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美文同人 > 焚阴阳

焚阴阳

爱笑天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阴阳两者,相生相克。是沉沦杀戮,湮灭世间。还是明悟事理,寻根问本。万千大道,且看黄奕要走哪条。

主角:   更新:2023-08-07 22: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焚阴阳》,由网络作家“爱笑天”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阴阳两者,相生相克。是沉沦杀戮,湮灭世间。还是明悟事理,寻根问本。万千大道,且看黄奕要走哪条。

《焚阴阳》精彩片段

秋风呼啸,落叶纷飞,某处枯林之内,一列商队缓缓前行,商队之首站着的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一袭黑衫,面容俊朗,此刻正拿着一本古书端详。
秋风拂过,带起少年随着披落的黑发飞扬,手中棕色古书吹的猎猎作响,少年无奈,抬头看了看前方。
“烛叔,还有多久进入白家地界?”少年关上书本,负手拿着,略显稚嫩的脸庞带着丝丝精明。
“公子,现在我们地处陆家地界的北方,还有一日路程便能到白家秀水城了。”被称为烛叔的中年男子和蔼一笑,对谦逊的少年十分尊敬,但是无奈命运可笑,造化弄人,少年无法修行。
在强者为尊的天云大陆上,无法修行,就注定会遭人鄙夷,地位低下。
少年也曾努力过,可惜皆无果,家族无奈,只得让其弃武从商,十五岁的少年还无法感性天地灵气,那必然是废材无疑。
叹了口气,刘烛只得笑天不公,如此优秀的年轻人,却有这般命运,他知道少年有多努力,他与少年一起从商一年,每一个日夜,少年都在努力,在所有商人都睡去之时,少年的住处内无论刮风下雨都会传出修习之声,他还在努力着,不曾放弃过。
少年闻言,点了点头,这一次运货数目庞大,又是要路经幽山,必须得万分小心,幽山内劫匪众多,不乏有高手坐镇,虽然一般而言他们并不会对大世家的人出手,但事无绝对。
天云大陆东大陆上,被五大家族所执掌的绝大多数领域内,都是和谐安宁,普通人安居乐业,修士也不用提心吊胆。
不过,与盘踞在五大家族东边,横跨南北两端的幽山接壤的地方,却非如此,那些地方每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冲突。
幽山的那头,鱼龙混杂,门派林立,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靠抢夺别人的资源为生,因此也被世人称为邪门。
五大家族也曾联手围剿过幽山那边,可无奈,幽山地处大陆边界,山的那头究竟有多广阔谁也不知,并且跨越了整个北域,被群山环抱,地形优势让其易守难攻,这也让几大家族不得不不了了之。
少年黑发被风吹起,像是一条条黑色小蛇游于脑后,萧瑟的秋风不断,带起落叶与尘埃,商队的马匹都是睁不开眼,步步难行。
“停!”少年挥了挥手,示意商队停下,见少年说话,商队的人都是默契地停下脚步,纷纷拿出了水壶或是干粮补充体力,刘烛拿出一些干草置于手中,抚摸马首,等待他们进食。
突然,黑衫少年抬起头来,一双平静的眸子望向后方。。
“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出身来?”黑衫少年淡淡开口说道,他目光所停留的地方有飞舞的沙尘遮蔽视野,很难看清事物,然多年来的磨练,让得少年对危险有种敏锐的感知。
果不其然,那里有一道人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而商队中的其余人听得少年的话语后,都是戒备起来,一双双警惕的目光,盯着尘埃飞扬中愈发清晰的人形影子,手掌后驱握住了腰间的武器,随时准备着对敌。
作为长年运货的商队,他们有的人已经在生死间经历数十年,即便有着一些新人,可却都能保持着基本的默契,一个眼神之间,都能从对方眼神中识别一些代表着危险或是安全的信号。
瞧得少年的警戒,商队都是不敢放松,少年或许只是普通人,但是其敏锐与头脑他们却是不及。
尘埃飞扬的地方,一个少女匆忙的从内跑出,她的头发很乱,夹着数片枯黄落叶,穿着粗布麻衣,像是普通人家六七岁的平凡少女。
少女见得眼前的商队,眼神中异彩连连,加快脚下步伐,大吼了一声:“救救我!”
刘烛上前两步将黑衫少年拦在身后,手中握着一把佩剑,随时等着出手。
黑衫少年笑了一声,拉回刘烛,少女逐渐走近,看见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有些惊讶,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少女黑发被一根麻绳系在脑后,浓眉大眼,五官精致,只是略微粗糙,宽松的布衣穿在身上,十分朴素。
“小妹妹,你谢什么?”黑衫少年笑着问道。
“大哥哥,你们在这里等我不是要带我离开吗,瑾辰没有家了…”少女身子一个哆嗦回答道,
走近一看,才发现少女大眼睛此刻已经红肿,眼中满是恐惧,身体也在瑟瑟发抖。
“带你离开?”黑衫少年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问了一句。
“嗯嗯,带我去外面的世界,我不想再回到那里,我的爹爹,娘亲都被杀了……”少女说着,一滴滴泪珠顺着脸颊上的泪痕自眼中滑落,
“你不怕我们是坏人吗?”少年笑着问了一句,笑容温暖阳光,毫无邪意。
少女破涕为笑,嘟了嘟嘴,对着黑衫少年做了个鬼脸,说道:“大哥哥看上去不像是坏人啊。”
少年诧异的挑挑眉,将手中史书递给刘烛,伸手揉了揉少女的头发,和煦一笑:“没问题啊…”
刘烛闻言,伸手在少年耳旁准备说些什么,少年笑着摆摆手,说道:“无妨,刘叔直接说吧。”
刘烛苦笑一下,只能开口说道:“少爷,这般做怕是不太好吧…毕竟…”
话落,少年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喃喃道:“似乎是这样嘞…”
常年磨合,少年自然知道刘烛所言为何,少女来历不明,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万一…是幽山的探子,那他们可就惨了。
想了想,少年紧皱的眉头松了下来,笑道:“那咱们换路,绕过幽山!刘叔,今日就先让所有人扎营休整吧,明日,咱们西行,从紫海过去,虽然这样到白家的时间会久了了一点,不过也相对安全了不少。”
刘烛沉默半响,才缓缓点头,少年这般做,总归有他的理由,以往通过少年的计谋,他们也是避免了许多危机,从绝境中被拉了回来。
况且紫海中有着一个教派,名为紫海教,自古与幽山冲突不断,从那边过一去,就算遇到了幽山的修士,也相对有把握些。
“大哥哥,紫海是哪里啊?”少女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粗燥的小手开始理起了脑后的黑发,一片片枯黄落叶如同蝴蝶般从中飞下。
看着少女,黑衫少年摇摇头,叹道:“紫海离这里很远呢,到时候咱们到了,你就知道了,不过你要想好了,跟着大哥哥,或许以后会吃很多苦哦。”
看着少年真挚的眼神,少女用力点点头,大声说道:“瑾辰不怕呢。”
少年愣了一下,揉了揉后者黑发,转身与众人一起忙活起来,他们一队人并不多,只有二十来个,但一番整理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在众人同力下,十三个同样大小的白色营帐在一片森林外拔地而起,围成一个大圈,众人很自觉的忙碌起来,三人一组,寻找干柴溪流,备起路上食物。
一条小溪边,几人拿着木制的长标,叉起溪中可见的长鱼,另一边的森林之中几人拿着长弓箭矢,猎山中野兽。
半个时辰后,营帐中央二十来人盘膝而坐,围着中央熊熊燃烧的红色火焰,手中持着长标,一直往上,兔形兽类,大鸟长鱼皆是拥有。
烈火煎炸下,一滴滴兽油溢出,带起噼噼啪啪的响声,自马车上拿出油盐,浇之其上,香味扑鼻。
“今日开心,将我珍藏多年的陈年老酿拿出同饮!不过我可得说了啊,一人只有一碗,多了没有!”刘烛大笑一声,自腰间拿出一个布袋,将手伸入其中,缓缓拿出一个半人高的褐色酒坛。
“哈哈,如此甚好!”商队同行的另一人看到刘烛大哥拿出老酿,十分开心,叫上旁边二人起身屁颠屁颠地跑向马车,拿过碗盘。
见状,刘烛假装佯怒道:“你们这些人,听说我要拿老酿,拿过来的碗都是大碗,平时吃饭,你们可都是闲麻烦,拿的小碗啊!”
众人一听,都是仰头大笑,一人接过一碗,刘烛将酒坛抱起,一人一人地斟满,又将酒坛放入布袋,轻拍两下,又缓缓放回腰间。
闻着酒香,众人都是不由得赞叹了一句:“好酒,好酒!”
举起大碗,刘烛笑着对众人说道:“这一年来,黄奕少爷可是帮我们脱离了不少险境啊,说实话,若是没有他,我刘烛可能早就死在了那帮贼寇的手上了,不说多了,大家一同敬少爷一杯!”
众人听到,都是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将碗高举过头,扯着嗓子朗声说道:“敬少爷一杯!”
“哈哈,这一年我马尚可没少麻烦黄奕少爷啊,一直心中都是有些愧疚。今日说出来,我马尚心里欢快了不少啊!这一碗我先干了!”之前自主请缨拿碗的男子大声说着,举过头顶的碗置于嘴前,大口灌下。
“我卢江也是,先干为敬!”
“我于坤这辈子没啥宏愿,就想着,赚点小钱,回老家娶个媳妇儿,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哈哈,我也不大会说话,谢谢少爷,先干为敬!”
“先干为敬!”
“.……”
看着二十来人纷纷将酒饮于腹中,听众人讲述心中念想与未来,被称作黄奕的黑衫少年眼角有着些许晶莹,起身说道:“诸位这就将我置于不义了,没有诸位,我黄奕又如何做的了这一年所做的大事?黄奕回敬各位一杯!”
看着这一切,綦瑾辰大眼睛满是迷茫,只是知道,这个少年,深得人心呢…
老酿酒性很足,一酒下肚,众人都是有些神志不清,昏昏沉沉,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讲述着一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下,倒在了火堆旁打着呼噜大睡起来。
“张乔,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咱们运远货,去南域那次,那帮小兔崽子,敢劫咱们的货,结果被少爷坑的团团转,哈哈哈,爽………”马尚迷迷糊糊说着梦话,没了下语。
如果说刘烛是支柱,那么少年在他们心里,或许早已是灵魂了……
他们之中,刘烛实力最强,是聚灵二境的强大修士,年轻时曾获得过一些机缘,那个布袋就是获得的造化之一,布袋是一件储物法器,里面有着一丈长宽的空间,携带在身上用来装一些必备之物非常方便。
刘烛此刻酒意也是上来,催动灵气压制后,将倒在地上的二十来人尽数抬进数个营帐,自己这才收回压制酒意的灵力打着哈欠,回了自己营帐闷头大睡起来。
黄奕此刻在一座小山之上盘坐着,一双黑眸看上去疲惫不堪,将手伸在嘴前,从嘴中呼出一口热气,搓了搓手,微眯着眼看着下方不时传出呼声的白色大圈,大圈的中间,一团火燃在其中,发出阵阵火光,照亮大片。
晚风拂面而来,少年拉了拉身上黑衫,闭上双目,感悟天地灵气
少年身上发出淡淡白光,很是微弱,那不是灵力,是少年多年来淬体的成果,他没能感应出天地灵气,但他的身体骨骼却是坚实无比,能够引来无形的天地灵气辅助。
按照少年的猜测,他此刻靠着肉身与微弱的灵气加持,他应该能与感灵境后期的修士匹敌,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世事无常,人家感灵境后期的修士,手中若是拿着一件法器,一下就将你劈死了,不会给你肉搏的机会。
滴答,天空中突然飘起了蒙蒙细雨,白圈中央的火堆不知何时已然熄灭,一滴雨水滴在黄奕鼻尖,一件黑袍,却是轻轻地从他身后盖在了身上,随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天气开始转冷了,大哥哥也不怕生病啊…”
猛然回转过头,一名少女正站在自己身后,嘴边挂着丝丝笑意,精致的五官满是关心之色,眼角的红肿不知何时早已退了去。
恍惚间,黄奕有些失神,少女伸出粗燥的小手在前者眼前左右晃动,烂漫的说道:“大哥哥你是不是被风吹傻了?”
“你还不回营帐睡觉,小心待会野兽来把你吃掉。”黄奕回过神,伸手将黑袍穿在身上,坏笑着说道。
少女闻言,身子一颤,有些发紫的嘴唇抽了一下,旋即撇了撇嘴:“谁吃谁还说不一定呢。”
黄奕哈哈一笑,揉了揉后者脑袋,拉起她的小手,一跃下了小山,将其送入了营帐后,自己这才出了来。
轰!
不远处,天雷轰鸣,闪电划过照亮了整个天际,雨水越来越大,滴滴答答地浸进少年衣袍,皱了皱眉,少年大步进了森林。
“咕噜。”
嘶哑难听的鸟叫声在林中回荡,森林此刻被森白雾气环绕,伸手不见五指。
少年在一棵大树下盘膝而坐,自袖中拿出一管黑竹制成的黑笛,横立而上,缓缓吹响,在弥漫的白雾中发出悠远的声音。
黑笛发出凄然悲切的乐声,萧瑟的秋风吹过少年脸颊,奏乐人眼角不自觉的溢出水渍,天闪雷鸣笛声韵合,让人心生陶醉。
少年擦去眼角泪痕,喃喃道:“爹、娘。”
少年五岁那时,爹娘都双双销声在那处遗迹之内,只留下这黑笛,陪伴他至今,不过,死要见人活要见尸,不管如何,未来那遗迹再开,他一定要进去一探究竟!
这方才是他努力的理由以及源头。
忽然,一阵松透圆润,低沉悠长的琴声响起,猛然抬头,少年朝着声音发出之地望去,那里白雾缭绕,一道人影盘坐在地,洁白如玉的素手拨弦,她一身白衣胜雪,长裙摆地,如同画卷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三千青丝如瀑泻下,直至腰间,素手离琴,空灵的声音在林间回荡。
“公子何须自找不快,一人在此独奏如此悲凉的乐曲,”
“你懂什么。”黄奕收起黑笛,直入衣袖,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见状女子微微一愣,秀眉竖立,轻声说道:“公子你这般行为,很没礼貌呢…”
可惜黄奕头也不回的出了森林,只留下白衣女子一人望着愈发模糊的背影发愣,摇了摇头,拨起琴弦,少年身后的世界缓缓泄出美妙的音符,让人心生陶醉,着迷不已。
清晨,太阳苏醒,当天空第一缕阳光射向大地时,黄奕等二十几人早已踏上行程很久,穿过山间,与昨日发出悠长琴声的森林,背道而驰。
一直南下,逐渐远离幽山,众人开始转向往西行走,大概百里路程,众人便可远离幽山,直至紫海。
紫海,天云大陆东大陆著名海域,东临幽山与陆家,西近烈焰大峡谷,占地数千里,一望无际,海水呈深邃的紫色,因此得名为紫海,紫海东边的一座小镇上,一支商队已在此驻足停留了两日。
小镇名为桃花镇,靠着深邃紫海特产发家致富的人数不胜数,桃花镇从一座小山村发展至今,小镇内安宁祥和,几乎都是普通人家,修士几乎看不见几个,唯有几家客栈之中,住着一些在紫海打渔的小修士。
“公子,咱们何时离开桃花镇?”穿着青衫的刘烛此刻手中拿着一大把泥人,靠近街角拉着一名少女的男子小声问道。
“今日夜晚便向北走吧,那里会路过淮山,要小心埋伏。”黄奕此刻穿着一身白色劲装,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不少,左手拉着綦瑾辰,右手拿着各式各样的精巧玩偶。
“哦,对了,通知那二十三人,戍时镇北集合见面。”
刘烛闻言点点头,黄奕将一枚铜钱置于其手,接过一个泥人拉着綦瑾辰转身离去。
“大哥哥,我们到哪去啊。”綦瑾辰比起前两日气色已经好了不少,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十分动人,头发盘着一支淡蓝色发簪,青丝垂落在肩,看上去十分尊贵,哪还有那日落魄少女的模样?
少女手中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微微张开红唇,银牙轻轻咬去,只感觉是玉液琼浆落入口中,甜至心间。
未等少年回应,少女挣开大手,三两步轻跳至一级阶梯之上,伸出已经开始好转的小手,将糖葫芦末端放于前者的嘴边,笑吟吟地道:“大哥哥吃一口。”
黄奕此刻正在思索如何躲过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听到少女声音,看也没看直接低头将红色糖球裹入口中,咬着咬着忽然察觉到对方脸颊有着绯红,才开口问道:“怎么了?”
“没…没有。”少女的小脸上泛起大片红霞,引得黄奕一头雾水,不解地抬起手挠了挠头,想不出所以然,这才牵起少女的的手继续前行。
“这家伙…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就把人家咬过的给吃了下去。”轻轻地撅了撅小嘴,少女摇摇头:“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嘞…”
农家少女懂事早,六岁的綦瑾辰早已明白世间太多心酸,所以对人情冷暖十分了解,少年对她的好,让她自己能主宰命运,这对她而言,已经是很大的帮助了,如何还能再想其他?
若是没有发生那场意外,或许以她的容貌最终嫁入普通豪门简直是轻而易举,但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自由自在没有束缚,像是自然中尽情飞翔的精灵、河流中欢悦游动的小鱼一样,那才是她想要的生活,无拘无束每一天都是新的挑战。
秋天的夜静悄悄的来临,戍时,很快便到,天空中一轮圆月探出了脸,让本该黑暗的道路变得明亮。
桃花镇北边城门,二十来个年轻男子早已聚在一起,往下两匹黑马在河边舔舐,一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少年和煦一笑,直接抱起身边少女大步跑上前去:“走吧!我感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在桃花镇中出现了。”
众人早已整装待发,闻言直接站起身来,货物放置马匹车上,一跃而起。
有危险也是他们意料之中的事情,天下也没我一帆风顺的运货之旅,且这些相比起南域的走货之路来还是轻松太多。
“一群小娃娃,哪里跑!”一行人刚出桃花镇不久身后便是有一声带着讽刺的冷笑,在镇内响起,众人闻声更是加快了脚步,向北赶去。
“还是没能逃过他们眼睛啊…”刘烛苦笑一声,转头在黄奕耳旁嘀咕两句,遭到少年拒绝后,只得加快脚步赶路。
桃镇内那人见黄奕众人向紫海跑去,略微犹豫后还是跟了上去,不就是一群成天废话的道士么?待我截到货后,用灵石砸死你们,看你们还装不装清高!
想着,一身聚灵三境的气息徒然爆发,向前全力赶去,聚灵三境的修士,速度让人骇然,不过数息便来到众人身后几丈远,冷笑一声,一只干巴巴的手掌伸出黑袍直接拍向最后一人。
见状最后那人猛地转身,并未说出什么豪情壮志的话,只是沉默地张开双臂,静静的等着死亡那刻的来临。
“找死!”冷哼一声,鹰爪般的老手将黑色斗篷拉住一角,猛然一挥,便轰穿了那名男子身体。
“噗嗤!”一口猩红鲜血自其口中吐出,两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见昔日举杯共饮的同伴被一击刺死,前方数人心里都不是滋味,黄奕心中更是五味杂陈,转头对刘烛使了个眼色,将少女额前被风吹起的一缕青丝捋上耳后,轻笑道:“若是大哥哥不在了,你可得记得大哥哥啊。”
将身旁少女放入被刘烛灵力包裹的马车之上,猛然转身向后奔去,见状,刘烛体内气旋之中一股灵力喷涌而出,将马车猛地向前一推,也是反身而去。
见最前方的两人回头送死,老者露出森然的笑容,抬手之间打出一击,聚灵三境的修士实力十分骇然,一击至一人死去,不过十息之间商队中的二十三人便都是死去。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老者冷冷一笑,等你们死了,我再去追那马车,那些东西终归还是归我,虽然不知道这次黄家向白家送的是什么货物,但是有消息说,里面可是有着绝世之宝!
身为东大陆的大家族,不管送的是何物,都不会太差。
在空虚有的利益面前,他早已被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仔细去思考,一个运送着重要货物的商队,战斗力会是如此不堪吗?
“是吗?”黄奕笑了笑,手中拿出一把黑色长笛,弹指轻微一抽,一柄黑色剑刃自笛而出,借着皎洁月光闪烁着漆黑魅影。
这只笛是他父母自那座天宫中送出来的,也是…他们唯一留给他的一件东西,手指轻微拂过刀身,黄奕眼底满是冷意。
手中刀刃置于身后,少年身体向前一斜,暴掠而出,灰暗的夜晚只见的一道白色影子在空中一闪而过。
“桀桀,想要拼命?你还不够格。”黑色斗篷下的老者发出一阵怪笑,干枯的老手之上爆发出猩红灵力,与之碰触。
“去死吧!”一个穿着青衫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老者身后,手中持着一把黑色大锤,手上蓝色灵力闪烁,将整个黑锤包裹,举过头顶,对着老者狠狠砸去:“锤落九天!”
“啧啧,不自量力。”老者见状,淡然地出手将拿着黑色刀刃的黄奕连人带刀扔出老远,旋即袖袍一挥,将闪烁着碧蓝光泽的巨大黑锤巧妙回压,反手一掌,狠狠印在刘烛胸口之上。
一击将后者打出数十米,狼狈的刘烛在草坪之上连翻了几个跟斗最后撞在一棵树上,这才停了下来,但整个人都被嵌在了树中,嘴角涌出股股鲜血,生死不明。
“刘叔!”见状,黄奕大喝一声,无应,少年紧握住双拳,聚灵二境与聚灵三境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不甘,愤恨,自嘲,一时间诸多情绪涌出心头,若是,自己可以再强一点,那么还会有如今的情况吗?若是自己可以修习,那还会被碾压吗?
看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的黄奕,老者不屑一笑,一跃而起,在空中对着少年说道:“老夫停留在聚灵三境数十年载,已经无限接近于尊王之境,自然可以将那个小娃娃打成那样。”
闻言,黄奕突然抬起头,嘴角扬起一丝莫名的弧度,戏谑道:“是吗?”
闻言老者愣了愣,旋即骇然转头,刚刚本已被打飞的青衫男子竟又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背后,此刻正冷笑着看着自己,腰间一把黑色刀刃深深插陷腹中,鲜血长流不止。
“这怎么可能!”老者一惊,随即面色一沉,完了,这一刀,真的插进了他的身体内!
“老夫纵横修行界百年,没想到如今竟被两个小娃娃给算计了!可笑,可悲!”
方才,在他得意忘形之时,就是其破绽百出的时候,二人很配合的将他一步步走向陷阱,不仅让他进了陷阱还让他狠狠的摔了一跤。
转头看去,大树之下哪还有人在?唯有一个人形玩偶静静的倒在那里,见状老者一怒,身上黑袍一甩,灵气喷涌,黑色刀刃自体内冲出,无法避免,黑刃直直插入了远处的树上,深陷其中。
“你们两个都要死!”老者阴着脸,沉声说道,一根木制长棍出现在手中,一棒对着二人打去,棍影朴素迷离,看不清真身所在。
黄奕二人背靠着背大步向后退去,少年低笑了一声,嘴中喃喃道:“二…一!”
话落,穿着黑袍的老者咳出大片鲜血,鹰目闪烁着红光,嘶声力竭道:“卑鄙!那把刀上……”
还未说完,老者瞪着眼睛,直直倒下,眼中满是不甘之色,他已经无限接近于尊王境,只要突破桎梏,就能再多活几百年,可惜,贪念让他愿意冒一次险。
事实上,谁也不知道黄奕此次押运的货物是何,不过是些流言蜚语罢了,这种冒险完全不值得,就连一众劫匪聚集地幽山这次都是保持了沉默,你一届散修何必跑来摊浑水。
并且,既然是重要的东西,黄家又怎么可能没有应对手段?会让自己的货成为别人口中的羔羊?
“货物,其实怕是已经出了陆家地界了,你应该可以安息了吧。”少年上前两步叹息了一声,将他眼睛盖上,搜刮出身上的宝物,将他埋下,一代人杰,就这样陨落。
大步跃起,一个横切将有着一个小洞的大树打断,把静静横立在树中的黑刃拔出,入鞘后,一把精致的黑色乐笛出现在手中,微风吹过,带起阵阵笛声,荡漾在大道之上。
“大哥哥!”马匹奔腾的声音传来,一个稚嫩的小女孩从中跃下,三两下爬上了少年的身上,环抱住,不肯放下。
笑着揉了揉后者的头,看向马匹旁的刘烛问道:“刘叔没事吧?”
“那是自然,我若这就倒下了,那可就白活了几十年了。”刘烛大笑一声,不在意地说道,不过自他将酒擦拭伤口时,那龇牙咧嘴的表情也不难看出,其身上的痛楚。
“莫要这般说,若不是刘叔有灵偶傍身,这次怕是难逃一死了。”黄奕摆摆手,从手中拿出一瓶绿色药剂递与刘烛,又将在黑袍老者身上洗劫的东西拿出。
“这老家伙很富有啊!”刘烛接过绿色药剂,又敷在伤口上,转头看了看战利品,不由得咂咂嘴,一个储物法袋,十来株灵珍加上一把灵品武器,还有一小堆凡品灵石与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让他两眼冒光的,是那堆灵石!他从商二十余载,也就赚了那么多灵石啊!要知道灵石的珍贵,根本不是想要就能要的。
首先来说,灵石作为天地之精粹,可以作为修士吸取天地灵气的一种渠道,并且更为快捷!其次灵石也是天云大陆上公认的货币,可以换取很多修炼资源或是丹药,所以灵石可不是想要就能要的。
“刘叔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吧。”黄奕见状笑着说道。
“这…”刘烛沉吟半响,见得少年眼睛中毫无贪婪之色,最终只得点点头,对着少年鞠躬施礼,诚恳的说到:“鞍前马后,在所不惜。”
黄奕笑着点头只是抱着少女不再多言。
“看样子我们也是为民除害了,这老家伙打劫了不少人呐!”缓缓拿起黑袍老者使用的木棍,刘烛心里震惊不已。
木棍看上去普通至极,若不是刚刚在老者手中有那等神威,刘烛绝不会认为这是一把灵品的武器,天云大陆古史记载,炼器师被分为灵品,法品与圣品三个品级,每个品级的炼器师能够炼制相等品级的武器。
据说在那之上还有更为强大的武器,那是极为珍贵的通魂级武器,那等级别的武器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的意识,每一把都是珍惜无比。
更有传说,说在通魂级武器之上还有更为高级的级别,甚有能够以兵化形,修习悟道的存在,不过那都是置于传说之中的存在了,没有人见过那等级别的武器,就算见了,你也不见得会知道那是一件武器。
拥有一把好的武器对于修士而言可谓是如虎添翼,甚至能左右战局,所以见黄奕将这根灵品级别的木棍赠与自己时,刘烛才开心不已。
再次谢过黄奕后,刘烛将一堆东西收入储物袋,这才乐呵呵的找了一片空地开始舞起棍来,虽然使用了那个拿命换来的灵偶,但是保下了性命又得来了一把灵品武器,这让他心里倒是舒畅了不少。
灵偶比起灵器更加稀有,那是附魂师给人偶附加灵魂后出现的保命至宝,要知道附魂师早已在久远的年代前就已经消失了,久远的就连古史都是没有丝毫记载,就像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世界上过,所以灵偶是用一个少一个,不过在本已必死的情况下换了一命,那就是值得的。
本来他觉得就算祭出了灵偶也不见得能活下来,没想到,少年手中那把黑刃上竟然藏有着一些秘密,就连聚灵三境的强大修士都无法防备。
“少爷果然很厉害,就算不能修行,也让人看不透彻。”心里想着,刘烛不由得砸吧嘴,旋即释然一笑,翻阅两下手中从黑袍老者那得来的棍法,卖力的开始适应武器。
似乎之前那生死一线不是发生在他的身上。
另一边,黄奕在马车旁站着,怀中抱着一个少女,轻抚两下马首上的棕毛,少年像是自言自语道:“还打算隐瞒吗?你知道瞒不了多久的。”
“大哥哥,你说什么?”被黄奕抱在怀中的少女闻声,眨巴两下大眼睛,问道。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马尚他们应该已经成功将货物送到了。”轻叹口气,少年喃喃道。
幽山的沉默,自信到目空一切的黑袍老者,货物顺利地出了陆家地界,一切的一切都将线索指向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女。
少女似是不解的挠了挠头,略显粗糙的小手轻拍两下红唇,埋头依靠在少年肩头,沉沉睡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