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其他类型 > 乔心悦陆铭寒

乔心悦陆铭寒

乔心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一身挺拔军装,脸庞俊朗不失凌厉,眉眼温柔却犹带着军人的摄人气势,就算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能让人感到安心可靠。“陆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

主角:陆铭寒乔心悦   更新:2023-08-16 09: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铭寒乔心悦的其他类型小说《乔心悦陆铭寒》,由网络作家“乔心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一身挺拔军装,脸庞俊朗不失凌厉,眉眼温柔却犹带着军人的摄人气势,就算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能让人感到安心可靠。“陆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

《乔心悦陆铭寒》精彩片段

1985年6月,军服厂。

“八十年代,一个觉醒的年代,一个朝气蓬勃的年代,一个珍贵的年代……”

伴着喇叭里传出春风般的嗓音,午休的军服厂工人们陆陆续续往宿舍走去。

念完广播词,乔心悦合上笔记本,挎上包下班回家。

刚出广播站,便看见树下一抹军绿色的身影。

他一身挺拔军装,脸庞俊朗不失凌厉,眉眼温柔却犹带着军人的摄人气势,就算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能让人感到安心可靠。

“陆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

不知道谁打趣了句,乔心悦的思绪被拉回,心也随之泛起涟漪。

当亲眼看到陆铭寒时,她才觉得自己真的重生到了四十年前。

失神间,陆铭寒已经走到了面前,温声开口:“你脸色怎么不太好,累了?”

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眸,乔心悦心中五味杂陈。

他们结婚是个意外,陆铭寒是为了保全她的名声才娶了她。

上辈子,她从感激到深爱,哪怕他一辈子没碰她,她也默默忍下,默认没有孩子是她身体有问题,受尽了白眼。

可他临死的时候,嘴里却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如今重生,难道还要把上辈子的人生再经历一次吗?

见她发呆,陆铭寒不由问:“想什么呢?”

乔心悦回过神,掩饰一笑:“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正值炎夏,烈日当头。

两人一起走在厂里的绿荫大道上,身边时不时驶过骑着二八大杠的工人。

陆铭寒率先打开话匣子:“来接你前去看了爸妈,听说王阿姨家出了点事,爸去帮了忙,妈现在吵着要离婚。”

乔心悦眉目微拧。

王阿姨是公公的前妻,两人从没断过联系,公公对她更是有求必应,要什么都给。

她抬眼看向男人的侧脸,目光复杂:“爸帮王阿姨也不是一次两次,有时候还大半个月不回家,妈难免生气……”

陆铭寒忽然停下脚,语气自然又笃定:“问题不在王阿姨,是爸妈已经没有感情。”

乔心悦心一顿,捏着挎包的手不由收紧。

男人却依旧转移话题:“对了,你不是说要去电视台参加播音主持人的考试,做好准备了?”

乔心悦眸光一黯。

她一个月前就通过考试了,过两天都能调到电视台上岗了。

他现在才问,是对她多不上心?

心头酸涩瞬间蔓延带眼尾,乔心悦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怎么坚持这段婚姻的……

“我去把车开过来,你在这儿等我。”

没等到她回答,陆铭寒自顾自走远,就好像他刚刚就是随便一问。

站在原地,乔心悦默默深呼吸,缓解着胸口的沉重感。

可等了很久,也不见人回来。

揣着疑惑和担心,她顺着陆铭寒离开的方向找了过去,没想到刚拐过一个岔路口,就看见一个穿在白裙的女人靠在陆铭寒怀里。

定睛一看,乔心悦呼吸猛然窒住,再也迈不开腿。

是于英悦!

那个陆铭寒爱了一辈子的女人!

只见于英悦紧紧环着陆铭寒的腰,含泪的双眼满是眷恋:“当初我被父母逼迫嫁人,我真的好痛苦,想你想到得了抑郁症,到现在还在吃药。铭寒……你还爱我吗?”

听到这话,乔心悦心猛地缩在了一起,不想也不敢去听另一方的回答。

可没等她离开,陆铭寒沙哑的回应便被风刮进了耳朵——

“爱。”



轻飘飘的一个字,却像块巨石重重砸在乔心悦心上。

她知道陆铭寒爱于英悦,爱了一辈子,以至于死的时候都在叫‘英悦’。

再也看不下去,她僵硬着离开。

不知道走了多久,乔心悦才无力靠在路边的矮墙上,眼眶已经涨的通红。

即便再来一次,亲耳听见陆铭寒承认爱别人,心还是会痛……

她自嘲一笑,心却多了分明悟。

与其再走上辈子爱而不得的老路,倒不如试着放手,让陆铭寒自由。

乔心悦深吸口气,缓和着情绪,视线不经意扫到墙上的高考报名简章,眸光渐渐亮起。

高考!

上辈子她因为想守着陆铭寒,高中毕业后一直没参加高考!

知识改变命运,高考,是无数人改命的好路!

心头的茫然忽得散开,既然重生,她完全可以试试高考,走另一条路!

没有犹豫,乔心悦直接去本地教委报了名,随后才回军区大院。

夜渐深。

台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沉稳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坐在书桌前复习的乔心悦转过头,只见陆铭寒解着扣子跨进来,原本空阔的客厅好像拥挤了几分。

见她还没睡,男人眼中掠过丝惊讶。

乔心悦放下笔:“去哪儿了?今天这么晚才回来?”

陆铭寒脱掉外套,语调轻缓:“今天碰上了于英悦,就是以前跟你提过的比我大两岁的姐姐,多聊了两句。”

乔心悦心头微刺:“你不是说她嫁到南方去了吗?”

陆铭寒手顿了瞬:“……嗯,她丈夫半年前车祸去世了,婆家没人能照顾,她就带着孩子回来了。”

看着他眼中的怜惜,乔心悦捏着书页的手缓缓收紧,没忍住问:“听说你们是同学,还在一起过,现在你还喜欢她吗?”

但问出口,她就后悔了。

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因为心底那点不甘而自取其辱?

陆铭寒皱眉看着她,沉默了很久才吐出回答:“心悦,我们才是夫妻。”

末了,又补充了句:“明天你不上班,咱们一起去看看爸妈吧。”

说完,转身进了客房。

乔心悦望着关上的房门,惨然一笑。

夫妻?

他们从结婚起就分房睡,算哪门子夫妻?

次日。

一大早,乔心悦跟陆铭寒去了公公婆婆家,刚到门口,就听见里头打砸的声音。

还伴随着婆婆哭喊控诉:“我伺候了你大半辈子,那个女人对你掉几滴眼泪,你就把我们存的棺材本都给了她,你让我怎么活?这婚必须离!”

“都多大岁数了,离什么离!再说咱儿子在军区当政委,他专门抓德行这块,要被别人知道他连自家的事儿都管不好,你让他面子往哪儿搁?”

她顿时停住脚,下意识看向身边神情骤沉的陆铭寒。

上辈子,陆铭寒经常说于英悦可怜,也三天两头接济对方,她从没像婆婆这样闹过,只一味忍让,总想着他会回头看看自己……

陆铭寒推门跨了进去。

乔心悦也忙跟上前,只见屋子里一片狼藉,墙上的结婚照被砸在地上,玻璃摔得到处都是。

婆婆满脸泪地坐在沙发上,被划破的手正流着血,而公公还一脸余怒抽着烟。

陆铭寒眉头拧成了个死结。

乔心悦忙拿出手帕,过去帮婆婆处理伤口:“妈,不管发什么,您别和自己过不去啊……”

刚说完,公公就朝陆铭寒埋怨起来:“你看看你妈,年纪越大脾气越臭,总是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吵个没完!”

婆婆哭着拔高声音:“我脾气臭?你把我的棺材本给你前妻还有理了?你这么爱她就去和她过啊,你拖着我做什么?”

眼见两人又要开始吵,乔心悦正要劝,陆铭寒突然说:“爸,妈,你们离了吧。”

三人一下愣住了。

乔心悦看着他,他又砸出冰寒的一句:“没有感情的婚姻,对你们两个来说只是折磨。”



原来在陆铭寒眼里,跟她的婚姻是折磨。

胸口闷堵着,乔心悦再也说不出话。

直到从父母离开,回到自己家,她都无法排遣心口的郁气。

刚到家门口,通讯员就来找:“陆政委,有个姓于的女人来找你,她说她有急事……”

“我马上过去。”

说着,陆铭寒转身就要走。

刺激之下,乔心悦忽然就忍不住,拽住男人的胳膊,认真低问:“你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折磨,那你……后悔娶我吗?”

陆铭寒诧然蹙眉:“乱想什么,我们和爸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不是心里装着别人?

可还不等她说出下一句,男人却忽得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叠钱和票塞到她手中:“这是这个月的津贴,你收着,缺什么就去买。”

乔心悦愣了愣,他以为自己说的是钱?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乔心悦莫名有种无力。

他既然爱于英悦,她都主动暗示离婚了,他为什么不顺道捅破窗户纸?

这晚,陆铭寒果然没有回来。

乔心悦睡得很不踏实,不断的做梦。

一会儿是上辈子自己守在奄奄一息的陆铭寒床边,被他抓着手叫着‘英悦’。

一会儿又是不久前他当着她的面,让父母离婚,理所当然的认为该结束没有感情的婚姻……

煎熬了一整夜,到了第二天早上,陆铭寒身边的通讯员才过来传话:“嫂子,政委说这几天有事回不来,父母那边麻烦你多跑跑。”

乔心悦面色一僵。

陆铭寒回不来,是因为于英悦吧。

上辈子,自从于英悦回来之后,他就三天两头不回来。

这辈子,于英悦提前回了济北,他就提前去照顾……

压下心头闷堵,她也没有多问。

反正,她这辈子已经决定离婚,陆铭寒和于英悦怎样,以后都跟她无关。

几天后。

乔心悦刚到军服厂广播站,就收到去电视台的调令。

看着自己努力了半年的成果,她沉寂的心终于有了丝慰藉,赶忙拿着调令去办公室找站长签字。

一进办公楼,同事的闲聊就飘了过来。

“你们听说没,陆政委亲自来给一个离了婚的旧相好介绍工作了,他俩会不会有啥事儿?”

“不能吧,他可是政委,又对乔心悦那么好。”

“好有什么用,俩人结婚都三年了,乔心悦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个男人哪有不介意的?”

“有其父必有其子,陆政委他爸不也心疼那个初恋前妻,听说最近闹得鸡飞狗跳,一大把年都要离婚了!”

听着这些和上辈子如出一辙的酸话,乔心悦抿唇走开。

陆铭寒不碰她,又怎么会有孩子……

她捏紧调令文件,强压下涌上心的酸涩往站长办公室走。

‘叩叩叩!’

敲了门,乔心悦推门而入,却见里面不只有站长,还有几天都没回家的陆铭寒。

诧然了瞬,她才将手里的调令递了过去:“站长,我要调到电视台去了,麻烦您签个字。”

可站长看了一眼,并没有接。

乔心悦正疑惑,他清晰的回复就跟响雷似的在办公室里炸开。

“陆政委已经把这唯一的电视台主持名额给了于英悦,你这份调令没用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