实现我的人生价值!”

“我知道你胸怀大志,不是一般人...”张娟叹道,“你心里的想法,不是杨金山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能理解的。”

“我现在虽然有车有房,也有一点钱,过上了人人羡慕的大老板生活,可我的心里,却一点都不开心...”

杨伟民又叹道:“尤其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看到杨庄村的乡亲们还喝着涝坝池里的水,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没事,现在国家的惠民政策这么好,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张娟叹了一口气,过了半天,才又低声问道,“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

“真的?”

张娟抬头看了杨伟民一眼,眸子里闪出了亮晶晶的光芒。

“当然是真的了,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杨伟民笑道。

“你现在这么有钱...追你的姑娘...怕是有很多吧?”张娟浅笑道。

“是有很多庸脂俗粉看上了我的钱...”杨伟民叹道,“可我怎么可能接受她们?”

“那...你就没有想过成家的事情吗?”

张娟低下了头,脸上飞起了一抹嫣红。

“我的磷肥厂才刚刚步入正轨,还没有时间理会成家的事情....”

杨伟民又笑道:“我爹妈倒是挺急的,老是催我,给我介绍了一大堆相亲对象,我一个都没有去见过。”

“哦...”

张娟若有所思,脸色越发的红了。

“你呢?有男朋友了吗?”杨伟民又问道。

“当然没有了!”

“是吗?你工作这么好,人又这么漂亮,追求的人不少吧?”

杨伟民看着张娟俏丽的脸庞笑道。

张娟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俊女子,在城里上高中的时候,也是公认的校花,容貌身段比电影明星还攒劲。

“是有几个...尤其我们局长的儿子,天天缠着我献殷勤,可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张娟笑道。

“民政局长的儿子?条件也算不错了啊,长得帅吗?”

“你怎么也来了?你看不上庸脂俗粉,我就能看上纨绔子弟了?”张娟嗔笑道。

“也是,你这么好,嫁给那些少爷公子也的确可惜了!”杨伟民叹道。

“那你能不能帮我甩掉我们局长的儿子?让他以后别再缠着我。”张娟问道。

“这...怎么帮?要我去捶他一顿吗?”杨伟民笑道,“我们可都不是小孩子了,不能用打架来解决问题。”

从小到大,谁要是敢骚扰张娟,杨伟民总会站出来护着她,有时候难免就和其他男孩子打架。

可现在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就不能再用拳头解决问题了...

“当然不是了,我的意思...是想要你假扮我的男朋友,闲了来我们单位转一下,我们局长的儿子自然就知难而退了!”张娟笑道。

“什么?假扮你的男朋友?”

杨伟民愕然。

“怎么?这么点小忙你都不肯帮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法子管不管用啊?”杨伟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低下了头。

“当然管用了,你是身价百万的大老板,长得又比我们局长的儿子强一百倍,你假装和我好了,他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那行,那我就...帮你这个忙...”

杨伟民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个周末,我开车来你单位接你,装得炫一些!”

“好,那我就等着你...完了我请你吃饭!”张娟羞涩的笑道。

“哪有让你请我吃饭的道理?别人看了不就马上识破我们是假装的了?”杨伟民笑道,“就让我这个大老板请你吃饭吧!”

“好吧。”

张娟只好笑着点头。

“走吧,他们的液体应该快完了,我们回去看看。”

杨伟民起身,就和张娟回到了病房。

杨天泰他们输了液体后,肚子就不疼了,人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伟民,你看着点我妈,我去宿舍做些饭来给你们吃。”

张娟说道。

折腾了一天,时间已经是晚饭时分了。

“不用麻烦了吧?随便提个行面凉面啥的凑合吃点算了!”杨伟民说道。

“那可不行,他们都得了痢疾,必须吃清淡些,我去熬些热米汤来。”

张娟让杨伟民看着病人,她去了单位的单身宿舍熬了一锅小米粥,带了过来让大家吃。

“他大叔,他二婶,你们多喝些!”

张娟的母亲赵淑兰,热情的招呼杨伟民的父亲杨天泰和二婶周菊兰喝粥。

“哎呀,娟子可真是孝顺的好女子啊,我们也跟着沾福气,喝上了大干部熬的热米汤!”

周菊兰眉开眼笑的看着张娟。

杨天泰却没有说话,只是接过粥默默的喝着。

他以前见了张娟一家人也是有说有笑...

可自从张娟考上了大学,赵淑兰变得冷淡,杨天泰见了张娟一家人,也就不冷不热。

毕竟,儿子已经配不上人家的女子了...

现在虽然儿子发了财,可杨天泰不知道杨伟民的想法,自然也就淡淡地不怎么说话。

吃过饭,安顿好父亲杨天泰,杨伟民就开车来到了自己在武凉市区的楼房。

这套楼房一直没有装修,毛墙毛地,只放着一张简单的折叠床,杨伟民有时候在城里办事迟了,就在这里凑合睡。

躺在吱吱嘎嘎的折叠床上,杨伟民想和村里的困难,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入睡。

他暗自决定,一定要带着村里的乡亲们,脱贫致富,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


第二天,杨伟民来到了医院,发现父亲杨天泰他们的痢疾都好了,便开车带着他们回村。

村支书杨金山和其他村民都是骑摩托车来的,早就回去了。

“伟民,麻烦你把我妈也捎带回去吧!”

张娟也来送母亲。

“没问题,你去上班吧!”

杨伟民发动了汽车。

“等一下...”张娟顿了顿,又咬着嘴唇说道,“周末你可别忘了,再来一下,帮帮我...”

“行呢,我一准来!”

杨伟民点头,就开着车上了路。

“伟民啊,娟子让你周末来找她做什么呢?”张娟的母亲赵淑英好奇的问道。

“哦,他们局长的儿子看上她了,天天缠着娟子,娟子让我假扮她的男朋友,让局长的儿子死心!”杨伟民笑道。

“局长的儿子?”

赵淑兰的眼珠子转了起来。

“就算局长的儿子,也比不上咱们家伟民啊!”

二婶周菊兰抿嘴笑道:“现在世道变了,有钱比有权还好呢!”

“没错,是这个理!”

赵淑兰点头思忖道:“有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当官的要是贪污受贿了...还会被抓起来呢!”

“额...”

杨伟民无语,开着车回到了灰土扬天的杨庄村。

他先送下了张娟母亲和二婶,这才带着父亲回到自己的家。

“伟民,你要当杨庄村的书记?”

母亲刘银花一见杨伟民就问道。

显然,杨金山他们已经把这个消息散布得全村皆知了。

“你别听杨金山他们乱嚼舌头,伟民就是气头上随口一说。”父亲杨天泰说道。

“哦...我就说嘛,伟民好好的老板不当,怎么可能回来当芝麻绿豆大的村支书?”

刘银花释然。

杨伟民却皱起了眉头,顿了顿,这才说道:“爸,妈,我可不是气头上随口一说,我是真的想回村当支书!”

“什么?”

刘银花一听杨伟民真的要回村当村支书,顿时愣在了当地。

“你是不是让杨金山气昏头了?”

杨天泰也皱起了眉头:“你不用理会,杨金山就是那么个人,嘴上不吃亏,就爱阴阳怪气的说怪话。”

“爸,我可不是让杨金山激得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想了一夜...”

杨伟民叹道:“我的磷肥厂虽然前景不错,赚了不少钱,可我也是个共产党员,怎么能看着自己村里的乡亲还受穷吃苦?乡亲们如果继续吃涝坝水,住破庄子,我自己就算挣一百万,一千万,又有什么意思呢?”

“这...”

杨天泰和刘银花都愣住了。

“伟民,现在的社会变了,不讲集体那一套了,谁兜兜里有钱,谁就能过好日子,党和国家不是鼓励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吗?你办厂子赚钱也是响应党的号召,为国家做贡献嘛!”刘银花说道。

“妈,国家的确是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可富起来的目的,不是让他们自己享受,而是要他们带着大家一起致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杨伟民说道:“现在的有些暴发户老板,腰包里有几个钱,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只顾着自己享受,完全不想帮助别人,这样的人,迟早要招祸呢!”

“这...”刘银花愣住了。

“再说了,我当村支书也不耽误我开磷肥厂啊!”

杨伟民说道:“磷肥厂现在已经上了轨道,我抽出时间来当一届村支书,起码把村里的自来水和路修一下再说!”

“伟民,你说的没错,我们党和政府一贯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为广大的老百姓谋福祉,那些为富不仁的老板吗,迟早没有好下场...”

杨天泰顿了顿,却又说道:“可是,村里的工作看起来简单,其实是最难搞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人一支号,谁吹谁的调,你一个娃娃,怎么能镇得住台面呢?”

“是啊,当年大集体你爸当村支书的时候,说话也还有人听,可这些年开放了,你爸说话谁都不理,他就成了个碎嘴子,除了苦口婆心的做工作,再什么办法都没有,这才心灰意冷的不干了,你怎么又铆上劲了?”

刘银花又叹道。

“新的时代,总要有新一代的人出来担当!”

杨伟民说道:“我虽然年轻,也知道村里的人心是一盘散沙,可我觉得,只要我真心实意的为村里的人办事,应该能找到新的办法,凝聚人心,把村里的事情办好!”

“这...”

刘银花愣住了。

“伟民啊,爸知道你从小有股子狠劲,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干成,可你要清楚,村里的事情,干好了没人想情,干不好可是一片骂声啊!”

“我无所谓,骂就骂,我就是真的想为村里办事,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杨伟民又说道:“爸,妈,你们就支持我吧,我一定能干好的!”

“这...好吧!”

杨天泰和刘银花,只好点头。

杨伟民从小性子就拗的很,父母一向左右不了他的想法,只好顺着他来。

“你快去拉些水来我做饭吧,家里的水桶早干了!”刘银花对杨伟民说道。

“好。”

杨伟民就拉起了院子里放着水桶的架子车。

这是一辆特制的“水车”。

车上面没有车厢,而是直接放着一个大油桶。

油桶上面焊着一个斗状的嘴,用来加水...

油桶的下面,焊了一个水嘴,连接着胶皮管子,用来接水。

杨庄村的家家户户都有一辆这样的水车,是专门用来从涝坝池里拉水的。

杨伟民拉着车出了庄门,就朝村西头的涝坝池走去。

弯弯曲曲的土路上,溏土没过了杨伟民干净的皮鞋。

才走了一小会,他的裤腿上也是一片灰土。

两边的庄子,好多还是几十年前修的土坯房,上面的泥片都掉了,露出了土坯...

土坯缝里就有麻雀筑巢做窝...

这几年来,杨庄村非但没有什么变化,反倒越来越破败不堪。

其实,这也怪不得杨庄村的村民...

村里的年轻人,好多都去了城里打工,父母就用全家的积蓄,给他们在城里买房子。

乡下的旧房子没有钱修缮,自然就越来越破败。

全村唯一“阔气”的房子,就是杨伟民二叔杨天福的家。

这是一院前几年才修建起来的,一砖到顶的砖房。

杨天福头脑活泛能吃苦,还会泥瓦匠的手艺。

他起初在城里的建筑工地上当大工,一年下来能赚不少钱...

后来,杨天福自己接了一些小活,拉起村里的一些人当起了包工头...虽然不如杨伟民有钱,可小日子也过得十分滋润。

杨天福的年纪不大,两个丫头也还小,就盖了一院转廊新砖房,成了杨庄村最阔的“豪宅”。

他本身就是搞工程的,砖头,水泥,人工,都是最低的,下来其实也没有花多少钱...

不过,即便是二叔杨天福家的豪宅,也远远没有达到杨伟民的心理预期。

他要带着乡亲们,在杨庄村盖起整齐漂亮,美观环保的新农村住宅!

未来的杨庄村的房子,要让城里人都羡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