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养家糊口的方法论

第四章 吃啥

发表时间: 2022-11-13

买完粮食的春丫回到自家小院里,她爹娘已经在收拾后院挖的菜了。一把韭菜,一棵大白菜。

见春丫回来,徐达便问:“怎么样?人家肯卖吗?”

春丫点点头,说道:“嗯,燕子家人还挺好的,买了不少呢。不过他们都不是按斤算的,那李婶子跟我说的都是斗。还有那小秤叫戥子,别老秤秤秤的,露馅儿了都。”

春丫一回家就迫不及待的和她爸妈分享自己GET到的知识点。

夫妻两人自是点头应晓得了。

三人一番叽里咕噜,决定晚饭煮点儿米饭,韭菜炒鸡蛋,鸡蛋是鸡窝里现捡到的三个,再炒一盘白菜就行了。

徐老大烧火,春丫炒菜,张氏整理盘点下家里的物什。

春丫在做徐晓媛的时候就挺会做饭,炒个韭菜鸡蛋和大白菜自然没什么问题。

徐达在做徐大川的时候,就是农村出生,烧火也是不在话下。

不过,春丫发现一个要命的问题。

“爸,你先等会儿烧火,我们遇到了……一个小问题。”春丫拿着锅铲说道。

“啥问题?”徐老大从灶头后面探出脑袋。

春丫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爹说道:“没油,没盐。”

“呃……那怎么办?”徐老大挠头。没油也就算了,大不了烧汤,可没盐怎么办,淡的也咽不下去啊。

正当父女俩面面相觑的时候,院门开了,石头一手端了个碗,一手牵着弟弟走了进来。

石头进门便见他爹和妹妹齐刷刷的看向他。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好像两位都不认识他一般,要不是爹娘妹妹的脸没变,屋子还是村里独一份的破落,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进错家门了。

脸没变,环境没变,可是气氛完全不对啊。

徐达终于想起站在门口的是他的儿子,便道:“那什么……石头回来了啊,那什么……你妹做饭,一会儿就能吃了。就是那什么,咱们怎么没油没盐啊?”啊呀,好尴尬啊,突然多了那么大个儿子,哦,不对,是两个,小的那个正躲在哥哥身后偷偷看他。

春丫忍不住翻了白眼,她爹就是这样,一尴尬就每句话必须带个那什么,不然他说不下去。

石头此时内心腹诽:家里怎么没油没盐?你问我?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不过这等大实话他是万万不敢说的,便道:“嗯,早没了,粮食也没了。奶叫我们拿了点菜回来。”

其实奶奶蔡氏不止叫他带了菜回来,还偷偷塞了两个粗粮馒头给他,不过他没要。奶奶家里一大家子人,粮食也很紧张,他跟弟弟中午已经蹭了一顿了,这馒头实在没脸拿了。

春丫一听有菜,便道:“太好了,那咱就煮锅二米饭就行了。油盐明天再去买吧。爹,赶紧生火。”

徐大川答:“好嘞。”

石头:这人不是我爹,我爹怎么可能会烧火?这辈子都没见过他烧火!幻觉吧,一定是幻觉。回房,快点回房,这家被奇怪的人占领了。呵呵,妹妹居然让爹烧火,呵呵,还二米饭?干饭?开玩笑吧,妹妹肯定在说胡话。

父女俩自然不知道石头内心的斗争,只见他放下菜碗拉着弟弟快步回了房间。

父女俩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虽然不知道这男孩子脑子里怎么想的,但是他们也并没有想了解。还是赶紧把饭煮了,折腾一下午,都快饿死了。

其实这个房子里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家徒四壁说的就是他们家,张氏其实早就寻摸了一遍家当,听到石头回来她没出去,因为此时她也不想多说话。

他们三个刚穿来,一听这里的口音,便知道是安徽或者苏北地区。徐大川妈妈就是苏北人,虽然年轻的时候就到了江市,但是从来都是讲苏北话的,徐大川苏北话江市话切换自如。徐晓媛小时候奶奶也带了她好几年,所以苏北话也会说。只有她,江市本地人,婆婆说的能听懂百分之七八十,但是讲的话仅限于非常简单的几句。为了不露馅儿,目前还是少说为妙。

张氏听到石头进了房门,便走出房间,走到灶前,对父女俩说道:“你们以后多督促督促我,我得抓紧学学这里的话,不然一说话就怕露馅儿。”

徐老大狗腿的说道:“根本不存在露馅儿,媳妇你说的好着呢!”

春丫不想再翻白眼,一声呵呵代表她的心声。

张氏目前看徐老大还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说道:“你也别得意忘形,我看石头这孩子好像看出了什么。”

春丫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说出去,不然刚刚去老宅他肯定会带人回来,我猜他应该没跟老宅的说什么。不过要说也说不了什么,毕竟这种熟悉又陌生,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徐大川点头道:“嗯,囡囡说的很有道理。”

他已经决定对母女俩狗腿到底了,毕竟家里这幅惨样,好像最大责任人是他。

三个人低声窃窃私语,石头其实在房间的窗缝里都看到了,他爹好像还对娘和妹妹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真是大白天的见鬼了,但是家里没吵没闹,三个人还煮着一锅干饭,他又希望这些就是真实的。

小小少年,满腹心事。

饭一会儿就好了,春丫喊了石头和铁头出来吃饭。

石头道::“我们一般不都是在我房间吃饭的吗?”

春丫:啊呀……呵呵。

她硬着头皮解释道:“是是,我知道,我就是叫你来端饭。”

爱信不信吧,不信我也没办法。

石头:信你个鬼。

原来徐家大房统共就两间茅草屋,一间睡了徐达夫妻和春丫,两张床,一个衣柜一放,根本没地方放桌子。另一间是石头和铁头睡的,兄弟俩睡一张床,所以饭桌就只能放在他们这间里了。

别说灶间,那灶间不仅小,还只是个三面通风的草棚子,根本放不了饭桌。

石头让弟弟好好呆在屋里,自己出来帮忙端饭,一看锅里果然烧的干米饭,心里哀叹,这三人刚才跳井,这会儿又煮那么一大锅干饭,分明是不想过了,算了,不过就不过吧,一会儿吃饱点,能饱一顿是一顿。

倒是铁头,年纪小没什么心事,见哥哥端来了一大盆的二米饭,开心的直拍手,说要吃上三大碗。

春丫看着铁头,这娃脸色蜡黄,头大肚子大,手腕却细的根本不敢碰,怕捏一捏就断了。这明显是营养不良啊。

此时坐在铁头旁边的张氏也看出了铁头的问题,便对铁头说道:“饭只能吃半碗,不然容易撑坏,一会儿叫姐姐给你煮鸡蛋吃啊。”

营养不良最好的还是要多补充蛋白质,没有牛奶,鸡蛋倒是有几个。

徐老大点头道:“对对,刚捡了三个鸡蛋,一会儿都煮了,你们三个娃一人一个吧。”

石头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干饭,拼命的忍住眼泪。他如今已经十三岁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爹会为他们几个着想。他一直很羡慕隔壁大牛有个疼爱子女又讲理的爹,此时爹居然会想到给他们煮鸡蛋吃,一时心中五味杂陈。这真的是他爹吗?希望是真的吧。

另外三个肯定不知道石头想的是啥,只觉得这少年心事忒多。

几人干饭就着一碗炒酸菜吃的倒也香的很,三位折腾了那么久早就饿了,石头和铁头都好久没吃过干饭了,去奶奶家吃饭,也不过是分两个粗粮馒头,或者一碗稀饭,不管有没有心事,一切都等吃饱了再说。

春丫吃到还剩最后一口,突然想到门口那条半死不死的狗来。算了算了,最后一口饭,还是留给这狗吃吧,她已经听她爹说过那狗的来历了,想着也许也是跟着穿来的,好歹算个老乡不是。

春丫拿着那吃剩的一口饭,到厨房找了个更破的碗用来喂狗,为什么要说是更破的碗呢?因为他们家本来就只有破碗,吃饭得小心些,不然容易剌嘴。

石头不想戏太多,可是他不得不营业。因为他再一次震惊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妹妹居然拿干饭喂狗?!他再看看爹娘,一个准备洗碗,一个拿块看不出颜色的抹布在抹桌子,但是他们都看到妹妹蹲那里喂狗啊,这件事,在他们家,就这么平常?

石头有点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