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养家糊口的方法论

第六章 进城

发表时间: 2022-11-13

待春丫穿好衣服出了房门,石头已经扫好了地,喂好了鸡。春丫鼓起勇气解决好了生理问题,满院子开始找大黄。

家里就这么点事儿,爹在煮粥,娘在洗衣服,石头坐在一旁一会儿瞄一眼爹,一会儿瞄一眼娘。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撸狗。

铁头帮她一起找,院子就那么点点,找了两圈没看到,便知道肯定是出去了。他们家现在这个院子,狗都不需要钻洞,后院塌了一大块,随便一跨就过了。

春丫的改造清单又多了一个得修整下院子。

“姐,去后山找去后山找。”铁头指着远处的山说道。

“那不行,后山太大了,咱俩进去还没那野草高呢。”春丫梦了一场,对周边地形有了一些基本概念,此时自己才八岁,另一个才四岁,怎么能随便进山,所以爹娘还没说不,她先拒绝了铁头。

徐达听闻两个小的要去找大黄,便跟石头说:“石头,来看着点火,我带他们去山脚下看看。”

徐达其实就想去周围看看,虽然梦里的感觉很真实,但是他还是更想实地走走,以自己的角度再看看这个地方。

张氏点头放行,女儿想出去她还是答应的,初来乍到,先周围溜达溜达也好,正好徐达陪着她也放心。

春丫三人出了院子,往东走,不消片刻便到了山脚下,还没等春丫扯开嗓子喊大黄呢,只见从山林里远远跑来一条大黄狗,嘴里还叼了个树枝样的东西,走近些一看,果然是大黄。

大黄走到近前,把那“树枝”往春丫脚边一放,前肢直往春丫腿上扑,春丫鼓励性的摸了摸大黄,嘴里直喊“Good boy!”

铁头歪着脑袋问:“姐,它不是叫大黄吗?咋又叫顾柏儿了?”

春丫:……呃,失误失误。

“大黄,是大黄,姐叫错了哈。”春丫一贯有错立刻就能改。

徐达也不管姐弟俩说啥,蹲下身子拿起大黄叼来的东西细细看了起来。一看这才吓一跳,这根本不是什么树枝,而是一根鹿茸。这断面不太规则,隐隐有血,外皮红棕色覆有一层小绒毛,绒体饱满,只一个分支,手感较轻,轻捏微有弹性。

徐达虽然知道四周没人,但下意识的还是朝四周看了看,扯了扯春丫,轻声说道:“鹿茸!”说完便把鹿茸藏在了怀里。

春丫一听,赶紧拉着弟弟,跟她爹说:“走走,回家回家。”

三人刚溜达到山脚,又一路疾走回了家,大黄摇着尾巴跟在后头。

张氏见三人一会儿工夫就气喘吁吁的回家了,徐老大一个劲儿的喊关门,就擦了擦手上前问道:“怎么了?这山脚下也有什么野兽不成?”

也不对啊,这也没听到狗叫啊。

徐达喘的不行,这身子真是不得了,干啥啥不行行,败家第一名啊。

春丫已经喘匀了气,神秘且低声的跟她娘说道:“M……娘,大黄捡到一根鹿茸。”

艾玛,可不能激动,一激动就妈妈爸爸的往外冒。

“嘶~~~~”

四人转头看向石头。

是的,是石头嘶的。

石头一时成为焦点,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个,这个可贵着呢。大牛他爹就捡到过一次,卖了好几两银子呢……”

春丫乐了,转头跟张氏说到:“真是瞌睡了就来个枕头,这下做小吃摊的本钱来了。”

说罢,又嚷着让徐达买骨头给大黄吃。

徐达嘿嘿笑着应了。

吃完早食,三人组便想去县城一趟,摸摸门路,顺便买点油盐酱醋。石头拉着铁头也要跟着去,张氏有点头大,你看这猛然间多俩儿子一下子适应的不太好,老忘记这俩。

带着石头倒是可以,石头也不小了,还能帮忙拎拎东西,只是这次出门除了要采买,还得踩点,带着铁头不方便。几人商议下便让石头把铁头送去老宅照看下,铁头自然不肯,但是在春丫再三保证会给他买糕点之后,铁头也勉强答应了。

一番折腾之后,几人上路已经日上三竿,徐达背了个褡裢,把大黄捡回来的鹿茸也包好了带上,一会儿去县城看看,有好价钱便卖了。

本来他们这三元村每早晚都有牛车进城的,但是今日他们出来晚了,牛车早走了,四人便只能步行前往,这单程也得一个多时辰。

待四人走到城门口时,都已经快午时了。

春丫生理感觉不算太累,可心理感觉简直腰子都要荡下来了。

要知道徐晓媛可是个标标准准的宅女,除了工作,便是宅家,逛街都是云逛街,人家出门是旅游,她出门都是度假的。减肥都是靠饿,要她运动跑十分钟得歇三天才能缓过劲儿。

现在变成了春丫,虽然原身是做惯农活的,身体素质尚可,可走了那么久,春丫心理上已经崩溃了。她暗下决心,一会儿回家,无论如何必须赶上牛车。

不过这会儿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吧。这运动量太大,早上吃的粥早就消化完了。

“娘,我们先吃饭吧,好饿啊!”春丫扯着她娘嚷嚷。

还没等张氏开口,徐达便说:“对对,先吃饭先吃饭,春丫想吃啥呀?”

张氏白了徐达一眼,说道:“还吃啥?哪儿来钱还挑吃的,买几个包子得了。”

春丫一听吃包子,说道:“好呀好呀,我要一肉一菜。”反正有的吃就行,她不挑。

张氏回头,问跟在身后石头:“石头吃啥包子?”

石头:谢谢你们还记得我。

“我啥都行。”石头回道。能吃白面馒头就已经很好了,还挑啥呀。

于是几人路边随便找了家人多的包子铺,问了问价钱,白面馒头和菜包子价格一样,两文钱一个,三文钱两个,肉包子三文钱一个。

张氏豪气的买了八个白面馒头八个菜包子十个肉包子。

徐达有点想阻止,可是不敢。

石头只呆呆的看着张氏买包子,掏钱,他从昨天开始人生观已经崩塌了,无所谓了,随便吧。

只有春丫是张氏的好朋友,敢问出:“妈,你买那么多包子干嘛?我们吃不完啊。”

张氏便说道:“给你爷爷奶奶带几个,往后可能要麻烦他们的地方不少。”

张氏想的是,不管家里以后干什么营生,她和徐老大肯定是主力,石头春丫都大了都能搭把手,创业阶段大家都得出力不是。铁头才四岁,带在身边一个没看住怕被拐了,放在老宅让爷爷奶奶看着更安全。这会儿虽然还没决定做什么,但是人情可以先走起来。

春丫徐达听张氏一说,便各种还是媳妇想的周到,还是娘情商高之类的彩虹屁一波狂吹,连带石头也夹在里面各种,对对对是是是嗯嗯嗯。

张氏老脸一红,白了他们一眼,便让他们闭嘴赶紧吃包子,吃完还有很多事儿没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