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养家糊口的方法论

第九章 定了

发表时间: 2022-11-13

几人推门回家,石头直接把半梦半醒的春丫放在了床上。张氏也懒得再生火造饭,掏出几个包子,几人咽了点干粮,张氏便打发徐达和石头去老屋接铁头。

徐达早就累成狗了,可碍于媳妇的眼神,不得不拎着白天买的包子馒头,一路踢踢踏踏跟在石头后面去到了老屋。

老屋院门还没上锁,只是虚掩着,父子俩推门进屋,便看到堂屋里亮着豆点大的光。

石头很习惯的推开了徐老汉和蔡氏的房门,说了声:“爷奶,我来接铁头了回家了。”

屋里便响起了徐老汉的咳嗽声,蔡氏冷着声说道:“你们还知道回来?卖了地倒是自在了?一整天也不知死哪儿去了。你爹是个混的,你娘和你妹连句话都说不利索,你倒也敢跟他们去,被你爹卖了都不知道!”

蔡氏了解自己的大儿子,那就是个混蛋,之前把家里的地都卖完了,接下去要是卖儿卖女她都不觉得奇怪。今日天黑了还不见他们回来,心里就觉得不好,要是过会儿再不回来,就准备叫上老二老三去找人了。

石头:奶,我说出来怕吓着你。

不过老人家话虽不好听,但是石头知道奶奶向来只是嘴上有些刻薄,心肠却是不坏的,拉过铁头的手说道:“奶,爹还在外面呢,今天出门爹还给你们带了些吃的孝敬爷奶呢。”

门外的徐达听到儿子说到自己,他本来不准备进来的,原主的记忆中,他可算得上是个不孝子了,这会儿见到父母,他不禁还觉得有些尴尬。可儿子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期期艾艾的进房了门,朝蔡氏呵呵笑了两声,叫了声爹娘,便把手里的包裹递了过去。

蔡氏一愣,狐疑的看着自己这个大儿子,也不接包裹,只问道:“你又想干嘛?”

徐达赔笑道:“这是孝敬您和爹的,这石头铁头老来麻烦你们,我跟他们娘心里也过意不去不是。那什么,您老早点休息,我们先走了。”说完便把包裹往他娘床上一扔,拉着铁头就往外跑,石头也被铁头拉着出了房门。

他也没办法啊,自己实在没法解释自己为啥转性了,等日子长了,他们自然会找到他转性了的理由的,现在说再多一来没啥说服力,二来他们恐怕也不信啊。

蔡氏见儿子孙子突然跑了,起身便要追。徐老汉喝了一声:“别追了,随他们去。我们都多大岁数了,还管的了他?给你吃你就拿着,管那么多糟心事干嘛!”

蔡氏闻言,止住了脚步,也是,这个大儿子,要是自己能管,也不至于到今日这地步。之前还管的还少吗?可又怎么样了呢?还不是把家里的田地给卖了个干干净净,罢了罢了,要作死就去作吧。

于是她也不追了,转身拿过包裹,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几个白面包子和馒头,嘴上又骂了一句:“败家玩意儿,也没个成算,早晚得饿死!”

早晚得饿死的父子三人走了不多时,就到了家。大黄早在门口摇着尾巴迎接他们,张氏已经在灶间烧水了。外面跑了一整天,还得梳洗一把才能休息。

铁头一整天都想着姐姐答应他的点心,一回家就窜进了姐姐的屋子,口里喊着:“姐,点心点心。”

春丫此时正躺在床上半梦半醒,被铁头这么一叫,突然想起今天根本没买点心,只能翻身下床,蹲身和铁头说道:“对不起啊铁头,姐姐今天给忘了,不过家里还留了两个肉包,你吃不吃啊?”

没有点心有包子也行啊,还是肉包,那就更可以了,铁头拼命的点头。春丫笑着牵了铁头出了房门,喊她娘蒸包子给铁头当夜宵。

张氏自然同意,正好水也开了,往锅上放上个蒸笼,不一会儿包子就蒸好了。

铁头拿起包子吃的一脸满足,大黄在坐在边上一直看着,狗嘴里还滴滴答答流出口水来。

春丫便把另一个肉包扔给了大黄。

铁头呆了,瘪瘪嘴就要哭,那肉包他还想吃的,姐怎么能喂狗?

春丫看铁头的表情,一想,坏了,喂狗喂得太顺手了。

张氏看到铁头的表情,白了女儿一眼,走过来摸着铁头的大脑袋说道:“铁头乖啊,今天咱们吃的包子,可都是大黄赚来的呢,这包子给他吃了,说不定下次他还能给咱们赚包子钱呢。再说马上要睡了,你也不能吃太饱。改天叫姐姐给你买点心,下回肯定不会再忘了。”

铁头有点不能理解,抬头问道:“大黄也能赚钱的吗?”

张氏点点头,说:“当然能啊,大黄可聪明了。”

大黄:是的没错。汪汪!

铁头虽然不知道大黄是怎么赚钱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点心的向往,自然不会继续纠结狗到底是怎么赚钱的。专心吃完了包子便被张氏拉着洗了脸,让石头带着进屋休息去了。

三人也各自洗漱一番,便歇下了。

本来张氏还想跟父女俩开个卧谈会,可躺下三秒,徐达就开始打呼了,张氏叫了两声女儿,也没回应,只好作罢。算了,今天的确累够呛,明天再说吧。

春丫睡前是下定决心不睡到日上三竿绝不起床的,奈何生物钟不答应啊。天才蒙蒙亮,她就醒了。眼开眼闭的想摸手机,一想,哦,不对,穿越了。再睡也睡不着了,只能打着哈气起床。

张氏当然也是被生物钟叫醒的,不过徐达倒是被他媳妇给拍醒的。开玩笑,老婆都起床了,男人还睡个屁。

几人各自洗漱一番,那边石头已经把昨天张氏拿出来的米煮上了,不一会儿满院都飘着米香味。

铁头早就等不及,捧着个小碗坐在了灶边。好香啊,大米粥原来是这么香的啊!等停了火,张氏拿铲子刮下粥面上的一层粥油,盛给了铁头。这层粥油最有营养,给这营养不良的娃喝正好。

张氏把粥盛好放凉,拿出昨天买的酱瓜,加一点点糖和芝麻油拌好,便大喊了一声吃饭了。

几人也不去房间里吃,就站在灶台边,唏哩呼噜喝粥吃酱菜。一顿简单的早餐吃的一家人心满意足。

吃完收拾好碗筷,石头便背上背篓割草去了。家里的鸡都是石头负责喂的,本来还有几亩地,都是他和张氏种的,春丫在旁边打打下手,可现在地也没了,他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割草喂鸡。

而三人组则各自搬了小凳子,坐在院子里商量到底做点什么生计。店铺都已经租了,生计却还没想好,这就叫临到上轿穿耳洞。

不过春丫其实昨天租的时候就已经有初步的想法了,就卖简单的小吃,成本低,售价合适,适合人家放学的学子在晚餐之前填填肚子什么的。

张氏和徐达自然是同意的,可具体做什么呢?

“茶叶蛋卤豆干呗,以前我们学校门口卖的茶叶蛋,老远就能闻到香味,这个做起来也不费劲。”春丫说道。

徐达一拍大腿,附和道:“可以啊,这蛋和豆干成本也不算高。我觉得挺好。”

但张氏却说:“这两样好是好,可你们不要忘了,我们是租了铺子的,租个铺子就为了卖茶叶蛋,是嫌钱太多?”

“那就再加个小馄饨好了,就每天几斤肉几斤面粉,成本也不高,再说包小馄饨可是外婆的祖传手艺,我们包的不好吃那是不可能的。”春丫得意的说道。

张氏想了想,说:“行!那就这么定了!就卖茶叶蛋和小馄饨。一会儿还得去趟店里,该置办的得置办好,少不得还得搭个灶。今天搭了过了两三天也就能用了,再去买几张桌椅板凳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