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美文同人 > 凤女倾绝天下

凤女倾绝天下

慕九歌云长渊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某师父:逆徒,我是你师父!慕九歌: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主角:慕九歌云长渊   更新:2023-08-08 00: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九歌云长渊的美文同人小说《凤女倾绝天下》,由网络作家“慕九歌云长渊”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某师父:逆徒,我是你师父!慕九歌: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凤女倾绝天下》精彩片段

“慕九歌,被活活烧死的滋味怎么样?”
漆黑的大鼎里,慕九歌浑身被烧的劈啪作响,身体和修为都在随着火焰消融。
她紧握着手,强忍着痛苦。
“呵,还真是倔。”
慕潇潇撇撇嘴,恶意的道,“跟你那死去的娘一个样!临死前她都还在叫你的名字,听得我手一软,不小心又给她续了口命,然后将她活活烧死。”
慕九歌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她把你当亲生女儿,养育了十八年!你怎么可以?!”
“那又如何,她不让我做嫡女,她就该死!慕家的一切,都该是属于我的!可你一回来,我就成了冒牌货,凭什么我要将一切都让给你?!
你是真的嫡女又如何?你死了,就没人能和我抢,就都是我的了!”
慕潇潇神色冷漠狰狞,“对了,你也别指望欧阳楚会来救你了,他正忙着准备我和他的婚礼,要用最盛大的阵仗将我迎娶进太子府。”
“不,不可能,你胡说!欧阳哥哥要娶的人是我,他会来救我的,他会为我报仇,亲手杀了你!”
“都到这步了,你还以为欧阳楚爱你?”
慕潇潇加大灵力输入,鼎中的火顿时燃的更猛。
“拿你炼丹,就是要给欧阳楚服用的。他接近你,承诺娶你,也是因为你体质特殊,是炼丹的绝佳药品。现在时机成熟,他可是厌恶的都不想多看你一眼。”
身体被烧的发黑,血流成雾,弥漫在整个狂热的药鼎里。
慕九歌双目赤红,瞪的眼眶几乎撕裂。
“你们,你们合伙骗我……”
“不止如此。”
慕潇潇十分享受慕九歌崩溃的模样,“你也别指望你师父会来救你,因为他,已经死了。”
“不,不可能,我师父他不可能死!”
“是啊,无人能敌的天师大人,怎么会轻易死呢?可惜他有一个不争气的徒弟。你以为你的天蛛毒性是怎么驱散的?那是你师父耗尽修为救的你。哦,你的天蛛毒,还是我给你下的呢。”
慕九歌脑子嗡嗡作响,“怎么会,师父……怎么会死……”
他可是战神啊,是活了无数年谪仙啊,怎么会为了她这个叛逆的徒弟死去。
“对了,瞧你这么可怜,就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慕潇潇笑的格外恶意,“你一直以为当初在九尺冰山上,冒死救你的是欧阳楚吧?不然怎么会爱上他?啧啧,英雄救美,以身相许,多美好啊!可惜……
可惜,真正救你的人,不是欧阳楚,而是你师父!
而是你师父……
是你师父……
慕九歌愕然的瞪大眼睛,猛地一口血涌上心口,吐了出来。
她浑身颤抖不止,没想到,她的一生,都被如此欺骗利用,甚至是害死了养她育她的师父。
她恨,她恨。
恨自己的愚蠢,恨慕潇潇和欧阳楚的歹毒。
“慕潇潇,你不得好死!若是有来生,我一定要将你扒皮剔骨,让你灰飞烟灭!”
慕九歌竭斯底里的嘶吼,生生泣血,仿若刻入灵魂的诅咒。
慕潇潇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神慌,气怒骂道:
“可惜,你没有来生了!慕九歌,去死吧。”
话说,她扬手一挥,一道灼热的灵力就刺向慕九歌,刹那之间便贯穿了她的肚腹。
慕九歌的气息随之散尽,但她的眼睛,仍旧通红的盯着慕潇潇。
恨意入骨……
“脱!把她给我脱光了,绑好了!王员外最喜欢玩特殊虐待了,就让她被一次玩死。”
慕九歌只觉耳边闹哄哄的,头痛欲裂,睁开眼睛,就看见两个妇人正拽着她,粗鲁的将她的衣服一件件的往下扒。
不远处,站着一名红衣女子,她面容娇美,一双丹凤眼里含着笑,可眸底却盛满了恶毒和得意……
这熟悉的场面,让慕九歌猛地一震。
这不是十年前么?
那时她被寄养在旁支叔父慕荣家,表姐慕秋霜为了得到灵药,便将她卖给了好.色的王员外。那王员外还是个虐待狂,用了各种刑具折磨她,把她弄的浑身伤残,差点死掉。
事后,他们更是互相勾结,说她勾.引王员外,自愿嫁给王员外为妾。
他们收了王员外的高价聘礼,便逼着她嫁过去。
慕九歌才十五岁,便声名具毁,大婚之前,她拼死逃了出去,但身上也因此留下来很多无法痊愈的丑陋疤痕,甚至是重伤了修炼根骨。
以至于她后来即使吃了师父无数的天才地宝,都始终修炼寸进,突破困难。才会自卑懦弱,被慕潇潇和欧阳楚利用,悲惨走向死亡。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回了十年前,一切噩梦还没开始的时候!
慕秋霜,害她失去了清白之身,断送了修炼之路,直接毁了她的一生,真是该死!
慕九歌猛地握紧手指,胸腔里恨意滔天。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这一次,她定要改写人生,让慕秋霜血债血偿!
见慕九歌身上几乎快没了衣服,慕秋霜十分满意,恶劣的讥讽。
“慕九歌,你生来丑陋,毫无容色,又是修炼废柴,人人厌恶嫌弃,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男人会看上你。
这是表姐给你破.处的机会,待会记得好好享受。”
慕九歌抬眼,冰冷的视线犹如冰刺般射向慕秋霜,气场强大的让人刹那恐惧。
慕秋霜陡然一僵,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些。
她无比意外的看着慕九歌。
这软弱无能的小丫头,怎么眼神会突然如此犀利。
不过,再怎么犀利,还不是她慕家的养女?
一个任由她打骂的小废种杂种,凭什么敢这么看她?
想到此,慕秋霜又有了底气,恶狠狠地骂道:
“还敢瞪我?看来你是迫不及待了,我这就将王员外叫来,弄死你!”
慕秋霜转身,还没走几步,便听见背后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是她手下妇人的声音。
只见一个妇人正倒在地上,手捂着肚子,嘴角染血,痛的哇哇直叫。
她是被慕九歌一脚踹成重伤的。
另一个妇人见此,大怒的扬着巴掌朝着慕九歌挥来,“我打死你个小贱人。”
慕九歌从床上站起来,利落的一脚踹在妇人的下颚上,伴着“咔擦”一声,这妇人便满口鲜血的倒在了地上。
她捂着嘴,惊恐的往慕秋霜脚边爬。
“三小姐,她、她有灵力。”
慕秋霜脸色陡变,上上下下打量了慕九歌好几眼,感受不到慕九歌身上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后,这才张口骂道,“放屁,她就是个废物,哪儿有什么灵力!”
“可她,她把我们打成重伤……”
“不过是蛮力大了点罢。敢在我面前动手,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小废物。”
慕秋霜一步踏前,周身灵力骤然释放。
她是慕家这代中的翘楚,仅仅十六岁便是三星灵武者,整个慕家也没几个年轻人能打的过她。
收拾灵力全无的慕九歌,绰绰有余。
妇人见此,满腔的畅快狰狞,三小姐出手,慕九歌必死无疑。
敢动手打她们,就要付出更加惨烈的代价!
慕秋霜运转灵力,手握成拳,气势如虹的朝着慕九歌攻击去。
慕九歌气息薄冷如霜。
即使她现在灵气全无,但三星灵武者,她还不放在眼里。
“你既喜欢废物这个词,我就把它赐给你。”
慕九歌拿起床边挑床帐的杆子,猛地一下就刺穿了慕秋霜的丹海穴。
瞬间,她的灵力就从里面四散而出。
慕秋霜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肚子,那是修炼人的灵力之源啊,丹海穴被破坏了,便会成为一辈子的废人,再也无法修炼。
慕九歌怎么敢,怎么敢废了她的修为?
“慕九歌,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慕秋霜狰狞的红了眼,咬牙切齿的从怀里拿出一个暗红色的瓶子,“这是我特地找人炼制的情毒,碰了它,纵然你是大罗神仙,你也得变成人间荡妇。
我要亲眼看着你,凄惨去死!”
话音落下,慕秋霜打开瓶盖,猛地将瓶子里的液体朝着慕九歌泼去。
这毒只要沾到,便会疯魔。
慕秋霜距离慕九歌很近,液体泼出去,眨眼就到了慕九歌的面前,她速度再快,也来不及躲。
然,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慕九歌的精神力席卷而出,无形的力量,控制着半空中的液体,生生的转了弯。
“哗”的一声,尽数泼在了慕秋霜的脸上。
慕秋霜脸色煞白,仿若见了鬼,“你你你,你怎么可能……操纵精神,精神力……”
那可是只有站在巅峰的顶级炼药师才有的能力啊!
整个南疆帝国,都找不出三个人来。
慕九歌,废柴慕九歌怎么可能有如此逆天能力?
慕秋霜想不明白,眼下她也没时间多想,因为情毒,生效了。
无法抗衡的难受灼热感让她感到恐惧,顾不得面子,急忙朝着慕九歌求救。
“慕九歌,救我,救救我!好妹妹,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
“自作孽,不可活。”慕九歌嘴角轻勾,好整以暇的穿好衣服,“你想毁了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见慕九歌根本不会救自己,慕秋霜恨的破口大骂,“贱人,杂种,我娘不会放过你的……”
求救的时候就是好妹妹,不救她就是小杂种,这种人,前世她还觉得她本性并不是坏透了。
当初真是瞎了眼。
好在这次,她成功自救。
慕秋霜越骂声音越小,眼神也不受控制的变得浑浊,迷乱,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慕九歌满意的看着她这个模样,因果报应,这一次,她便让慕秋霜好好地尝尝,被人折磨到死的滋味。
两个妇人早已被吓得瑟瑟发抖。
她们顾不得身上疼痛,尖叫着就爬起来要往外跑,“救命,三小姐出事了,救命……”
慕九歌眼底里尽是冷意。
她步伐极快,眨眼时间便到了两人身后,手起而落,两妇人应声倒地。
这俩人上辈子跟着慕秋霜作威作福,暗地里也沾了不少人命,也是该死。
处理完他们,她目光沉沉的看着院子门口的方向。
上一世,王秀英带人来当场抓奸,慕九歌因此名声扫地,才有了那样凄惨的后来,这一世,哼!
慕九歌眼底闪过恨意,既重活一世,她再不会让自己落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她调整内息,撑着身体,将两个妇人拖到柴房里藏着,再独自去了厨房。
点火煮菜。
没一会儿,王员外急不可耐的闯了进来,直奔房间,很快,里面便响起了欢快的声音。
慕九歌听着里面的动静,薄唇轻勾,很快就有好戏看了呢。
果不其然,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院门被人一脚踢开。
一群人议论着,鱼贯而入。
“不知廉耻!慕九歌竟敢做出这等和男人苟合的下作之事来,简直是将我们慕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若不是被夫人察觉到,我们现在都还要蒙在鼓里。”
“如此道德败坏之人,我们慕家断然不能再容她。老爷,夫人,请务必要将慕九歌抓出来,赶出慕家!”
王秀英冷笑,厌恶的道:
“诸位宗亲长老放心,我掌管慕家后院,最不耻便是这种伤风败俗之事。我今日来,便是要亲自清理门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