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养家糊口的方法论

第五章 前因

发表时间: 2022-11-13

大黄狗此时已经不像之前那样躺着了,而是改趴着了,看来是恢复了点体力了。他见春丫端了个碗来,讨好的摇起了尾巴。春丫摸了摸它的头,把碗递给了它,黄狗三口两口便把碗里的饭给添了个干净,春丫又帮它去装了点水。那饭里有酸菜,咸的很,狗吃了得吐,喝点水中和中和。大黄狗又是一阵猛舔,把水也舔了个干净。春丫心里默默跟大黄狗说,这奶奶家的菜,确实咸哈。

愉快的撸了会儿狗,春丫回头跟在院子里洗洗弄弄的张氏说:“娘,我们就叫这狗子大黄吧。”

张氏笑答::“好呀,挺贴切。”

铁头也跑来和姐姐一起撸狗,笑嘻嘻的喊着大黄,春丫突然想起鸡蛋还没煮,便喊她爹给她烧火。石头闻言赶紧说:“我来吧。”

春丫自然是点头说好。

徐达刚想说,还是他来,只见张氏朝他使了个眼色,便默默继续坐在院子里望天。石头本就感觉有点怀疑他们,这会儿还是别表现的太过新好男人,免得石头炸毛。

煮完鸡蛋,天色便已经黑了,一家人摸黑擦洗了下,便各自回房睡了。

为啥摸黑呢,因为张氏里里外外找了一番,实在没找到油灯,看石头和铁头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估计这家是的确没有油灯的。

三人组躺在床上小声聊天。

徐老大:“咱们明天得去趟镇上,家里这要啥啥没有太不方便了。”

张氏想想一包火,道:“还不是因为你?你看看我身上,浑身上下居然都是青的,要不是要留你干活,分分钟打断你的狗腿。”说完又是一把扭在徐老大腰上,徐达诶诶诶诶一声高过一声。

春丫:“啊呀,声音轻点呀,这房子隔音很差的。你们两个不要当着我的面动手动脚好吗?”

张氏这才放了徐达一马。

春丫继续说:“爸爸妈妈,你们说,我们要是一直要呆在这里了,接下去该怎么生活啊,据石头说,我们家三亩地,去年卖了一亩,前面又卖了两亩,那就是没有了呀,还剩下五两不到银子,接下去怎么办呢?”

张氏又想打人了怎么办?

徐达感受到了不良气氛,赶紧说:“我出去找工去,我会算盘,可做账房!”

不良气氛有所减低。

不过张氏还是不忘给他泄气,说道:“账房又不是你想当就当的,说不定这里找工作也要走走后门,找找认识的人的呀,你这个人口碑那么差,谁会介绍你做账房。”

春丫在黑暗中默默点头,妈妈说的也有点道理。

徐老大继续说:“那我去给人做苦力。”

张氏继续打击他:“呵呵,你啊,苦力啊,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百斤不知道有伐,也不知道是你扛大包还是大包扛你。”

“噗嗤……”春丫忍不住笑了出来,的确她爸现在这形象实在有点羸弱,身板薄的很,不过他们全家现在形象都是纸片人。

“那怎么办,总不能坐吃等死吧。”徐达无奈了,其实他的确也不太看好自己做苦力这个事情。

春丫突然想到一个点子,说道:“我有个想法,我们学校之前放学的时候校门口不是都有小摊卖葱油饼啦茶叶蛋啦什么的嘛,后来有了城管就都取缔了,不知道他们这里可不可以摆这种小摊子?”

张氏一听,觉得倒是比徐老大说的要靠谱点,他们还有五两不到的银子,做点小买卖可能是够的。于是她说道:“摆摊倒可以试试,哪怕不摆在私塾,也可以去问问哪里有赶集的或者夜市早市什么的。”

“对哦,反正只要有人买,无所谓摆哪里,那我们明天去县城看看,哪儿有可以买小吃的?”春丫说道。

张氏和徐达都同意明天去县城看看,不过看来还得带上石头,因为他们根本不认路,三人商定一番,便各自睡了,今天一天经历了太多,肉体和灵魂都累的够呛,三人不一会儿就睡的人事不知。

三人都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现实和虚幻不断交叠,一时觉得是真实的,一时又觉得是荒诞的。

三人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张氏才悠悠醒来。一看身边的人,仍旧不能适应,但是由于之前做的那个梦,张氏看着旁边的人,更加来气了。她一巴掌呼在旁边徐老大的背上,徐老大被呼醒了。

徐老大醒来一脸愁苦,可想到之前做的那个梦,又觉得自己挨媳妇揍实属活该。

三人就之前各自做的梦交流了一番,得出了昨晚的梦可能是今世的记忆的结论。因为梦里三人从各自角度还原了掉井里的缘由,三人一合,对上了。

原来前几天徐达卖了两亩田之后,昨日上午便和人一起去县衙换契过户,当场便钱契两清了,回家之后张氏问他要钱买粮食,徐老大非但不给,还把张氏打了,春丫见状便想上去护着他娘,徐达连她一起给揍了。张氏一时气急,只觉得这日子反正过不下去了,不如抱着他一起死了算了。便拦腰抱住徐达,别看她长的瘦小,长年累月的劳作让她力气颇大,徐达没想到一向不管他怎么打骂都受着的媳妇会突然发作,一时没站稳,便被张氏抱腰一起翻入了井中,春丫见状想去拉她娘,但她才八岁,根本拉不住,被一起带了下去。

事情,大致就是这么个事情。

此时母女俩一起冷眼瞧着徐达,徐达只能挠头尬笑,他能怎么办?之前也不是他干的啊,他多冤枉啊。气氛有些紧张,徐达咽了咽唾沫,不得不开口说道:“那什么,过去的事儿,你们看也不是我干的,从今往后,你娘俩就想着我是徐大川,不是徐达,以前徐大川怎么样买汏烧,现在徐老大就怎么样买汏烧,保证让你们娘俩吃好喝好,别气了哈!”说完尴尬的呵呵了起来。

以前他们家里,的确徐大川做家务的概率比较高,张兰芝是三甲护士,每天翻班都忙的飞起,徐晓媛毕业之后就是做外贸的,日夜颠倒那是基本款,徐大川虽然开了几家连锁超市,但是他入行早,生意早就步入正轨了,他每天只要去查看下就行,超市里自有经理领班和员工的。

张氏知道虽然不能怪他,但是想到梦里被揍的情形,一时气难平也是正常。不过看看外头天光,估计也不早了,隔壁不还有俩儿子吗,哎,还是先去做饭吧。这么想着,便喝了一声:“起开!”踢了徐老大一脚,就气呼呼的穿了鞋子出了房门,徐老大屁颠屁颠跟在媳妇后面也出去了。

春丫又在床上伸了几个懒腰才缓慢的爬了起来。

哎,这么大人了,跟爸妈住一个房间还真是不方便,不过还好有个破帐子遮一遮。不过这也不行啊,爹娘迟早得和好,他俩现在才三十来岁,干柴烈火的,有个女儿睡旁边算怎么回事。还是得想办法赚钱,好歹先造个小屋子也行。

一边穿衣服,一边心里默默吐槽这衣服也是太过破了,还得赚钱买几身衣服,穿着穿着想尿尿了,又想起那噩梦般的茅房,WOW~~,太原生态了啊,地上挖个坑,架两块破木板,就是个厕所里。味道就不提了,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保障啊,这要是腿一软说不定就掉茅坑里了,不淹死也得活活臭死啊。茅坑改造计划列入优先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