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美文同人 > 盛宠良妾

盛宠良妾

宋玉儿祁乾元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及笙当日突生变故,爹爹被众人推向高位,是福是祸?娘亲突然亡故,是有预谋还是他人杀害?步步相扣,这男人怎么什么事儿都能算中?愿得一人心,一世不离分。这人,真是自己的良人吗?

主角:宋玉儿祁乾元   更新:2023-08-08 02: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玉儿祁乾元的美文同人小说《盛宠良妾》,由网络作家“宋玉儿祁乾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及笙当日突生变故,爹爹被众人推向高位,是福是祸?娘亲突然亡故,是有预谋还是他人杀害?步步相扣,这男人怎么什么事儿都能算中?愿得一人心,一世不离分。这人,真是自己的良人吗?

《盛宠良妾》精彩片段

是夜,连最聒噪的虫儿们都停止了鸣叫,四处高墙黑压压的笼罩着,营造出一种逼迫感。月亮半躲在乌云后面,天上只有微弱的几点星光,夜色迷蒙,御书房里却仍是一派通明。
噔噔,噔噔...
走廊尽头传来一些声响,侍卫警觉去看。原来是一名提着宫灯的青衫婢女在前指路,走在最后面的另一婢女双手端着托盘,盘中的细瓷碗严严实实的用盖子盖着,瓷碗上画着一支并蒂莲,栩栩如生。而在她们中间那穿着如意云纹衫姿态端庄的女子,是日前最得圣宠的虞妃娘娘。
走到御书房门口,侍卫正要行礼,被虞妃伸手制止了,示意无须禀报,径直走了进去。刚进门槛,只听里面传来一声巨响,应该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许是圣上又有了烦心事,虞妃暗自思量。走进去,只见文德帝一只手支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按着太阳穴,模样万分疲惫。
而在御书房桌子正前方,果然躺着一堆卷轴与一些奏章。
虞妃心疼的看着文德帝,怪自己无法为他解忧,一念瞬起瞬灭。便俯身去拾那卷轴奏章,却发觉卷轴上画着的是各家秀女的肖像。虞妃只觉得自己心口突突的跳快起来,呼吸有片刻的艰难,但很快便恢复了神情,仍然端庄的笑着,把拾起的东西重放回了桌上。
“圣上莫要如此劳累,保重龙体要紧。”虞妃樱唇轻启,声音婉转明丽。说罢从婢女手中取来那瓷碗,芊芊素手拿开盖子,对着瓷碗细细的吹。“这是臣妾熬的参汤,现在已经不烫了,您尝尝。”
文德帝闻言抬起了头,见是虞妃,急忙起身:“你身子还没有休养好,怎么这般折腾自己。”边说边把那参汤接过来放在桌上,尔后把虞妃小手包在自己大掌之内轻轻揉着,语气半是责备半是宠溺。
“臣妾与圣上相比,怎敢称的上劳累。”虞妃仍是笑着,看向文德帝的眼睛里含着水一般的柔情。
“玉儿如今真要与我这般生分吗,无人时但可叫我乾元。”文德帝见虞妃开始像其它宫中女子那样与自己虚与委蛇,不禁有些愠怒。
“玉儿遵命。”虞妃说完俏皮一笑,本来苍白的脸色倒明亮了几分。“玉儿这次来,是想恳请您允我出宫,娘亲的忌日要到了。”说完这话虞妃的神情有些悲伤,眼泪聚于眼眶有决堤之像。文德帝瞧玉儿伤感心疼的抱她入怀。
“近来朝中事物甚为繁忙,我无法陪你一同回去。我会派朝中护卫乔装暗中保护你西下,玉儿再派人去太医署一趟,带好补身子的药物,莫要耽误了身体。”文德帝为虞妃想的甚稳妥。
虞妃娇嗔的点点头,自是明白圣上的一番怜爱之心。
陪着文德帝说了会儿贴己的话,虞妃不便多做停留,起身告退了。
这天,阳光十分明媚,郊外的一座墓地前跪着一名女子,正是那虞妃。在她身后立着一名叫锦茵的贴身婢女,倒也长的清秀可人,手脚伶俐的帮忙摆出各种祭品。见虞妃准备烧纸钱,急忙端上火盆。
虞妃烧完厚厚的一叠纸钱,与自己娘亲说了几句话,正准备起身离开,却看见锦茵面色不善的看向来路。她讶异的转身去看,原来是那“太子妃”来了。
来人一身绫罗绸缎,花纹为金线绣着的大朵牡丹,一支凤钗插在发髻上,欲展翅高飞般。这女子面容精致,却由于紧绷着脸色显得格外盛气凌人。
玉儿端起微笑,目光懒散:“太子妃姐姐哪里听的风声,也来祭奠我娘亲。只是难为姐姐日日都能穿的如此喜庆,还望莫要忘了自己处境才好。”话语之间极尽讽刺。
那女子显然不喜她叫自己太子妃,听到这个称呼之后脸色大变。指着虞妃,道:“你少在那里得意,圣上只是觉得亏欠你才对你好,圣上才不会爱上你这种山野莽夫生出的女儿。”
虞妃抬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明白姐姐是因为得不到故意说出这话来编排我,以便离间我与圣上感情。”身体却没有语言那么坚定的轻微抖了一下,藏进了衣袖里的手暗暗握了起来。
“你有什么资格让本宫编排你,圣上当年布局抓获武林那群人,谁知却阴差阳错的害死你娘。”说完看看玉儿瞬间苍白的脸色,觉得十分解气。“我不信你不知道,我倒真佩服你沉得住气。”
见玉儿身子摇晃像要站不稳,那女子十分得意,说:“还有你的孩子,圣上要真万分珍惜你,怎么没有处死害死你孩子之人。”
“你没有证据,莫要含血喷人。”虞妃语气已然没有刚开始那般自信,犹自在强撑。
那女子轻蔑一笑:“本宫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主。这是那日我从圣上处得来,你自己看罢。”说完扔下一物,转身离开。
虞妃见那女子离开,强撑的神经一放下,便颓然坐在了地上,看着墓碑轻呼:“娘亲……“锦茵见自己主子坐在地上连忙去扶,说:“姑娘莫要信那小人所言,奴婢瞧着圣上甚为爱娘娘。”
锦茵看着娘娘手里握着一枚雕着老鹰的令牌,不理解怎么这东西会让娘娘如此失控。只见虞妃眼里渐露恨意。半晌才说:“我们回宫。”
翌日,虞妃叫锦茵去请那“太子妃”过来。
一会儿工夫,那女子就来了,仍是十分盛气凌人。见玉儿神色疲惫,不由笑了起来。开口道:“妹妹叫我来何事?不是让我来看妹妹这暗自神伤的样子的罢。”说完便坐在了凳子上,还没有她们坐着自己站着的道理。
虞妃拿起桌子上的桃酥轻咬了一口:“如果圣上看到我在你面前出了事情,不知会不会责怪于你呢。”
那女子十分戒备,看着玉儿,没有说话,不知道玉儿到底演的是哪一出。此时,外面的小太监尖着嗓子叫起来:“皇上驾到。”虞妃这才笑了起来,然后拿起匕首捅在了自己胸口之上。看着这“太子妃”:“你不会赢。”
那女子觉得恐慌,立马起身离开,但文德帝已经走了进来。
文德帝进门见玉儿倒在了血泊之中,只觉心慌异常,语气不由得暴躁起来:“怎么回事!”锦茵跪在地上,双肩急剧的抖了起来,原来是哭了:“皇上,奴婢也不知怎么回事,今日前太子妃娘娘突然来看虞妃娘娘,奴婢只走了一会儿,娘娘怎么就出了事情呢,屋里只有娘娘和她两人啊。”
文德帝转头去看那女子,目光狠厉。那女子连忙跪在地上:“圣上,这与臣妾无关,是她自己捅自己的,是她自己!”
“闭嘴,玉儿为何要这么做,你休要胡言。”说完便连忙去看怀中女子。虞妃神智还略显清楚,见是文德帝,说:“你……你来作甚,害死我……娘亲,如今又伙同这女子害死我,你……放开我。”说完咳出一口鲜血,触目惊心。
文德帝没料想玉儿会这么说,一时间却又不知如何辩驳,只觉得心痛异常,像是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正在快速流走一样。把玉儿打横抱起,向门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快宣太医,快宣太医!”完全失了仪态。
那女子见文德帝要离开,顾不得许多便拽着文德帝的衣襟:“圣上一定要相信臣妾,臣妾是清白的。”文德帝想也没想用里一挣,那块衣料完整的断了下来,自始至终没有再看她一眼。女子本全身使力,此时突然失了依靠,只抓得一块衣襟倒在了地上。身体的痛比不得心里的痛来的更为猛烈。女子双目涣散,没有再说什么。
虞妃这时却笑了起来:“我死了便……便可成全你们,何必……何必假惺惺。”说完去看那女子,轻蔑的笑了起来。自己一死,文德帝必定不会放过那女子,死在自己最爱的人的手里一定最痛苦。看着自己所爱之人死去也必定痛苦异常。她下不去手杀了祈乾元,只有杀了自己。
文德帝见玉儿在自己怀里慢慢失去了呼吸。悲痛万分,流下了眼泪。
文德初年,文德帝宠妃虞妃逝世,文德帝哀痛,举国皆服缟素。
三月伊始,伴着桃花在枝头开的灿烂,望月山庄内也是一片欣欣然,到处张灯结彩,原来是这庄主独女今日及笄。按说及笄只是女儿家的事情,无须过分张扬。但宋阳崖此人在江湖地位特殊,不少青年俊秀想攀宋家高枝。于是乎,都赶往望月山庄。未娶亲的,未弱冠的,甚至和离的,都想趟这滩水。
宋阳崖为人正直,做事低调,不喜欢过分张扬。但同道中人贺喜也不好意思拂了面子,就这么听之任之,就闹得女儿不高兴了。这厢,刚走到女儿闺房门口,就听见抱怨声传出来:“娘亲,您看爹爹,女儿是多么不讨爹爹喜欢,还才刚到了年纪,就想要把女儿送走。”末了,还轻轻的耍小性般轻哼了一声。
“难道我的玉儿不想要找到如意郎君吗?”宋阳崖走进房中,就看见自己夫人拉着宝贝女儿的手,微笑着在劝说。宋阳崖的夫人名百里青莲,出身百里世家,因为太过神秘,江湖上关于百里世家的消息甚少。只是这百里青莲长相极美,琴棋书画样样无可挑剔,虽然武功平平,当年也让江湖上不少人暗暗嫉妒宋阳崖。
再看这宋玉儿,眼底生海波,虽然年纪略小,已经看出了美人胚子的样子,嘟着嘴生气的样子让人无限怜惜,隐约可见嘴角边两个小梨涡,可爱之极。
宋玉儿瞧见自己爹爹走进来,连忙把头转到背向他的另一边。
“玉儿,人都来了,爹爹总不好赶人家吧。到时候不喜欢只管说,谁还能把我女儿抢去不成?就当今天多了些玩伴,往后找个你喜欢的。”宋阳崖忍住笑意调侃女儿,模样慈爱,目光里无限宠溺。
宋玉儿听完自家爹爹一番话,这才露出笑容:“我就知道爹爹疼我,我才不找什么莽夫,我未来的夫君要我自己挑选。要顶天立地,只爱我一个,只娶我一个。”
宋阳崖和夫人相视一笑,女儿太过霸道,真的要认真挑选女婿才好。两人看女儿心绪转好,交代了几句话便开始出去招呼客人。
宋玉儿看爹爹娘亲都离开之后,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心想这样不妥,还是要出去看个究竟。于是提着自己的裙摆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大厅内侧,正猫着腰准备探头去看时,忽听到后边有人低声叫自己。下意识转身去看,却不小心踩到了裙角,正要倒地那刻,来人及时的扶住了自己。宋玉儿抬头看,是莫绍文。不由奇道:“馍馍,你怎么在这里,爹爹不是有事情交给你么?”
这莫绍文看起来风尘仆仆,一双眼睛却亮的吓人,他抓住宋玉儿双臂问道:“玉儿,师父要把你许配给别人了吗?”
宋玉儿吃痛的惊呼一声,尔后赶紧捂住了自己嘴巴。左右都看了一遍,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舒了一口气,然后拍掉了莫绍文的手。
再拍拍自己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说:“叫我师姐,没大没小。爹爹挑的人我才不要呢,我要自己去找。放心吧,就算师姐嫁人了,也会会经常回来的,你还是跟着师姐混,师姐会照顾你的。”说完拍拍自己正在发育的小胸脯,做出小霸王的样子。
莫绍文顺着宋玉儿的手看去,脸倏地红了,听玉儿说没有嫁的人,心里松了一口气。
前几天刚办完师父交代的事情,就听说武林中开始传玉儿嫁人的消息,便快马加鞭赶回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紧张什么。可能也是不愿意面对自己内心,莫绍文你何德何能,师父会把玉儿嫁给你呢。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玉儿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能和她这么亲近,要是玉儿知道自己抱着这种想法与她相处,怕是以后都不能见面了吧。莫绍文心里不由又变得酸涩起来。
玉儿还在探头看外面的情况,莫绍文立即恢复自己的神情。“诶,馍馍,你看啊,那不是唐门唐思途那小子嘛,一年没有见,好像长高了不少嘛。”说完看看自己的小身板,撇了下嘴巴,莫绍文看见她这般神情,不由得笑了,是吧,像这样陪着她就够了,还奢望什么呢。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说:“是唐公子。”
“去年说什么送我最新的武器,什么武林无可匹敌,谁知道是一枚失败的炸药,还好我跑的快,不然早就毁容了,你猜他,今年会送我什么?我要不要先整整他?”
真羡慕唐思途,可以这么与玉儿相处,莫绍文在心里暗自作着比较。顿了顿才对宋玉儿说:“你开心就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