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美文同人 > 修行者犯罪调查科

修行者犯罪调查科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你好,这里是修行者犯罪调查科。”“啊,警官。我家的猫跑到树上了,能帮忙抓下来么?”“……”这里有毒舌的颓废大叔,这里有热血的小鲜肉,这里还有又暴力又漂亮的冰山女警!!这是一场鸡肋部门逆袭诸天万界的大冒险!!!。谁说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主角:   更新:2023-08-08 05: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修行者犯罪调查科》,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你好,这里是修行者犯罪调查科。”“啊,警官。我家的猫跑到树上了,能帮忙抓下来么?”“……”这里有毒舌的颓废大叔,这里有热血的小鲜肉,这里还有又暴力又漂亮的冰山女警!!这是一场鸡肋部门逆袭诸天万界的大冒险!!!。谁说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修行者犯罪调查科》精彩片段


房间不大,窗帘都被拉上,显得不怎么明亮。
傅青笛端坐在椅子上,有点发愣。
他不是没有幻想过自己的上司会是个什么模样。或威严、或睿智、或者雷厉风行,这些都符合他的预期,但无论如何,那一脸颓废,手拿情色杂志的谢长生必然不在他的设想之中。
更何况今天居然还有人说,这谢长生还被称为史上最弱!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史上最弱的调查科科长?
难道这就是自己今后的顶头上司?
跟对人做对事,这个道理傅青笛自然明白,成为一名将罪犯绳之以法的警察是他‘做对事’的理想,但这位谢长生,真是那个可以‘跟对人’的上司么?
傅青笛心里也想不明白,任谁刚来工作,就被人说了一堆关于自己领头上司的小话,心里总要有几分忐忑。
年轻的新人偷眼向坐在旁边的谢长生瞧去,此刻,这位让他看不透深浅的顶头上司,正软绵绵的瘫靠在沙发里,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情报影像。
而那位清冷秀丽的女警——白行菲则站在桌前,操作着手中的灵能约束器,在房间中央投射出拍摄好的立体影像。
影像中是一大片疯长的灵田,有着明显人为破坏后的痕迹,墨绿色的植物茎干纠缠在了一起,硕大的绿叶边缘生长出锯齿样的骨质物,随着茎干的扭动,割裂着身边的同类,湖蓝色的植物汁液随着一次次的切割被挥洒的到处都是,疯狂的生长与惨烈的死亡同时存在于这片土地上,在彼此的纠缠攀附间生形成了一片高达数百丈的密林。
“怎么这么眼熟,挺像是采集青灵液的灵田?”谢长生疑惑的看了会,有拿不准的问道。
“没错,这就是出产青灵液的灵田。”
白行菲点点头,微微张开手掌,悬于半空中的影像随着她的手势放大了数倍:“案件来自青灵界,我们可以看这里,灵田被破坏的非常彻底,负责灵田生态调配的幻阵也被人剥离,虽然很多位置上都遭到了破坏,但从整体痕迹来看,还是很明显,这是很典型的团伙作案手法,不然不可能剥离的这么整齐。”
“啧啧啧,手法还挺专业的么。”谢长生歪歪斜斜的瘫坐在沙发里,两只脚高高的翘在桌子上:“阵法剥离普通的修行者可玩不转,这不会又是什么高门大派里跑出的熊孩子干的吧?为什么要剥离幻阵,这些能组合出对人体有效的致幻类刺激么?”
白行菲想了想,摇头道:“理论上所有的幻阵都能实现致幻类精神刺激,并具有成瘾性,但这还得讲究个能效比吧,这种幻阵是针对青灵液采集特制的植物向阵法,致幻只是其中的一个附加功能,我觉的从组合精神刺激型法阵的角度去思考,不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也不好说吧,又不是没有这样的案例,当然了,咱们也不可能现在就给案子定方向。”谢长生像是烟瘾犯了,高高翘起的双腿一错,从身上摸出个烟斗塞进了嘴巴,就想要点着。
咚咚!
白行菲冷着脸敲了敲桌子,及时制止了某位烟鬼想要污染环境的举动。清冷的绝色女警似乎有着天然的寒冰光环,在她的目光注视下,谢长生讪讪的将腿从桌子上挪下,将烟斗拿开。
白行菲当着新人傅青笛的面不好说什么,不满的瞥了一眼谢长生道:“我认为幻阵的盗取是本案的关键,灵田的生态暴走只是幻阵盗取所造成的后果,如果不制止这伙人继续盗取幻阵,恐怕整个青灵界都会陷入无青灵液可采集的局面。”
“根据已经获取的现场情报分析,盗取团伙的人数在八到十名,其中,根据可以采取到的痕迹推测,筑基期至少四名,金丹期至少三名,当然,不排除有元婴级的罪犯存在。”
“同时,根据盗取灵田的位置来分析,被盗灵田多分布于各个公共传送点附近,并有逐渐往外扩散的趋势,目前,青灵界公共传送点合计二十七处,和被盗灵田相关的有九处,根据我的分析,该团伙很有可能选择青灵界东十二、十三,南二十一这三处传送点周围的灵田来下手,因为从盗取的扩散趋势来看,这三个节点距离最新的案发地是最近的。”
咚咚!
“是基于什么理由来这么判断?”难道正经下来的谢长生敲了敲桌子,打断了白行菲的话:“二十七个传送点,难道对方不会采用蛙跳式来选择下个犯罪地点么,这样的行动模式不是更为隐蔽,以十二、十三、二十一离前次案发点比较近,来作为预判犯罪地点的理由不充分吧。”
白行菲安静的听完后道:“是这样,谢科,我手上有一份完整的阵法资料,我发现了这类幻阵的一些特点,简单点说就是阵法与阵法之间具有组合增幅的作用,单位面积内的幻阵数量越多,幻阵的效果越强,反过来说,当某区域内的某个幻阵出现了故障,那么幻阵周围的所有同类阵法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因此,我之所以预判对方会在十二、十三、二十一这三个节点进行犯罪,也是因为阵法组合增幅的缘故,已经被破坏了阵法的区域,会比没有遭受破坏的区域更容易下手。”
“说的好!其实这点我早就知道了,就是想考考你,没想到小菲的情报分析工作做的很细致认真嘛!”谢长生夸张的起身鼓掌,捧哏嘴脸十足,就差没求欢呼求掌声。
摊上这样的上级也真是没辙没辙了。
白行菲一头黑线的看着谢长生表演,努力忍住掀桌子暴走的冲动,正色道:“谢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申请至少三名专员接管此案,以便对三个传送点进行布控。”
“三名?”谢长生摸着下巴打量一圈,失笑道:“现在家里就我们俩加新人,倒正好是三个,不过你不会打算这么快就让新人上一线吧,正常都要走完新人指导才行。”
白行菲没有说话,在她眼里,谢长生才是那个最后做决定的人,无论谢长生怎么说,她都会执行。
“要不然这样吧……”谢长生想了想,手中的烟斗转了两圈,轻巧的立在了指尖上:“白行菲你来负责南二十一号传送点,东十二跟东十三距离相对较近,我来带新人搞定,反正是蹲守的活,发现不对劲直接呼叫支援就行,我居中策应,小菲跟新人这块我都能照应的到。”
“让新人来?”白行菲下意识的发声,眼光向角落扫去,那个位置上,新入职的傅青笛正端坐在那里,表情严肃。
“没问题,警务专修学院毕业,标准的体修传承,这什么追踪蹲守不是小意思,别小瞧人家玩体修的,人鼻子都能练成狗鼻子的好不好。”谢长生大包大揽的一挥手,冲着端坐在角落的傅青笛说道:“新人来表个态,有没有决心。”
“保证完成任目!!!”
铿锵有力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傅青笛猛然起身行礼。
谢长生被突如其来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不由得失笑道:“还是新人有精神,那咱们就这么安排,今天出发去青灵界,差不多两天就能抵达,小菲你跟新人交代下需要注意的事情,我先去后勤安排下位面传送舱的事情。”
“是!”白行菲和傅青笛致礼道。
谢长生见状也不多言,转过身就推门离去。
白行菲目送着谢长生离开后,看向傅青笛,清声道:“你的装备都已经领好了吧?”
“领好了,小菲姐。”傅青笛忙回道,从面貌上看白行菲和傅青笛年龄相差不大,甚至白行菲还显得更年轻一些,不过两人都是金丹期的修行者,实际年龄也不是那么容易看出。傅青笛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不过对方既然是自己的前辈,叫对方一声小菲姐,一来是略表亲近,二来也是为了传达尊重。
“这次行动是蹲守,也有可能会涉及到抓捕,你是新人,所以有两件事情一定要自己注意。”白行菲无疑是个认真负责的性子,一板一眼的与傅青笛叮嘱。
“您说,小菲姐,我记下来。”
白行菲点点头,接触时间不长,对面这位新人虽然有点稚嫩,但能感觉出来专业素养还不错,遂道:“第一是不要穿制服,这次是便装行动,案件情况不明之前,我们尽量不要暴露身份;第二是安全问题,你是新人,按说不应该这么早上一线,但咱们科人少,所以你也要顶上去,但一定不要逞强,我和谢长生科长的经验都比你丰富很多,有情况务必先跟我们联络,记住,一定不要擅作主张。”
“是!”傅青笛迅速将这些交代都记了下来,不知怎么,在听到谢长生科长这五个字时,微微怔了下,多半是想到了在装备处中,别人丢出的那几句小话。
白行菲是位很敏感的女警,瞬间察觉到这个情况,不由得疑道:“怎么了,你有话说?”
“啊!没有……没……没有!”傅青笛慌忙摇手,他怎么说,难道说自己因为别人几句小话,就对顶头上司存了顾虑?
白行菲微微皱了下眉头,细声道:“以后就是同事,有什么话都可以直言,大家今后相处,藏着掖着可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是,就是……”傅青笛尴尬的挠了挠头,解释道:“就是今天在装备处,听人说了谢科长几句坏话。”
白行菲一怔,万万没想到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由得脸色有点不好看,沉声道:“我知道这些人会说什么,虽然你是新人,但也要懂得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问题,而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只说一点,你可以去警务档案科那边去查阅年报,如果我们真的很差,为什么在修行者联盟近万处的犯罪调查科中,我们科的破案率排名一直位居前五呢?”
……
……
请各位书友多支持,多收藏,多分享,群号:483532976


轰——
巨大的位面传送舱闪过虚空。
在一次次与灵能轨道的交错中,稳定保持着有节奏的律动。
这是修行者联盟常用的位面穿梭运输工具,通过事先折叠空间所架设好的灵能轨道,数天之内就能在两处大千世界之间跑个来回,若是那种依附在大千世界上的小世界,一两个时辰之内就快速能抵达。
如今被修行者联盟用来建立连接各个大千世界的交通网,一来是方便修行者出行,二来是便于输送物资和维系统治。
傅青笛身着一套黑色的修身衣裤,外面套了件短款的棕色外套,有些心绪难定的坐在传送舱窗口处,或许是第一次执行任务,总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而在他不远处,则是呼呼大睡的谢长生和闭目养神的白行菲。
这是一艘可以容纳三百人的民用传送舱,传送舱内的人不多,均是神色安然的普通修行者,修行者文明高度发达的今日,修行已成为了一种常态,筑基已是最基本的要求,金丹更是比比皆是,但对于资质普通的寻常人而言,金丹已是他们可以触摸到的修行顶点。
要知道,踏入金丹期便意味着至少拥有三千年以上的岁月。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拥有三千多年的生命,又是统御诸多大千世界的修行者联盟一员,自然安享着种种来自联盟的福利,完全可以非常舒服的享受漫长一生。
因此,许多普通人知道元婴无望后,索性放下执念,去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追求,而其中最常见的就是以旅行为目标的背包客,选择在数千年时光里,领略不同大千世界的各异风光。
此刻,坐在傅青笛身旁的便是这样一对背包客,一对老夫妻,安静翻阅着手中书籍,不时还互相低语几句。
不过傅青笛坐立不安的样子,无疑被这对老夫妻察觉,许是傅青笛的面孔太过年轻,老人以为他是第一次乘坐这种穿梭位面的交通工具,遂安慰道:“年轻人别紧张,这东西很安全。”
傅青笛没想到身边的老者会说出这样的话,忙摆手示意道:“没,没……我这没紧张!”
老人将傅青笛的慌乱看在眼里,不由失笑道:“你这年轻人从上来就不安分,坐也坐不稳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当年第一次坐这东西也是这样。”
老人身旁的老妇人却轻轻拍了他一下,示意老人话别说太满,很容易会伤到年轻人的脸面。
傅青笛被老人的话窘的面色通红,总不能说自己是第一次参加任务,因此太过紧张,所以才支着脖子四处乱瞄。
这也太丢人了不是……
不过那位老人却洒然一笑,有意转移话题,他指着窗外道:“咱们修行者联盟虽统治着六个方向上的数万大千世界,几十万的小世界,但往前数一万六千三百年出头,想要走这条道还没这么舒坦,那时传送舱穿梭位面时的风险可不小,要是再往前数一万多年,只能依靠化神期以上的强悍肉身来横渡虚空,可现如今别说元婴金丹,便是普通的筑基炼气也能轻松穿梭。”
傅青笛一愣,老人说的这些都是常识,修行者联盟统御诸天万界,并分化出六个方向进行统治的事情没人不知道,但连一些细节上的年份时间都了如指掌,就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遂道:“老先生知道的还挺清楚。”
“哈哈,老本行了。”老人一笑,从身旁掏出了几册书指着道:“鄙姓徐,一直在做修行者联盟的史料研究教育工作,所以很多事情都记在脑子里。”
“噢,原来是徐教授,那您这去青灵界也是为了做研究?”
“教授不敢当,如今不过是个赋闲的老书生,早年间,我曾听闻青灵界有青灵夜舞现世,是难得一见的人间盛景,所以才打算携老妻前去一观,只是听说此景数十年难见一次,就不知道这回要滞留多久才能一饱眼福。”
傅青笛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言相告,只是隐去了具体情况,也算是寥表善意。“不过……不过这段时间青灵界可不太平,老先生可要注意。”
“待在家里太平,那还有祸从天上落之说呢。”徐姓老人着实是位洒脱之人,浑不在意的挥挥手。
正在此刻,一直平稳行进的传送舱内突然传出一道女声。
“各位乘客请注意,因前方青灵界二十一号传送点信号干扰较大,传送舱将跳跃至其他轨道,预计在半刻钟后抵达通往青灵界二十号传送轨道,跳跃轨道中请不要随意走动,期间可能会产生轻微颠簸,请务必系好安全装置。。”
轨道跳跃是传送舱常见的一种突发状况,在无法准确定位信号的前提下,为了确保传送安全,选择跳跃到其他轨道是很正常的事情。
舱内的旅行者们也见怪不怪,三次播报之后,纷纷起身开始检查安全装置,有心大的则安然坐着,全没有将播报当一回事。
就在此刻,因为播报而略略有点纷乱的舱内,一道莫名的气息显现,于悄然中开始蔓延,宛若游蛇般向传送舱的后方探去。
安睡中的谢长生,在气息出现的那一瞬间就悄然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的向着周围打量了几番,嘴角微微上扬,似笑未笑的轻轻碰了下身旁的白行菲。
被播报打断谈话的傅青笛则猛然站起身来,这莫名气息刚刚出现的瞬间,他识海中蕴养的灵觉便骤然一动,要知道,傅青笛修炼的体修之法来自万物归源法,最善变化肉身和育养灵觉,从某种角度来说,修炼此法有成的他,拥有着近乎野兽般的直觉。
但此刻,嘈杂的传送舱环境无疑干扰到了傅青笛,在身旁徐姓老者及其夫人的注视下,傅青笛单手轻拍椅背,在一片诧异的目光中跃至通道中间。
像是一滴冷水落入了沸腾的油锅,原本蛰伏游走的气息似乎被傅青笛的举动给刺激到,突然加速向舱后冲去,这莫名气息在骤然间撕去伪装,化为数道肉眼可见的灰芒在传送舱中游走,隐约还有诡异的哭声传出。
“是谁在发动尸傀道法!”
传送舱内不乏见多识广之辈,立刻有人惊呼出声。
呼——
一阵风声响起,傅青笛追着数道灰芒极速掠去,他自然知晓,尸傀道法为傀修者传承中的一支,修此道法者可以操纵尸傀行事。而此刻,正是传送舱轨道切换之时,尸傀多是力大无比、性情暴虐之物,如果在这个时候给召唤出来,总不能是来维持安全秩序的吧。
难道是有人想行劫机之举?
就在此刻,不远处有低沉的嘶吼声炸响,靠近舱尾处,两道身影突然极速膨胀,瞬间撑破了伪装的衣物,漫天飞舞的碎屑中,周围的旅行者慌乱躲闪。
那是两头几乎顶到天花板的巨大野兽,遍体发青,瞪着一双死灰般的眼睛,腥红巨口大张,獠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伸出。
“尸傀兽!!”
人群中有人惊慌的喊出了声,这可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玩意,在修行者联盟征伐诸界的战场上,这种尸傀兽向来是最好用的突击炮灰,皮糙肉厚,力大无穷,高级尸傀兽甚至能与金丹期的修行者抗衡。
在纷乱退后躲避的人群中,唯有傅青笛逆流而上!
他很清楚,万一被这尸傀兽破坏舱体,这外面可是肆虐的空间乱流,虽有灵能轨道支持,但乱流之下,谁也不敢保证自身就能够安全无恙,更何况舱内还有大量的筑基修行者,这要是落入乱流之中,唯有一个死字。
此刻,傅青笛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千锤百炼的体修神通发动,双手飞速结印,体内蕴藏的汹涌灵潮极速转动,有一丸金丹如大日初生,跃出灵潮,光耀大千!
下一秒,汹涌的灵能自天门喷薄而出,眨眼之间,傅青笛满头的黑色碎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生长,两个呼吸之后,已化为如老藤般的粗长枝条。
不过须臾的功夫,无数枝条腾挪抽击,瞬间封死了尸傀兽周身的全部空间,密密麻麻的交织成一张巨网,在尸傀兽凄厉的嘶吼中死死缠了上去!
……
……
就在傅青笛出手阻拦住是尸傀兽的时候。
传送舱的前部,一个穿着打扮普普通通的灰衣人,慢悠悠的站起身来,他装作不在意的看了看周围,见众人都纷纷探头去关注舱尾处的激烈动静,压根没有谁注意到他的举动,不由得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向驾驶舱方向走去。
灰衣人的动作不快,但却奇异的没有引起任何警觉,仿佛一滴水融进了溪流,就那么轻巧的来到驾驶舱前。
他转头看了看舱尾的激烈战况,自得一笑,手便搭在了驾驶舱门上,也不见灰衣人怎么动作,舱门上防御阵法便悄然崩灭。
就在将要推门进入的一刹那,一道明显没睡醒的声音在他身后突兀响起。
“手法不错么,小哥,傀变之术玩的这么好……“
“你爸妈知道么?”


傅青笛有点崩溃。
一个笨蛋会在不恰当的时候选择一种最不恰当的解决办法。
而恰好,傅青笛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笨蛋。
他是体修出身,修炼的是万物归源法,这是修行者联盟里面绝对排在上层的强悍功法,大成者跨越化神踏足炼虚绝对不在话下,最擅长的就是变化肉身蕴养灵识。
高端大气上档次!
但如今却被用来和两只以力量见长的尸傀兽角力。
同样是锤炼身体,练体操的不会和练举重的比气力,练摔跤的也不会跟练短跑的比速度。
以变化蕴养为核心的万物归源法,自然也没法跟纯靠力量吃饭的尸傀兽比气力,这根本就不是擅长的范围。
而最关键的是,这样的尸傀兽是两只。
傅青笛欲哭无泪,眼看着两只尸傀兽在束缚中左突右冲。
但他不敢放手,放开了束缚,尸傀兽就会冲出来,这可是准金丹级的怪物,传送舱内的乘客筑基炼气居多,被尸傀兽冲出来的结果……傅青笛可一点也不想亲眼看到。
有句成语叫骑虎难下。
傅青笛觉得自己骑的不是虎,是火山,还是两座活火山。
活火山如果爆发那就是天灾,天灾谁能挡?
傅青笛觉得自己挡不住,但他希望能有人来帮他挡,他还没忘记谢长生跟白行菲就在前舱,这一刻,他无比渴求这两人能早点过来支援自己。
像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哎呦,不错哦,青笛你还挺会玩,触手怪?”
说话的人就站在傅青笛身后,枯黄乱发,面色苍白,两道剑眉直入鬓稍,一对黑眼圈高挂脸上,嘴角衔着烟斗,三寸见长,几分不以为然的一上一下晃荡,青烟袅绕。
是谢长生!
傅青笛心里一喜,忙吃力的憋着嗓子道:“谢科帮我……“
谢长生叼着烟斗,一脸揶揄的走过来,用手指敲了敲傅青笛的脑袋,笑道:“破案要用脑子,这打架也一样,好好的万物归源法被你玩成这样,你学院里的教官看见了非得骂出来不可。”
傅青笛此刻都快要哭出来了,拜托大叔,没见我这正跟尸傀兽玩命么,赶紧帮忙啊,您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想上课想教育人能不能等一会再说。
谢长生才不管傅青笛那点心思,这是多好的现场教育机会,修行者犯罪调查科一共也没多少人,个个都这么玩命使蛮力,那真是什么案子都别想破了,他必须要让新人知道。
谢长生往前走了几步,指着不远处被困住的尸傀兽,调笑道:“来,傅家小哥,教你个乖,好好回想一下,学院里有没有教过尸傀兽的弱点在什么地方。”
弱点……
在什么地方……
尸傀兽……尸傀……
傅青笛下意识的开始回想,一边咬牙切齿的跟尸傀兽角力,一边满脑门金星乱转的回想上过的课程。
还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忽然,傅青笛像是想到了什么,兴奋的喊出声:“控制!”
“没错!”谢长生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一指尸傀兽:“傀者乃人控之物,无令则不行,令毁则灵熄,我再教你个乖,尸傀兽常见的控制位置不过是灵门、大椎、丹田,想一想,你应该怎么做?”
谢长生只能说的这么明白了,傅青笛要是再不知道怎么做,简直就该立马送回警务专修学院里面再重读十年。
数道黑色的长蔓高高扬起,狠狠的扎落!
只听得一声巨吼,两头尸傀兽竟然软绵绵的歪倒在地上。
傅青笛累的一身大汗,不敢相信的看着和自己角力半天的尸傀兽,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他制服。
“强和弱都是相对的,既要学会用气力,也要学会用脑力。”谢长生靠在旁边的座椅上,看着傻掉了的傅青笛,言语里带着几分揶揄道:“不过话说回来,傅青笛小哥你可以啊。”
“啊?谢科,我可以?我可以什么……”傅青笛一头大汗。
谢长生一脸坏笑道:“跟我说说,变身触手怪这么赞的想法你是怎么觉悟出来的?”
啊?触手怪?是说我么?
傅青笛完全没听明白,黑色碎发变出的无数长蔓垂落身后。
谢长生走过来拍了拍傅青笛的肩膀,冲着站在观望人群中的传送舱女乘务招了招手,随即亮出了自己的铭牌,修行者联盟九星徽记和修行者犯罪调查科的字样清晰可见。
人群中忍不住发出一阵欢呼,修行者联盟的官方身份无疑得到了众人的认可,本来躲进人群的女乘务也终于敢走了过来。
谢长生收起铭牌,高声道:“诸位安心,修行者犯罪调查科已经接管此案,为了确保安全,请大家各自归位,抵达青灵界后我们会安排专人核对身份,记录口供,还请诸位配合,各位请放心,修行者犯罪调查科一定会保证大家的人身安全!”
而后,谢长生压低声音对走过来的女乘务道:“安排我见一下负责人,我有事情需要你们配合。”
……
……
白行菲看着自己记录的内容,秀眉紧锁。
事态的发展有些超乎了她的料想。
被剥离了傀修外壳,封锁灵力之后,灰衣人完全就是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白行菲随身携带的致幻剂威力下,不足一刻钟,就将知道的信息吐露干净。
灰衣人吐露的内容核心其实只有两点。
第一:灰衣人代号“鬼蜘蛛”,身份是黑道组织“锦绣堂”的外围人员,受命隐蔽破坏传送舱,进行航路封堵。
第二:他的所有行程,均由掮客组织“四方”一手安排,通过“四方”的渠道,必须在指定时间内乘坐上指定的航班,以确保在一段时间内,所有通往青灵界的航路都能被控制。
从两点来看,青灵界的案件已经远远超出白行菲预估。
这根本就不是盗窃法阵的小打小闹!
一个是联盟中声名狼藉的掮客组织“四方”,常为诸天万界中的很多罪犯和黑道势力牵线搭桥,许多大案要案的背后都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经常负责联络安排、先期布局,偶尔也会亲自下场出手。
另一个是近百年间崛起的黑道新秀“锦绣堂”,犯案累累,内部有数名上了安全局通缉榜的重犯,还集结了大批不喜修行者联盟统治的心狠手辣之徒。
这必然是蓄谋已久的大案,对方发动了这么多人手,闹出这么大动静,甚至连传送航线都要派遣外围人员控制,绝对不会只为了偷几个法阵这么简单。
对方的目地是什么?这才是破局的关键!
可青灵界有什么?
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说到底,青灵界不过是个出产青灵液的资源界,偶尔会有旅行者去找寻青灵夜舞之景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地方。
难道是和青灵液有关?
这是青灵界的特产,阵修者的一种常用资源,用途广泛,从青灵花根茎中萃取出的蓝色液体,用于绘制阵法后,运转灵能时兼容性能提升一倍有余,从而大幅提高阵法的稳定性。
但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因为可以不断的种植收获,价格只能用便宜来形容,以一个小世界之力来种植此物,就完全可以满足天心联盟阵修者的实际需求。
而最关键的是,青灵液并非没有替代品,与青灵液可以媲美的类似物品,白行菲随口就能说出四五种,只不过从性价比上来说,青灵液作为可再生资源,在种植成本上略略低一些。
一个有替代品,不具备高价值,且可以长期种植的青灵液。
又有什么地方值得两方势力大动干戈?
这明显是付出低于回报的事情。
白行菲想不明白,因为这里面说不通的事情太多了。
她低着头,柔嫩的樱唇轻轻抿住,白玉般晶莹的素手抵住前额,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着。这位清冷秀丽的女警在思索着,却浑然不知此刻展现出的美丽是有多么的动人心魄。
被之前与灰衣人打斗所惊扰的男性乘客,都在偷偷的观察着白行菲,只是被这份美丽和清冷所慑,不敢有任何过大的动作。
过了一会,有脚步声传来,白行菲闻声望去。
不远处,谢长生晃悠悠的走来,一边走一边跟着身边的女乘务交待事情,再远一点的地方,新人傅青笛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只是不知为什么,头发无端变长了许多。
白行菲让开走向驾驶舱的女乘务,和谢长生、傅青笛走到一处僻静位置,简明扼要的汇报了自己收集到的情报。
谢长生闻言一怔,面色古怪的说道:“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蹦出来了,偷个法阵也要玩这么大,还要不要人活了。”
“需要呼叫支援么?”白行菲紧跟着问道。
谢长生想了想,很干脆的说:“叫!干嘛不叫,不能咱们在前面拼命,安全局那帮怂人在后面看戏,不过这帮人动作快不到哪去,如果四方跟锦绣堂都参与进来,我们还得另想法子。”
白行菲点了点头道:“那下一步要怎么进行?”
谢长生思考了片刻,道:“这样,先找本地商盟的人,一般像青灵界这样的小世界,联盟不会派驻管理人员,都是由本地商盟自治,我们跟对方联系上,把情况说明白,尽量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和对方周旋。”
随后,谢长生指着团在一旁的灰衣人,对傅青笛问道:“青笛,你的肉身变化能力可以操作类似这样的傀儡壳么?“
傅青笛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才不确定的说道:“可以把身子缩进去,正常行动应该没问题,但上面的功能我没法用。”
“那就行,回头带上这个壳,说不好还能给对方个惊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