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其他类型 > 人在修仙世界,和谁都能五五开

人在修仙世界,和谁都能五五开

春风要开心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李舟君穿越成为仙门山主的第四十年,终于得到一个和谁都能五五开的系统。你是隐世不出的万年老怪?我和你五五开。你是风华绝代的绝世仙帝?我和你五五开。你是令人闻之色变的魔头?我和你五五开。

主角:   更新:2022-11-13 1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人在修仙世界,和谁都能五五开》,由网络作家“春风要开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舟君穿越成为仙门山主的第四十年,终于得到一个和谁都能五五开的系统。你是隐世不出的万年老怪?我和你五五开。你是风华绝代的绝世仙帝?我和你五五开。你是令人闻之色变的魔头?我和你五五开。

《人在修仙世界,和谁都能五五开》精彩片段

青洲第一大宗,道天宗,一百零八主山之一,云居山。

“四十几年了啊!”

“你知道这四十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云居山上的一口湖边,有个身着青衫的俊秀青年,对着湖水一脸激动。

青年叫李舟君。

乃是道天宗,一百零八位山主的其中之一。

或许这个身份,乍一看很牛叉的样子。

但实际上,李舟君是个彻彻底底的修炼废柴,迄今为止,他还是个普通人。

能够成为云居山的山主,也完全是因为在四十年前,他师父到离世时,也只有他这么一个徒弟。

因此,他也常常沦落为道天宗,下到杂役,上到长老们的茶后闲谈。

至于说,为什么他这么废柴,还能拜入道天宗,并且成为山主真传,这就不得不提一嘴,李舟君身为穿越者,伪装神童的这件事情了。

想当初他三月开口说话,六月开始识字,九月下地走路,一岁满腹经纶。

被人们称之为神仙转世。

就这样,一岁的他被上一任云居山主看上,并且收为了弟子。

虽然说,上一任云居山主到最后也发现了,李舟君是个彻彻底底的修炼废柴。

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真传弟子的待遇,该有的都有。

只不过已经在心里盘算着练小号了罢了。

可惜还没等开始练小号,他就陨落在了一场道天宗,镇压魔修动乱的大战之中。

道天宗见人家都为宗捐躯了,自然也就关照关照人家唯一的弟子李舟君,让当初年仅六岁的李舟君,继承山主之位。

反正李舟君不能修炼,百年后云居山一样无主。

到时候再规划云居山也不迟嘛。

这样一来,还能让道天宗落一个美名,说道天宗重情重义,可以吸引更多天骄加入。

还有,李舟君四十多岁还是青年模样这个事情,其实就是服用了一颗养颜丹而已。

但是这一切,从今天开始,都将发生史诗级别的改写!

因为李舟君身为穿越者的金手指系统,在今天终于觉醒了!

“系统啊,已经四十几年了啊,你要再晚点出现,我都要扑街啦!”李舟君此刻热泪盈眶。

【叮:宿主请不要激动,系统或许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系统类似机械合成般的声音,在李舟君脑海中响起。

“不缺席好啊!不过系统你看我都四十多岁,人老珠黄了,还能开始修炼不?”李舟君眼巴巴的问道。

【叮:修炼?】

【叮:宿主你太看不起系统了,有系统你修炼个锤子?】

【叮:奖励宿主见面礼包一份!】

“拆开!”李舟君丝毫没有犹豫道。

【叮:恭喜宿主获得特殊能力,‘与世间万物五五开!’】

“与世间万物五五开,啥意思?”李舟君听的满头雾水。

这特么,好奇葩的名字!

【叮:简单来说,就是宿主不管是面对什么东西,什么人,都能做到五五开,也就是谁也打不过,谁也打不过的意思。】

“呃,我大概明白了……”李舟君眨了眨眼道,随后他抽出靴子里的匕首,朝系统问道:“这玩意,我也能五五开吗?”

【叮:可以。】

听见系统的答复,李舟君一咬牙,把手握在了匕首刃上,然后往后就这么一拉。

刺啦!

一道金属摩擦声音响起。

李舟君不可思议的发现,自己被匕首利刃划过的手,居然完好无损,甚至连白痕都没有!

“这能力,好像有点变态啊……”

李舟君倒吸一口凉气,又问系统道:“我要是遇到真仙级别的大能,也能五五开吗?”

【叮:当然,世间万物嘛。】

“这可真是小母牛踩电线,牛逼带闪电啊,爱了爱了……”

此刻李舟君的眼神逐渐发亮,有这五五开的能力,自己岂不是相当于变相的无敌于这世间了吗?

【叮:这只是见面礼,接下来宿主若是完成系统任务,将会获得更多意想不到的奖励!】

“系统,你可不要给我画饼啊!”李舟君就差流哈喇子的说道。

【叮:童叟无欺。】

“那就好。”李舟君点点头,随即似乎想到什么,又朝系统问道:“有属性面板吗?”

【叮:这还不简单?】

【叮:宿主请看大屏幕。】

随着系统话音落下。

李舟君的眼前立马出现了一个透明面板。

【宿主】:李舟君

【身份】:道天宗,云居山主

【年龄】:四十六岁(剩余四年)

【修为】:无

【能力】:与世间万物五五开

“不是吧,系统,这剩余四年是什么鬼?”李舟君看着年龄那一栏,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叮:就是你还能活四年的意思。】

李舟君:“我是真的会谢……”

感情就算能和世间万物五五开,自己还是个凡人啊,不仅如此,还是个短命鬼,居然才活五十岁。

【叮:请宿主放心,完成系统任务,可奖励宿主此方世界的修为境界,寿命自然也可增加。】

“呃,你刚开始不是才说,修炼个锤子吗?那你还奖励我修为干啥?”李舟君吐槽道。

【叮:挂机能力了解一下?】

“好啊好啊!”李舟君眼前一亮:“现在就可以给我吗?”

【叮:呵呵。】

【叮:检测到宿主所在宗门,三日后将举行收徒大典,要求宿主招收一位弟子,成功即可获得意想不到的奖励!】

“收徒?”李舟君瞬间麻了。

自己名声在外,人送称呼,废柴山主、啃老山主……

简单来说,只有傻子才会拜自己为师啊!

“系统,你不觉得这个任务,有点强人所难吗?”李舟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叮: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

“有道理,但是系统我感觉我就算收了徒弟,那也是误人子弟啊,毕竟我是真的一点修炼的知识都没有,收别人为弟子,那不是害了别人吗?”

这一点,李舟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叮:宿主放心,系统在你慌什么?】

“对啊,我慌啥?”李舟君摸着下巴道,这系统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啊,毕竟都能让自己和世间万物五五开了,教个弟子不还是轻轻松松的吗?

接下来,就等待三日后,宗门开始招收弟子吧!


三日后。

道天宗。

升仙山。

当然,这个升仙山,不是真的升仙之地。

而是道天宗专门用来专门招收弟子的地方。

此刻,升仙山下,足足上万少年少女聚集于此。

其中不乏青洲上,那些个世家、皇朝的子嗣。

但此时这些世家公子、皇子现在的脸上,都满是尊敬之色。

原因无他,道天宗乃是青洲第一大宗,无数皇朝、宗门世家臣服,在这里耍少爷脾气,人家可不会惯着你。

这时,一个身着灰衣的老者,走了出来,声音不大,却如春雷般响彻全场道:“本座乃是负责尔等试炼的长老,接下来的话,尔等且仔细听好。

道天宗收徒,第一项便是灵根觉醒测试,灵根品级分为废品、凡品、下品、中品、良品、上品、极品、圣品,其中,灵根觉醒测试达中品者,可进入我道天宗下一轮测试!

尔等可听明白?”

“我等明白!”

上万少年少女,神情激动的齐声应道。

“那就开始吧。”灰衣长老大袖一挥,宣布此次招收弟子,正式开始。

随着这位灰衣长老宣布试炼正式开始。

场上的上万少年少女们,依次排成数十条长龙,开始等待觉醒测试灵根。

半个时辰后。

场上的万人,唯有五千二百一十位少年少女,通过灵根觉醒测试,拥有中品及以上的灵根。

仅仅是灵根这一关,便淘汰了近一半人。

通过灵根觉醒测试的少年少女们,脸上兴奋。

没有通过灵根觉醒测试的,则是垂头丧气,黯然离场。

“好险好险,还好我觉醒测试出有中品木灵根,不然就这样打包回家去的话,老爹肯定失望死了!”

通过测试的人群中,有位长着一双水灵灵大眼睛,弯弯睫毛,相貌清秀,一身青衣,朴素却干净的少女,拍着胸脯小声嘟囔道。

“苏楠姑娘,我觉醒测试出了上品火灵根,只要通过所有试炼,绝对可以成为内门弟子,保不准将来还会被长老看上,成为真传弟子,不若你与我结成道侣,将来我定然助你修炼如何?”

突然,一个身着华服,面容俊逸的少年,对这相貌清秀的少女笑道。

少女苏楠愣了一下后,笑道:“陈公子,恭喜恭喜,你觉醒出了上品火灵根,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不过结成道侣还是算了吧,因为我还小。”

陈公子脸上露出一个,看似很无奈的笑容道:“苏楠姑娘,你们苏家,与我们陈家同在平玉城,相信你将来会回心转意的。”

“嗯嗯。”苏楠点点头。

陈公子转身,脸立马黑了下来。

这个臭丫头给脸不要脸。

他陈少华看上的女人,还从来没有搞不到手的。

就算你苏家在平玉城,和我陈家一同号称平玉两大家族,不分上下又如何?

如今自己觉醒测试出上品火灵根,拜入内门是最基本的,还极有可能被长老看上,直接成为真传弟子。

到时候简简单单一句话,你苏家敢不把你奉上?

与此同时。

灰衣长老再度出现,对一众通过灵根觉醒测试的少年少女们道:“恭喜尔等成功通过灵根觉醒测试,接下来,尔等便要从此地出发,凭借自己的实力,登上升仙山顶上的升仙台,抵达者即可成为我道天宗弟子,限时一日。

一路上,尔等会遇到各种幻境,与蛇虫猛兽。

这些都是为了测试尔等的心性,还有检查尔等之中,有没有混入魔道中人安插进我宗的奸细。

途中若遇到危险,想放弃试炼者,大喊一声放弃,便会自动传到此地,试炼结束后,没有通过试炼的人,也会自动传送到此地。”

说到后面,灰衣长老声音逐渐冰冷。

在场众人瞬间不寒而栗。

“好了,开始吧。”灰衣长老大袖一挥。

少年少女们便踏上了蹬往升仙山顶的路途。

……

翌日一早。

升仙山顶。

升仙台。

所谓升仙台,其实是一处巨大到,足以容纳万人的广场。

在升仙台的正前方,摆放有一百多个大气磅礴的座位,座位上也都坐着一位位气息收敛,却依旧如山岳神魔般强大的身影。

他们是道天宗的各大山主,或与山主地位持平之人,也是道天宗的一根根顶梁柱,每个人的名字说出去,都足以威震青洲。

当然,有一个人除外。

那就是我们的主角,李舟君。

此刻,李舟君坐在一群大佬里面,真的很像一只混入狼群的哈士奇。

“李山主,又是从前天开始爬山的?”

李舟君旁边坐着的一位红袍男子,笑眯眯的问李舟君道。

此人名叫柳炎,火枫山的山主。

曾在十年前一怒之下,烧干了一条大江,可谓真焚山煮海啊。

“其实是昨天。”李舟君笑呵呵的应道。

李舟君很郁闷。

即便他现在和谁都能五五开,但本质上还是凡人。

所以想要蹬上升仙山顶,还真的就是从昨天早上开始爬山的。

虽然说升仙山上有各种幻境,蛇虫猛兽。

但李舟君四十年来,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升仙山顶,自然而然的,便熟悉的掌握了一条安全路线。

柳炎点点头,万分感慨道:“果然是熟能生巧啊。”

“对的。”李舟君笑道。

心里却撇嘴,这家伙明显就是在挖苦自己啊。

要不就找个机会,和他试试五五开能力吧?

就是不知道系统他靠谱不靠谱啊。

万一不靠谱,自己绝对凉的透透的,连渣都没有的那种。

【叮:宿主请相信系统可以吗?再敢质疑系统,系统将惩罚宿主当众拉着自己小丁丁弹吉他!】

“卧槽,过分了,你居然还知道吉他!”

李舟君听见系统这话,不禁在心中大呼一声。

【叮:当然,系统全知全能。】

“全知全能?那圆周率第一千八百九十一位数字是什么?”李舟君不信邪的问道。

【叮:是圆周率第一千八百九十一位数字。】

李舟君无语道:“你这个回答算什么?回答了个寂寞吧,我还一日不见如隔一天呢。”

【叮:宿主请不要多哔哔,系统回答的有毛病吗?】

“还真没毛病……”

李舟君嘴角抽了抽,感情这就是个流氓系统啊!

就在李舟君,与系统打嘴炮同时。

升仙台的入口处。

一位身着白衣,双眸似秋河,却带着淡淡冰冷,肤若凝脂的少女,步若青莲般走了进来。


“若我没猜错,此女便是水月皇朝的那位公主,水念瑶吧。”

“天赋不错,极品水灵根,可入我镜月山,本山主要亲自收她为徒。”

“你镜月山教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暗杀术,水念瑶这极品水灵根的天赋,去了你镜月山不是浪费吗?极品水灵根来我沧澜山岂不是更好?”

“来我火枫山也不错。”

“去你大爷的柳炎,就你那座活火山,水属性灵根的人有命去,难道还有命享受吗?凑啥热闹啊你?”

“没错,在座的各位,就属你柳炎最不配收念瑶为弟子!”

此刻,在场的诸多山主,已经开始哄抢起了这位白衣少女,就连火修大能柳炎,都加入其中。

和这些神色激动的山主们比起来,李舟君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极品水灵根啊,想当初我觉醒灵根时,体内没有灵……”

李舟君看着眼前一幕,思绪回到多年前,自己师父为自己觉醒测试灵根,发现自己没有灵根时,那眼中的落寞失望,可谓是刺痛人心。

【叮:极品水灵根不算什么,还不配成为宿主弟子。】

“你这话说的,搞得好像别人愿意拜我为师似的。”李舟君无语道。

【叮:宿主你懂什么?待会你就知道,拜你为师的人,可是踩了天大一坨狗屎好吗?】

李舟君嘴角抽了抽:“系统你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我听着。”

此刻,水念瑶的目光,放在了与诸多山主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的李舟君身上。

李舟君对她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心中却是很意外,难道这小妞看自己像个普通人,以为自己乃是返璞归真的超级强者,想要拜自己为师?

我去,这怎么好意思啊?

然而下一刻,水念瑶的目光直接越过了他,看向了沧澜山的山主,眼中露出一抹肯定。

赶往道天宗,来参加试炼时,父亲曾特意提醒过,升仙台上若是见到一位看似普通人的山主,那么一定不要拜他为师,因为没有前途。

至于其他山主,自己看着来就行。

沧澜山主是一位面容俊俏的青年女子,她见水念瑶目光看向自己,脸上不由露出一个和善笑容对其道:“念瑶,你愿意拜本座为师吗?本座的沧澜剑法,可是水属性灵根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

“弟子水念瑶,拜见师尊!”

水念瑶人狠话不多,直接目标明确的拜师。

“好好好,念瑶,你到为师这边来站着。”沧澜山主笑开了眼道。

其他山主见状,纷纷捶胸顿足。

但也不可否认,极品水灵根,的确适合拜入沧澜山。

“恭喜沧澜山主得此良徒,沧澜山后继有人啊。”

各大山主座位前,有位身着天地日月袍,面目威严的中年,对沧澜山主笑道。

此人便是道天宗的宗主,牧太宇!

此刻沧澜山主对牧太宇神色恭敬道:“宗主谬赞了。”

牧太宇笑而不语。

就在这时,又有几位少年少女走入升仙台。

不过他们都是中品灵根之姿,没有被各大山主看上,只能神色尴尬、尊敬的站在那里侯着。

他们这些人待到试炼结束,若还没被各大山主看上成为内门的子的话。

那么就会成为道天宗的外门弟子,再想要成为内门弟子,只能慢慢修炼,然后去闯各大山的试炼了。

话说,道天宗弟子等级,从高到低可分为,宗门圣子、宗主座下真传、山主级座下真传、长老座下真传、内门弟子、外门弟子。

片刻后。

先后又来了数十人,但都没有极品灵根之姿的弟子。

各大山主自然也就没有开始哄抢,只待这些弟子聚集完毕,再慢慢挑选。

突然,一个身披黑衣,浑身烈火环绕的少年,大步踏入升仙台。

“此子极品火灵根,不出意外的话,是龙焰城叶家的那位天才少年,叶羽吧!”

“不用说了,极品火灵根多半是冲着火枫山主,柳炎的名头来的。”

各大山主此时唏嘘道。

果不其然,这位叫做叶羽的少年天骄,直接拜入了柳炎座下,站在了柳炎的身边。

这一幕发生在旁边,看的李舟君可谓是好生羡慕。

“这位是云居山主,还不快拜见?”柳炎指着李舟君,对叶羽呵斥道。

“弟子叶羽,拜见云居山主。”叶羽对李舟君抱拳道。

眼中却闪过一丝轻蔑。

云居山主?

可不就是道天宗的那位废柴山主吗?

可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啊。

此时李舟君自然也注意到了,叶羽眼中闪过的轻蔑之意。

“不必多礼。”李舟君轻笑一声道,并没有在意叶羽的目光。

时间已然过去一个时辰,试炼到了结束时刻。

但就在试炼结束的最后一瞬。

一位身着布衣,面容普通的少年,步履缓慢的走进了升仙台。

随着这布衣少年走入升仙台。

各大山主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天啊!是圣品木灵根!”

“徒儿!往为师这里看!”

“放屁!谁是你徒儿,那是我徒儿!”

“徒儿!为师山上真传、内门弟子大都女性,快到为师碗里……不是,是山里来!”

随着布衣少年的出现,一众山主纷纷炸开了锅。

“可愿拜我为师?”

一道如春雷般的声音,骤然炸响全场。

众山主纷纷安静下来,目光看向了说话之人。

此人正是道天宗的宗主,牧太宇!

随着牧太宇开口,众山主也不敢再开口争夺弟子。

要知道,即便是狂妄无比,目中无人,焚山煮海的柳炎见了宗主,也得毕恭毕敬的,和个孙子一样。

“弟子枯逢春,见过师尊。”

布衣少年对着牧太宇,行抱拳礼道。

“过来吧。”牧太宇微微一笑。

枯逢春就这样宠辱不惊的走到了牧太宇的身边。

“圣品灵根啊我去……”

李舟君见此情景,心中羡慕。

【叮:羡慕个啥?场上可不止一个圣品灵根,这木属性圣品灵根,本系统不喜欢。】

“你还嫌弃上人家圣品灵根了。”李舟君翻了个白眼:“场上还有圣品灵根的话,宗主还有这些山主,怎么坐的住?”

此时的他,就想简单的忽悠一个中品灵根的幸运儿,然后去到自己的云居山就很不错了。

【叮:发现隐藏圣品冰灵根!】

【叮:宿主收徒任务确定目标!】

【叮:任务已从收弟子更改为,将圣品冰灵根拥有者收为弟子,完成后,宿主可获得丰厚奖励!】

“我去你大爷的更改任务,你个泼皮,你还能这么玩的?!”

李舟君瞪大了眼睛。

不过随着系统提示,李舟君的目光骤然看向了,此刻那些通过最终试炼,站在升仙台上,千余位道天宗新弟子中的一位青衣少女。

这少女长得清秀,但并不是那种,初看就让人很惊艳的样子。

但是看了一会儿,便会发自内心的感叹,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美丽的少女?

此刻,青衣少女的头上,在李舟君的眼里出现了一个透明面板。

【目标】:苏楠

【年龄】:十六

【修为】:无

【天赋】:中品木灵根、圣品冰灵根(隐藏)

“还真是圣品冰灵根,不过这等天资的天骄,真能被我如意收为弟子吗?”李舟君心里有点不确定。

【叮:你可以的宿主,毕竟你有我这么马叉虫的系统!】


就在系统说着骚话之时。

在座的各大山主,也开始把目光聚集在这些,成功通过试炼,且拥有良品,上品的灵根的弟子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

坐在李舟君身边的柳炎,第一个把目光放在了人群中,站在苏楠附近的陈少华身上。

“弟子陈少华!”

陈少华脸色恭敬道。

柳炎笑道:“上品天赋,可愿意拜入我火枫山,成为内门弟子?以你资质,一入我火枫山,就该有长老要收你为真传。”

“弟子愿意!”

陈少华神情激动道。

“好,原地等待片刻,稍后随本座回火枫山即可。”柳炎点点头道。

随即,柳炎的目光又开始在升仙台一众少年少女中穿梭,寻找拥有良品、上品火灵根的人。

在道天宗,基本上良品灵根、上品灵根之人,都会被各大山主挑选,成为内门弟子,而其中上品灵根的人,在随各大山主返回各大山后,便会被山上的长老们争抢着收为弟子。

就好像先前的各大山主,争着收拥有极品灵根之人为弟子那样。

与此同时,顺利拜入火枫山的陈少华,笑眯眯看向苏楠道:“苏楠姑娘,刚才柳山主的话,你也听见了,以我的资质,去到火枫山后,就会被长老收为真传,你与我结为道侣,可比只做个外门弟子好得多。”

“陈公子,以你的天资,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女子啊,你是个好人,可是我还小,真的。”苏楠一脸真诚的说道。

此刻,苏楠心中隐隐约约有些感到不安,毕竟陈少华在平玉城,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仗着家族在平玉城的势力,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如今他拜入道天宗火枫山,成为内门弟子,以后还极有可能成为长老座下真传,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背后的苏家,做些什么事情来……

而陈少华见苏楠如此态度,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但在心中却冷哼一声:“冥顽不灵!”

此时。

升仙台上,千余位道天宗的新弟子中,良品灵根、中品灵根已经被各大山主刮收完了。

柳炎扭头朝李舟君打笑道:“看来李山主今日,又没看得上的弟子啊。”

其实柳炎对这个和自己平起平坐的普通人,心里是看不起的,所以他知道李舟君没能力收徒,也免不了口上调侃、挖苦一番。

【叮:宿主遭受嘲讽,这怎么能忍?】

【叮:系统发布任务,起身走到苏楠身前!完成任务可获得奖励,‘灵根觉醒能力!’】

听到系统发布的这个任务。

李舟君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在这阴阳怪气的柳炎,而是缓缓起身,走向了升仙台上,众新入门弟子中的苏楠。

“嗯?”

“这个李舟君搞什么鬼?”

“莫非他要收徒?”

“开什么玩笑,他一个灵根都没有的废人,收什么徒?”

道天宗各大山主见状,脸色由惊讶,逐渐转变为嘲讽。

但李舟君并未在意这些目光,他走到了苏楠的身前,笑道:“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啊……啊,真……真的吗?”

苏楠此刻眼神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情况?

一位山主竟然亲自走到自己面前,要收自己为徒,这不是做梦吧?!

天啊!

显然,此时被惊喜冲昏头的苏楠,没注意座上各大山主微妙的表情。

“当然。”这时,李舟君笑道。

与此同时。

苏楠附近站着的陈少华傻眼了,他想破脚指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山主,会收一位中品灵根的人,为真传弟子。

简直让人满头雾水啊!

系统这时候也说话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走到了苏楠身前!宿主获得奖励,‘灵根觉醒能力!’】

随着系统话音落下。

李舟君笑着对苏楠道:“你若愿意拜我为师,便叫我一声师父吧。”

“师父好!弟子苏楠拜见师父!”苏楠惊喜连连道。

【叮:恭喜宿主收徒成功!】

【叮:宿主获得奖励,‘圣品冰灵根!’】

【叮:宿主获得奖励,‘金丹圆满修为!’】

【叮:宿主获得奖励,‘玄冥心经!’】

【圣品冰灵根】:对天地之间,冰之灵气最为亲和的人所拥有!

【金丹圆满修为】:此方世界修炼境界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返虚(虚仙)、合体、渡劫、大乘……

【玄冥心经】:玄冥仙帝所修冰属性功法,系统已经帮助宿主自动学习。

“卧槽!”

听见系统一连串奖励,李舟君懵了。

圣品冰灵根!

我现在也有灵根了,还是圣品?!

还有脑海中,突然出现的《玄冥心经》。

这可是数千年前,那位飞升仙界的玄冥真仙修行的冰属性功法啊,而且这位玄冥真仙,现在已经成为了玄冥仙帝?!

从这点来看,这《玄冥心经》绝对是顶级功法中的顶级功法!

而且系统人狠话不多,直接给了自己金丹修为!

也就是说,自己的寿命增加了啊,要知道金丹修士寿元,一般都达到了五百年!

“系统,我爱死你了!”

李舟君现在真是恨不得抱着系统,吧唧就是一口。

【叮:宿主不要激动,你的修为系统为了让宿主今后看起来更像返璞归真的超级高手,更好的装逼,已经帮宿主隐藏,宿主可自行选择取消隐藏。】

“可惜了这么一个女娃娃。”

“也罢,到时候这女娃娃便知道自己师父是个废人,自会后悔的。”

与此同时,众山主皆是摇头道。

“难道这位山主,就是道天宗的那位废柴山主,云居山主?”

升仙台上的弟子们,看着众山主的表情,有人经过猜测后,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原本正高兴自己成为山主真传的苏楠,听见这话后,小脸唰的一下就愣住了。

她眨巴眨巴眼,看向李舟君弱弱问道:“师父,你真是……”

“不错,我就是云居山主。”李舟君笑道。

苏楠闻言,小手当即捂住了胸口,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麻蛋!

完了!

道天宗有位云居山主,是不能修炼的废柴山主这件事,她听说过。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屁颠屁颠的成为了这位废柴山主的真传弟子!

造孽啊!

“那个,我现在还能后悔不?”苏楠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李舟君道。

李舟君摇摇头:“不能。”

苏楠:“……”

此时苏楠忍着想哭的冲动,安慰自己,也安慰李舟君道:“没事,师父,我相信你,我爹常说越是看起来废柴……普通的人,越是厉害,想必师父你就是这样子的吧?”

李舟君笑了笑,没有说话。

与此同时。

陈少华笑了。

先前还担心这丫头成为山主真传,自己得罪不起了。

现在看来,自己是白白担心了。

一个废柴山主,连基本的修炼都做不到,地位怕是连一个外门弟子都比不上吧?

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叮:系统检测到周围人很不看好宿主师徒,现发布任务,宿主当场帮助苏楠觉醒圣品冰灵根,任务完成后,宿主将获得奖励!】

看到这个任务,李舟君懵了,心道:“系统,你这是不怀好意啊,苏楠现在觉醒圣品冰灵根,那我岂不是会成为众矢之的?”

【叮:不这样,宿主怎么施展五五开能力装逼,怎么扬眉吐气,还要系统干嘛呢?】

李舟君:“……”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愿意称你为,最强装逼系统……


“小丫头,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只有中品灵根?”

李舟君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对苏楠道。

“啊?”

苏楠愣住。

就在苏楠发愣的同时,李舟君伸出一根食指,点在了苏楠的眉心。

下一刻,苏楠的身体,瞬间向四周,爆发出了一股寒冷之意。

“是圣品冰灵根!”

“这小丫头是隐藏双灵根,不仅拥有中品木灵根,还拥有圣品冰灵根!”

“这样的天才,怎么能眼睁睁让她拜入这李废柴的座下?!”

就在李舟君帮助苏楠觉醒圣品冰灵根的同时,各大山主的脸上,皆是露出震惊之色。

即便是道天宗的宗主牧太宇,此刻也双眼微眯。

虽然他也想再收下苏楠做自己真传,不过身为宗主,直接争抢一个已经拜师的弟子,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这位李山主,藏的够深啊,试问一个没有灵根,不能修行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帮助别人觉醒灵根?

而且还能一眼看出这叫苏楠的少女,有隐藏灵根呢?

不仅如此,这位李山主敢当众帮助其弟子觉醒,这就很让人琢磨不透了啊,毕竟众山主的脸皮,远比常人想的厚,保不准就要来个夺徒之举。

心中思考片刻,牧太宇没有说话。

而是观望起来。

他要看看,这位李山主这些年究竟藏的多深。

若能得到自己认可,收下这弟子也无妨。

可若他还是个废柴,这圣品灵根的弟子,断然不能交给他,就算不是拜在自己门下,其他山主门下也可以。

否则道天宗就白白损失了一位,宗门未来的中流砥柱。

“云居山主,以你的能力,这圣品冰灵根的弟子,拜在你座下,怕是不合适吧?”

果然不出牧太宇所料,此刻已经有山主站出来说话了。

此时李舟君看向说话的那位山主淡然笑道:“就不劳含光山主费心了,李某的弟子,李某自会教导好的。”

此刻的李舟君,底气十足。

因为他有系统奖励的《玄冥心经》,如此神功在手,他又身为山主,虽然以前是个修炼废柴,但云居山上灵药资源也不少,就是教头猪都能成仙了好吧。

而众山主此刻看着升仙台上,一袭青衫飘飘,神情自若的李舟君,皆是愣了神。

他一个废柴,怎么有如此底气的?

“云居山主,本座劝你还是莫要在这逞能,在座的各大山主,哪个没有返虚境虚仙的实力?让你一个修行废柴,来教导一个圣品冰灵根的弟子,这件事若是传出去,我道天宗岂不是要让整个青洲贻笑大方吗?”

火枫山主柳炎,此刻看着李舟君笑呵呵道。

李舟君双眼微眯。

这厮看起来笑眯眯,说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含糊,直击人痛处啊。

“柳炎说的不错,李舟君,你的资质不配收她为弟子。”

此时,众山主座上,一位身着白衣,眉间一点红的冷艳女子,缓缓开口道。

这白衣女子长相极美,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用来形容这白衣女子,再合适不过。

而随着这位白衣女子说话,众山主皆是脸上闪过一丝忌惮,随后不约而同的闭嘴。

就连柳炎见这女子说话后,也就是嘴巴动了动,然后就郁闷的闭上了。

李舟君此时也看向了这位,让众山主都闭嘴的白衣女子,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位白衣女子是灵雪山的山主,名叫慕容雪。

曾在十年前,把焚山煮海的柳炎,打到叫姑奶奶。

这件事曾经在道天宗传的沸沸扬扬,李舟君自然也听说过。

“不,不要啊!”

陈少华此刻内心大喊,此刻的他,可能是最不希望苏楠转投其他山主门下的人了,毕竟这样一来,自己怎么还敢实施计划,向苏家施压?

还怎么得到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苏楠?

与此同时,慕容雪见李舟君没有说话,便继续道:“圣品冰灵根的资质,让你来教导,对于整个道天宗而言,都是一个损失,而且你又能忍心看着本是未来的新星,就这样折损在你手中吗?”

“慕容山主,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丫头已经拜我为师,再让她转投你门下,怕是不合适吧?”

李舟君笑眯眯的看向慕容雪道。

慕容雪道:“若是这般在意别人眼光,我还修什么仙?”

“丫头,你怎么看?这位慕容山主可是很想把你收为弟子呢。”

李舟君看向了正小脑瓜子宕机的苏楠问道。

“啊?我,我……”

苏楠反应过来,小脸上满是慌张。

没想到突然之间,自己就成了香馍馍了,这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可是若是没有这位废柴师父帮自己觉醒圣品冰灵根,自己也不会被这么多长老争夺啊!

这要怎么选啊?

苏楠此刻内心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恍然间。

苏楠的小脑瓜子里,出现了父亲那慈祥的脸庞,他经常笑眯眯的对自己说:“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有责任心,选择了一件事或者一个人,哪怕再难也不要轻易放弃,因为你放弃之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件事,你还会不会放弃,或许坚持一下,就能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想到父亲的话,苏楠眼神逐渐变得坚定,她看向李舟君道,嗯,等下,我该说点啥显得我比较有文化,重情义?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苏楠想了好一会儿,说出了这句话。

李舟君愣了一下:“丫头,你这话回答的,和我问的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啊,你就说,愿不愿意和我回云居山?”

“我愿意!”苏楠小脸通红,但还是点点头道。

“好!”李舟大笑一声,随后目光看至慕容雪,双眼微眯道:“本山主的弟子,谁也带不走,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李舟君此话一出,宗主牧太宇嘴角上扬,露出饶有兴致的模样。

陈少华笑了,苏楠你个傻丫头啊,你这选择,还怎么和我斗?

而众山主则是瞪大眼睛,一片哗然。

“这李废柴发了什么失心疯?竟然敢跟慕容山主叫板!”

“活的不耐烦了吧!”

“这慕容山主可是把柳炎那个目中无人的家伙,都打的哭爹喊娘的狠人啊!他是怎么敢的!”


慕容雪双眼微眯,她没有理会此刻傲然的李舟君,而是扭头看向了苏楠,用柔和语气道:“你可想好了,你若是跟了云居山主,你这一辈子便算是毁了。”

“我爹常说,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苏楠道。

“傻丫头,你爹说的话,固然有些道理,可事在人为,你要学会变通啊。”

慕容雪叹了一口气道,心里有些生气同时,却又对这小丫头愈发喜爱,毕竟寻常人在苏楠的位置,早已背弃了自己刚才拜的师父了。

而李舟君见状则是无语,这婆娘竟然直接明目张胆的挖墙脚,这是多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叮:检测到慕容雪完全看不起宿主,宿主是时候展现你实力的时候了!】

【叮:系统发布任务,与慕容雪一战,震慑宵小!完成任务后将获得一份大奖!】

看着系统发布的任务。

李舟君惊呆了,他心道:“系统,你到底靠不靠谱?这慕容雪可是个狠人啊!”

【叮:系统靠不靠谱,宿主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李舟君欲哭无泪道:“我他娘的就怕试试就逝世啊!”

话虽如此,但李舟君目光还是落在了慕容雪的身上,他笑道:“慕容雪,你若真想从我这里挖墙脚,你就将我击败,我若败了,便证明是我是技不如人,苏楠自然也可转至你座下修行,倘若你败了,休要再挖墙角了。”

“什么?不是吧?我没听错?这李废柴,竟然想和慕容山主过招?”

“怎么敢的啊!”

“柳炎是返虚境圆满的修为,即便如此,他也被慕容山主打的哭爹喊娘,若我猜测不错,慕容山主修为已经突破返虚境虚仙,达到了合体之境!”

“不错,他李废柴一个没有一点修为的凡人蝼蚁之躯,竟敢挑战合体境的大能,这不是闹着玩吗?”

李舟君此话一出,众山主震惊之余,也不由侃侃而谈起来。

唯有柳炎脸黑无比。

你们要说慕容雪很强大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老是把本座拿来衬托?

你们这样子,本座真的很没有面子的!

此时。

慕容雪一双美眸微眯,问李舟君道:“此话当真?”

“当然。”李舟君点点头道。

“不是吧师父,你刚刚还说谁都不能带走你徒弟,现在你就把我当对战的赌注,这样真的好吗?”

苏楠捂着小嘴,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李舟君。

李舟君咧了咧嘴:“为师低调的太久,今天是时候让别人知道,我云居山可不是谁都能拿捏的。”

苏楠愣住了,她磕磕巴巴道:“师……师父,你难不成真的隐藏的大能吗?不是在骗我吧?”

李舟君笑而不语。

而众山主在听见李舟君的话后,也都是露出看小丑的表情。

他们已经准备观看接下来,慕容山主会怎么收拾这嘴硬的家伙了。

与此同时,李舟君看向了慕容雪,笑道:“出手吧。”

“可以。”慕容雪实在想不明白,李舟君这个不能修炼的人,今天哪来的勇气,在这挑衅自己。

不过李舟君既然找虐,那便成全他。

所以慕容雪此刻也不废话,坐在山主座位上的她,抬起一只洁白素手,指尖在虚空之中轻轻一点。

下一刻,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冰刺,在慕容雪的面前凝结。

“去。”慕容雪朱唇轻启。

随她话音落下,在其身前凝结的一根根冰刺,如同暴雨梨花一般,朝着李舟君铺天盖地而去。

李舟君看着这飞来的密密麻麻的冰刺,心里还是有点发虚到了极点。

但他一咬牙,拳头握紧,一拳猛地挥出。

轰!

一声巨响。

只见李舟君这看似平平无奇挥出的一拳,居然搅碎了虚空,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而那些慕容雪凝结的冰刺,也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

“怎么可能!”

众山主看着眼前的一幕,皆是震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还保持着出拳姿势的李舟君。

牧太宇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诧异同时,也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李舟君的实力。

“这云居山主,不是修炼废材吗?”

“对啊,都是这么传的嘛,而且慕容山主这一击看似随意,但没个返虚的修为,真接不下来,这位云居山主,藏真的够深啊!”

“不仅如此,这云居山主出手之时,毫无灵气波动,莫非他走的是上古时期,那些炼体士的路子?”

“极有可能……”

此刻,各大山主纷纷议论了起来。

而那些新入门的弟子,则是大气也不敢喘,山主级的强者出手所散发的余威,即便有宗门高手出手抵挡,但即便是画面,也依然让他们心神俱震,因为实在太强了!

“这就接下来了?”此时李舟君缓缓收势,心中还有些震惊。

系统这五五开能力,是真的牛逼啊!

“你竟然能接下来我这一击,看来这些年,你一直都在隐藏自己。”慕容雪看着李舟君,此时也说话了。

本来她也只是想简单吓一吓李舟君,到时机了自然就会收手。

却没想到事情已经超出预料,李舟君这家伙居然是个老六啊,藏的这么深!

“承让了。”李舟君笑道。

“看来我也不用顾及什么了,一招分胜负吧。”慕容雪对李舟君道。

“乐意至极。”李舟君此时信心满满,反正有与世间万物五五开能力在手,自己谁也打不过,谁也打不过。

所以慕容雪也就最多也就和自己打个平手,不可能说击败自己了。

“天落飞雪,剑无痕!”

慕容雪雪轻喝一声,一道剑光从其指尖迸射而出,直朝李舟君而去。

而随着这道剑光出现同时,整个升仙台上,竟然飘起了絮絮飞雪。

“竟然是慕容山主的飞剑神通!”

“好快的速度!”

“这慕容山主修为,果真达到了合体之境!”

“此剑若是针对本山主,只怕本山主回神之时,头已落地!”

此刻众山主看着漫天飞雪震惊同时,也看向了李舟君,也不知道这位深藏不露的李山主,能否接下慕容山主的飞剑神通。

紧接着,他们就看见李舟君伸出一只手在身前,缓缓的比出了一个‘耶’,然后慕容雪那惊鸿一击的飞剑,就这样被李舟君夹在了手里。

“怎么可能!”

“就这样……接住了?!”

“这位云居山主的修为,定然也达到了合体之境!”

众山主见此情景,心中可谓是惊涛骇浪。

与此同时,只见李舟君脸上笑呵呵的,把夹着飞剑的手一挥。

那飞剑便重新飞落回了慕容雪的手中。

李舟君看着手握飞剑的慕容雪,笑眯眯道:“慕容山主,如何?”

“我败了。”慕容雪收起飞剑,神情复杂道。

李舟君虽然没有出手,可他能轻描淡写的接下自己最强的飞剑神通,这就说明李舟君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丫头,跟着你师父好好修炼吧,之前是我错了,你的师父的确有能力教导徒弟,不过日后你师父若是敢欺负你,便来灵雪山找我,我帮你出气。”

此时,慕容雪突然看向还在发呆的苏楠,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还不多谢慕容山主厚爱。”李舟君笑道,看的出来,慕容雪真的很喜欢苏楠这小丫头啊。

“啊,多谢慕容山主!”

苏楠在自己师父的提醒下,忙朝慕容雪拜道。

同时,苏楠也很高兴,因为自己的师父,竟然真的是一位超级强者!


“小丫头不必客气。”慕容雪对着苏楠笑道。

随后,李舟君重新落座山主座上,苏楠则是恭敬站在一边。

此刻众山主再看李舟君,眼中再无藐视之意。

毕竟这家伙,可是强如慕容山主这等合体境大修士,都败在其手中。

“尔等日后不可招惹云居山主师徒,否则别怪本座不出手相救。”李舟君旁边的柳炎,朝刚拜入火枫山的众弟子传音道。

“怎么可能……”

陈少华听见了柳炎的传音,心中可谓是苦涩至极。

本以为云居山主是个废物,自己能够随便拿捏苏楠。

谁曾想,这云居山主居然是道天宗里的超级大老六,一身实力竟然连火枫山主都忌惮不已!

想着他心有余悸的看了李舟君一眼。

而此时的李舟君,已经在等待系统的奖励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成功与慕容雪交手,成功刷新众山主对宿主认知!】

【叮:系统发放奖励,‘七品飞剑,傲雪!’】

【叮:系统发放奖励,‘元婴初期修为!’】

【叮:系统发放奖励,‘极品凝气丹一枚!’】

【飞剑傲雪】:系统为宿主量身打造的本命飞剑,拥有灵智、幻化能力,可杀敌于万里之外,已放至宿主丹田内!

注:此方世界法宝、丹药从低到高分为一至九品,分别对应炼气至大乘。

【元婴初期修为】:寿元可达千年岁月,遁光飞行,撕裂虚空瞬移,不在话下!

【极品凝气丹】:可帮助即将炼气之人,凝聚最纯净的天地灵气,宿主可随时提取!

“系统,要不你发布个任务,让我和宗主也干一架吧?”李舟君看着系统发放的奖励,两个眼睛已经变成了系统的形状,就差没有流哈喇子了!

【叮:宿主难道想成为平头哥,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干架的路上吗?】

【叮:这边建议宿主有点高手风范,系统已将‘高手的自我修养’免费赠送给宿主。】

“这特么的是装逼大全吧?”

李舟君看着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千八百种装逼之法,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一百千八百种装逼之法,可谓是变化莫测,奥妙无穷,但总体都离不开‘装逼’二字。

正当李舟君看着高手的自我修养,津津有味,渐入佳境的时候,众山主挑选满意的弟子,也挑的差不多了。

这也就意味着,这场道天宗招收弟子的大会,已经临近尾声了。

升仙台上,那些没有被各大山主看上的弟子,心里皆是苦涩无比。

有的颜值出众的弟子,即便是只有中品灵根的资质,可还是有山主,把他们挑选成为了内门弟子。

所以说,不管在哪,颜值都很重要的啊!

毕竟长得一般般,人家大佬也不会觉得顺眼,更不用说合眼缘了。

这时,身为宗主的牧太宇缓缓起身,对着升仙台上的一众少年少女道:“尔等虽未被各大山主看上,但也不要气馁,你们能站在升仙台上,便足以证明,你们是青洲上,天资不错的那批人,入潜龙谷之后好好修炼,依然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尔等明白?”

“我等明白!”

升仙台上的少年少女,打了鸡血似的齐声喝道。

潜龙谷,便是道天宗外门弟子所修行的地方。

“潜龙谷主,带他们回去吧。”牧太宇看向了一位老者笑道。

“老朽明白。”潜龙谷主笑道,随后只见他大手一挥,一股浩荡大风,径直卷起了升仙台上的数百弟子后,他带着这些弟子直接消失天际。

“好恐怖的手段!”

“太强了!”

一众被选入内门的新弟子见状,纷纷感慨道,同时他们的眼中充满希翼之色,或许在将来,他们也能成为这样的强者!

“宗主告辞。”

此时有山主朝牧太宇告辞道。

牧太宇也是笑着点点头回应。

随后这些山主也是大袖一挥,直接携带着自己山的弟子,返回了自己的道场。

“宗主告辞。”李舟君也朝牧太宇告辞一声。

牧太宇莞尔笑道:“云居山主,这次还用走下山吗?”

“哈哈哈,当然不是。”李舟君哈哈一笑:“毕竟收了弟子,不能让我这弟子再跟我走下山吧?”

话音落下,李舟君心念一动。

顿时其丹田内的傲雪飞剑,出现且悬浮在了李舟君的身前。

“七品本命飞剑!”

“嘶,这云居山主果然是合体之境的剑仙!”

“不错,只有合体境的剑仙,才能祭炼出七品本命飞剑!”

众山主见状,纷纷感慨道。

慕容雪见状,神情苦涩。

她与李舟君同为剑修,可李舟君却还未动本命飞剑,便能接下自己的最强一击。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如今两百岁了,这李舟君也不过才四十多岁吧?

这样一比,差别更大了啊!

牧太宇此时看着李舟君的傲雪飞剑,亦是忍不住感慨道:“四十岁,合体境的修为,云居山主天资无双,便是我也汗颜几分。”

“宗主过奖了。”李舟君笑道。

苏楠看着自己的师父,和一宗之主的牧太宇聊的有来有回,瞬间忍不住骄傲的挺起了小胸膛。

果然老爹说的话没错,越是看起来普通的人,越是超级强者!

“有机会,我找云居山主小酌几杯,云居山主可千万不要拒绝啊。”牧太宇笑道。

“宗主大驾云居山,舟君欢迎还来不及,怎么敢拒绝呢!”李舟君笑道。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牧太宇一言锤定道。

与此同时,还未走的柳炎,在看见李舟君亮出七品本命飞剑之后,神色一变,心道:“李舟君这个老六,事后该不会找本座算账吧?毕竟本座之前可是没少挖苦他。”

想到这里,柳炎带着自己刚拜入火枫山的弟子们,招呼也不打,就匆匆的离开了现场。

【叮:检测到先前挖苦宿主的火枫山主已经跑路,系统遵循犯我宿主者,虽远必干的原则,现发布任务,三日内宿主去火枫山找火枫山主较量较量,完成任务宿主将获得拉风奖励!】

听见系统发布的任务,李舟君目光深邃的看了一眼柳炎离开的方向。

牧太宇见状,则是笑了笑,这火枫山主柳炎的脾气很大,有人压一压的话,也是极好的,否则将来极有可能铸成大错。


“宗主,我便先告辞了。”

这时,李舟君朝牧太宇道。

“李山主慢走。”牧太宇笑道。

随后,李舟君带着苏楠,踩上傲雪飞剑,在一众山主感慨的眼神中,往云居山飞去。

云层中。

第一次飞在高空的苏楠,在经过短暂害怕过后,看着脚下道天宗美伦绝伦的景色,她忍不住问身后青衫飘飘,负手而立的李舟君问道:“师父,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御剑飞行啊?”

李舟君笑道:“待你修为有个炼气六层,便足以支撑短暂的御剑飞行。”

“好!”少女的眼中,充满了憧憬之色。

转眼,李舟君控制着傲雪飞剑,落在了云居山顶上的云居宫的院子中。

“哇,师父,这么大的宫殿,以前就你一个人住吗?”苏楠看着空旷雄伟的云居宫,小脸好奇的问道。

“是啊,不过今后就多了一人。”李舟君点点头。

“师父,那我今晚上睡哪?”苏楠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

“哈哈哈看上哪,就睡哪。”

李舟君被苏楠可爱的模样逗笑。

“太好了!”

苏楠也憨态可掬的笑了。

“今日你好好休息一下,为师去做顿饭,明日再开始教你修行。”李舟君道。

苏楠瞪大了眼睛道:“师父,像你这样的强者,还会做饭吗?要不还是我来做饭吧,正好让师父尝尝我的手艺!”

李舟君笑呵呵道:“难得你有这份心意,那好,你去吧。”

苏楠小脸愣住。

不是吧,这师父有点不按套路出牌啊……

一个时辰后。

云居宫偏殿。

饭桌上。

李舟君看着眼前桌上,乌漆嘛黑的‘美食’,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苏楠小脸通红的站在一边。

“这东西,你确定它能吃吗?”李舟君嘴角抽了抽道:“你这丫头第一天上山,就想谋害为师啊……”

“什么嘛,虽然是第一次做饭,但我很用心的!”苏楠闻言,小脸似乎有些生气,拿起筷子就尝了一口自己做的菜。

下一刻,苏楠整个脸色都变了,黑了。

“好吃吗?”李舟君好奇问道。

“嗯……”

苏楠艰难的点点头,下一刻,她扭头就吐。

李舟君:“……”

“师父,要不你尝尝?其实,真的还不错……呕……”

苏楠说着,头又偏向一边吐了起来。

李舟君一副信你个鬼的模样,起身走向偏殿外面。

然后李舟君一个箭步,步入云居山的林中。

在林中穿梭一会儿过后,李舟君找到了一只正在树下,“咯咯哒……咯咯哒……”的老母鸡。

“咯咯哒,你个废物山主,又来馋老娘身子了啊?”老母鸡看见李舟君之后,顿时一张鸡脸上,满是嘲笑。

李舟君闻言,顿时脸都黑了。

四十年了啊,这老母鸡日子过得真的是嚣张的很。

这玩意本是自己师父出事前,从山下捉来,要给自己补身体的,谁曾想自己师父在后来死在了大战中。

这老母鸡也挣脱了脚上捆的稻草,藏入了这遍地灵药的云居山的林子中。

直到几年后,李舟君再次遇到这老母鸡,想要把它抓回去炖汤喝,谁曾想,这老母鸡竟然有了炼气三层的修为!

那还用想,当时凡人一个的李舟君,直接被老母鸡撵的在山里抱头鼠窜。

更可气的是。

从那以后,这老母鸡只要被山中其他妖怪欺负,就会跑去找到李舟君撒气,妥妥的把李舟君当成了出气筒,受气包啊!

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到了如今,这老母鸡修为突破了筑基境,能道人言!

李舟君心里知道,这老母鸡要不是顾及自己云居山主的身份,早就把自己这个凡人杀了。

虽然说,一个山主被鸡妖杀了,道天宗虽然会觉得丢人,但也不可能放过老母鸡的。

显然老母鸡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它最多也就欺负欺负,打劫打劫李舟君。

【叮:系统发现恶霸老母鸡,发布任务,宿主将老母鸡绳之以法,奖励宿主奥良烤鸡佐料一份!】

听到系统的话,李舟君双眼放光的看着老母鸡,奥良烤鸡啊!

那是很遥远的味道了……

与此同时,老母鸡被李舟君这眼神看得是勃然大怒:“你个废柴,看老娘用的是什么眼神?!”

“是不是找死?!”

话说到后面,老母鸡的羽毛都一根根的竖立了起来。

“看,五颜六色的大公鸡!”

李舟君猛的往老母鸡背后一指。

老母鸡顿时双眼放光,猛的顺着李舟君指的地方回头看去。

嘭!

一道沉闷响声,老母鸡只觉自己后颈挨了一闷棍。

它回过头去发现,李舟君手里正高高举着一根木棍,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你个老六……”

老母鸡艰难说完一句话,眼前一黑,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叮:丢脸啊宿主,你特么现在好歹也有元婴修为了,就这么喜欢当老六吗?本系统传你的‘高手的自我修养’你看到哪里去了?】

“老六的快乐你不懂嘿嘿。”李舟君笑嘿嘿的丢下手里的木棍,一把提起了老母鸡的脚,道:“系统,我的佐料呢?”

【叮:系统发放奖励,“奥良烤鸡佐料一份。”】

【奥良烤鸡佐料】:超好吃的东西,宿主可随时提取。

【叮:虽然宿主以前是普通人,用不了储物法宝,但现在宿主已经有修为,这边建议宿主搞个储物宝贝,到时候系统奖励可以直接发放储物空间里。】

“这还不简单?”李舟君当场从怀里摸出五个储物戒指,全部祭炼了,然后带了其中一个镶嵌蓝色宝石的储物戒指在右手上。

随后,李舟君目光放在了昏迷过去的老母鸡身上,露出不舍的神色:“虽然你欺负了本山主四十年,我和你也有了感情,要不待会就多加一把火吧。”

老母鸡要是清醒,听到李舟君这话,也不知道会不会跳起来唱一句,“听我说谢谢你……”

半个时辰后。

李舟君拿着被一根木枝串着的奥良烤鸡,出现在了偏殿之中。

一进门就被扑了个满怀。

“你这丫头,干啥呢?”李舟君诧异的看着怀里的小丫头。

“呜呜呜,我以为师父你被我做的菜气到了,不理我了……”小丫头哭的梨花带雨。

李舟君嘴角抽了抽:“虽然你做的黑暗料理确实吓人,但为师不是这样的人,最多也就拿出自己做的菜,当面嘲讽一下你而已,怎么会不要你呢?”

苏楠:“……”


苏楠经过短暂的无语之后,目光看向了李舟君手中的奥良烤鸡,一双大眼睛里露出了光芒道:“哇!师父,好香啊!”

李舟君笑道:“那当然,你师父我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这可是一只筑基境的鸡,你吃个鸡腿就够了,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说完,李舟君扯了一个鸡腿给苏楠之后,自顾自的走到了桌边坐下,开始造了起来。

奥良烤鸡入口,顿时一种久违的味道,充斥着李舟君的味蕾。

记得上一次吃奥良烤鸡,还是在上一次。

而上一次的时候,自己还在地球上,没穿越过来呢。

与此同时,苏楠看着手里的鸡腿,再看了看李舟君手里的大半只鸡,心里默默吐槽道:“果然是亲师父啊!”

随即苏楠咬了一口手里的鸡腿,小脸上顿时愣住。

好好吃!

不仅如此,她还清晰的感觉到,随着鸡肉的入口,还有一股柔和的能量,进入了自己的四肢百骸,仿佛让自己置身于温泉中的感觉。

筑基境的鸡,就是鸡妖吧?

苏楠对修行之人,还有妖怪的境界,以前在一本书上有过了解。

据说筑基境的妖怪,已经能够口吐人言,在有的地方甚至会被人们当做山神供奉起来。

可如今,自己的师父却把筑基境的鸡妖,当普通的鸡烤了,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自己的师父是当之无愧的强者!

当然,苏楠不知道的是,她手里的这只鸡,是李舟君当老六猎杀的。

只不过苏楠吃着吃着手里的鸡腿,鼻子竟不知不觉的流出了两道鲜血。

再然后,她就晕了过去。

吃的正香的李舟君看见这一幕,直接愣住了:“好家伙,一只鸡腿还是太补了啊,下次让这丫头吃个鸡屁股就得了。”

话虽如此,但李舟君还是把苏楠抱进了一个房间,让她歇息。

……

翌日一早。

苏楠缓缓张开眼,从云居宫的一间房屋中清醒过来。

“诶,好香啊!”

刚醒来,还有些脑子懵懵的苏楠,在闻到一股清香之后,瞬间瞪大了眼睛,翻身下床,就出了房间。

一出房间,苏楠就寻着香味,来到了厨房。

此时的李舟君正坐在柴火堆旁边,专心致志的烧着火。

苏楠看着被橘色火光,映射在脸上的李舟君,只觉得心中一暖。

自己师父身为当世强者,修为定然早已到了辟谷的境界,可如今却愿意为了自己刚入门的徒弟放下身段烧火做饭,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动?

同时,苏楠也很庆幸,自己当时坚定的选择了李舟君,不然错过了这么好的师父,上哪找去?

“哎呦,小丫头你醒了啊?”

李舟君看着突然出现的苏楠,笑道:“昨天那鸡腿太补了,你吃了两口就补晕了,为师经过一晚上思考决定,下次吃鸡,为师只能含泪给你留一个鸡屁股了。”

苏楠:“……”

“谢谢师父。”苏楠无语后,却发自内心的说道。

因为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师父是真的为自己好。

李舟君一愣:“呃,小丫头,你这么喜欢吃鸡屁股啊?”

苏楠:“……”

“师父,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却没有师娘了。”苏楠咧嘴道。

李舟君诧异道:“为什么?”

“因为师父你长了一张嘴。”苏楠一本正经道。

李舟君挑了挑眉:“你不也长了一张嘴吗?难不成你有两张?”

苏楠:“……”

苏楠发誓,自己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今天这么无语过。

随后她目光放在灶台的砂锅上,转移话题道:“师父,你在做什么啊,怎么这么香?”

“为师这不是怕你起来做饭吗?就提前来厨房做了一锅青菜瘦肉粥。”李舟君笑道。

苏楠:“……”

啊啊啊啊!

要疯啦!

老娘做的饭菜有这么难吃吗?!

此刻的苏楠,内心很委屈,所以她决定,等下要含泪干完一锅粥,渣都不给师父留!

过了一会儿后。

粥好了。

苏楠拿着碗,用勺子舀了满满一碗的粥。

可是吃一半的苏楠,鼻子又冒出了血,她脑子晕乎乎的看向李舟君道:“师父,这些瘦肉,不会是昨天吃剩的鸡吧?”

李舟君点点头道:“对啊,不能浪费粮食嘛。”

“梅开二度啊……”

苏楠嘴角抽了抽,说完,又给补晕了过去,倒在了卓上。

李舟君看着这一幕,一脸唏嘘的摇了摇头:“好家伙,这丫头就是吃鸡屁股的命啊!”

随后自己一个人默默把粥吃完之后,又再次把苏楠抱回了房间。

直到下午,苏楠才清醒过来。

张开眼的苏楠,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那就是自己学会做饭吃。

没办法,师父给的爱太沉重,吃一次补晕一次,到时候自己还不得成为道天宗史上,第一个补死的人?

这多丢人啊!

吱嘎。

房间门被推开。

李舟君走了进来,看着清醒的苏楠笑道:“丫头睡了一天了,饿不饿?饿了为师给你做饭吃。”

“别师父,我一点也不饿!”苏楠一听此话,神色顿时一变。

虽然师父做的饭很好吃,但是吃一次晕一次,这谁顶得住啊!

“那可惜了,为师今天捉了只兔子,正准备做红烧兔肉呢。”李舟君无奈道。

“那兔子,有修为吗?”苏楠想到自家师父的手艺,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放心吧,也就练气九层的修为。”李舟君笑道:“为师控制好量,这次你肯定不会补晕过去的。”

“师父,多放辣!”苏楠不争气的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道。

“没问题。”李舟君笑道。

一个时辰后。

吃了几口兔子肉的苏楠,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早上苏楠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厨房,然后就看到了正要熬粥的李舟君。

她神色剧变道:“师父,放开那些米,让我来!”

“呃,好吧……”

李舟君愣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苏楠。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第一次做粥的苏楠,做出的粥卖相竟然出奇的好。

苏楠浅尝了一口之后,味道不错,随即她就两眼泪汪汪了起来,自己这该死的求生欲啊!

半柱香后。

吃完粥的李舟君,放下碗筷朝苏楠笑道:“粥的味道不错,有进步。”

“呜呜,都是师父教得好。”苏楠此刻真的想哭,做这一锅粥可不容易啊,自己可是一步一步,非常小心翼翼的做完的。

李舟君闻言,莞尔一笑道:“行了,你这丫头别拍马屁了,本来为师昨日就想传你修炼法门的,可惜你睡了一天,待会来云居殿,为师今日将修行法门传你。”

“多谢师父!”

听到师父要开始教自己修炼了,苏楠本来emo的小脸上,瞬间兴奋了起来。


云居殿。

“此乃储物戒指,你的真传弟子衣袍,玉佩为师都放在里面。”

李舟君拿出一枚储物戒指,交给了苏楠。

苏楠看着手里的戒指,小脸顿时苦涩:“不是吧师父,我没有修为,没有神识,里面的东西我都拿不出来啊!”

“慌什么,作为为师的弟子,为师当然可以保证你第一次修炼,就能突破炼气一层,诞生神识。”李舟君傲然道。

说罢。

李舟君伸出食指在苏楠眉心一点,随后便将《玄冥心经》传进了苏楠的脑海之中。

苏楠此刻只觉得,脑瓜子一懵,然后脑海里便出现了一篇名为《玄冥心经》的功法。

“此功法乃是当今世上,当之无愧的顶级功法,与你的圣品冰灵根可谓是相互辉映。”李舟君笑道。

“弟子多谢师父!”苏楠激动朝李舟君道。

李舟君摆了摆手道:“你这丫头,和为师客气什么呢?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师也算是你爹了,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苏楠:“……”

与此同时,李舟君又从怀里摸索出,系统奖励的极品凝气丹,递给了苏楠道:“待会你按照功法修炼之时,服用此丹,加上你昨天吃的那些大补之物,足以突破炼气一层。”

“谢谢师父!”苏楠接过李舟君手里的丹药后,又好奇问道:“师父,那我要是今天没有突破炼气一层嘞?”

“没有突破炼气一层啊……”

李舟君摸了摸下巴:“那就是补的不够,为师再去给你准备一些大补之物。”

苏楠闻言,小脸顿时色变:“师父放心,今天我肯定能突破炼气一层的!”

“不错不错,不愧是本山主的徒弟,有雄心壮志。”李舟君见状,满意的点点头道。

苏楠欲哭无泪,我有个屁的雄心壮志啊!

还不是被师父你逼的!

吃一次晕一次,这谁能顶得住啊?!

“好了,就在这里开始你的第一次修炼吧,为师帮你护法。”李舟君指了指旁边的蒲团,笑道。

“好。”苏楠点点头,随即盘坐在蒲团上,服下极品凝气丹后,闭眼开始按照玄冥心经,修炼了起来。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

盘坐蒲团上的苏楠周身,本是肉眼不可见的灵气,汇聚一起,变得云雾缭绕,衬托的苏楠好似天上的谪仙,掉下了凡尘一般。

李舟君见状,点点头道:“这小丫头,不愧是圣品冰灵根啊,这搞出来的动静,只怕她一产生气感,便不只是炼气一层吧。”

终于,在两个时辰过后。

苏楠缓缓张开双眼,她周身缭绕的灵气,也缓缓散去。

好奇妙的感觉!

张开眼的苏楠,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自己的丹田之中,有着一股暖暖的能量聚集,想必这就是修士凝聚在体内的灵力了吧?

不仅如此。

苏楠还发现,现在的自己,和两个小时前的自己比起来,似乎身体轻了不少,力气也大了很多。

“不错,第一次修炼,你就突破到了炼气三层。”

这时,李舟君缓缓开口说话了。

“都是师父教得好!”苏楠甜甜一笑。

李舟君看着小丫头的模样,摸了摸她的脑瓜子,溺爱的笑了笑后道:“行了,你就在此地稳固一下修为,为师要出门办些事情。”

李舟君说的事情,便是系统发布的任务,找火枫山主柳炎,聊聊人生,较量较量。

“好的师父,你放心的去吧。”此时苏楠乖乖的点点头道。

“嗯。”李舟君应了一声后,身形便陡然在原地消失。

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火枫山的山脚下。

一到地方的李舟君,便察觉即便只是在火枫山的山脚下,温度也高的吓人。

随后李舟君打量了几眼火枫山,入眼处,皆是火红色的枫叶。

与此同时。

火枫山下,今日负责值守山门的内门弟子,简单来说,也就是看门弟子,此时也发现了李舟君。

“那前辈是谁?”

“不知道,但是能够凭空出现此地,最起码也有元婴境的修为。”

“你们眼瞎吗?没看见云居山主腰间的山主玉牌吗?”

“什么?云居山主?那个废柴?”

“你这个憨包,让你整日只会窝在房间打扑克,现在蠢了吧,告诉你就在前天,云居山主战胜了咱们山主都打不过的慕容山主。”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是在骗我的吧?”

“人家可没有骗你,云居山主的确是一位超级大能,之前我们都被云居山主的伪装,给骗过去了。”

“噗,那咱们还在这里聊什么?还不拜见云居山主?”

火枫山看门弟子们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朝李舟君拜道:“我等见过云居山主!”

“免礼。”李舟君笑道。

这些弟子先前交谈,其实已经一字不差的落在了李舟君的耳朵里。

不过李舟君身为山主,也不可能和这几个看门弟子计较什么。

“麻烦你们去通报你们山主一声,就说云居山主来访。”李舟君笑道。

“弟子这就去禀报。”有位看门弟子对李舟君恭敬道。

“多谢。”李舟君笑道。

随后他就笑眯眯的站在火枫山的山门旁,搞得其余看门弟子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火枫山。

火枫殿。

此刻的柳炎,正在传授自己新收的真传弟子叶羽,修行的知识。

突然大殿外传来了那赶来的看门弟子声音:“山主,云居山主来访!”

柳炎听见这话之后,神色顿时一变。

这个李老六,果真找上门来,要和自己秋后算账啊!

想到这里,柳炎心里有点慌了。

想当初他被慕容雪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而慕容雪却败在了李舟君的手中。

这不就约等于,自己打不过李舟君吗?

想到这里,柳炎连忙吩咐,那殿外侯着的看门弟子道:“你去告诉云居山主,本座正在……”

“哎呀,柳山主,山下太阳太大,我就自己上来了,你不会怪罪我吧?”

突然,李舟君的声音,在殿外响起,打断了柳炎的话。

接着,一袭青衫的李舟君,脸上带着儒雅随和的笑容,走进了火枫殿中。

当柳炎看见一脸笑容的李舟君后,当场脑子一懵,心道:“妈了个巴子,这个老六上来了,完犊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