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其他类型 > 天:湮灭

天:湮灭

未来寻鹿人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险峰巨石,连绵火山,诡异天象,大妖现世,洪荒巨兽,震天撼地,山崩地裂,风起云涌,诸神黄昏,灭世劫难,刀光剑影,移山填海,手摘星辰,绚丽夺目,华美辞藻,我想写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史诗级玄幻小说。

主角:王天,红衣   更新:2022-12-29 09: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天,红衣的其他类型小说《天:湮灭》,由网络作家“未来寻鹿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险峰巨石,连绵火山,诡异天象,大妖现世,洪荒巨兽,震天撼地,山崩地裂,风起云涌,诸神黄昏,灭世劫难,刀光剑影,移山填海,手摘星辰,绚丽夺目,华美辞藻,我想写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史诗级玄幻小说。

《天:湮灭》精彩片段

(这块大陆的修仙者等级简述:力者、能者、灵者、王者、帝者、神位、法则、道、元、天,其中各个境界又分别细分为十个段位)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麻雀,因为它横飞过了荒天大陆最大的荒原——亘古无垠原。这里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十万万倍,任何一个普通生物进入这里都会瞬息间死去,即便是这片大陆的至强者也不敢在这里多停留半步。

然而今天这里却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修仙者。从那只麻雀的眼里看来,这里和挤满了亿万万只蚂蚁一般无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穿着一色一样的铠甲头盔,每个人的身体周围都显现出了唯有神位强者才能拥有的金黄色外神纹,就像金黄色的薄雾一样弥漫在每个神位者体外。

麻雀看到了一个穿着月血红色罗裙的女子被围在了那些神位者的正中间,他们的尖矛利剑显然正指着这位正在大口咳血的女子。她抬头怒视着眼前的所有人,右手握剑插入黄沙之中,左手手掌艰难地撑着地面,全身都在轻微地颤抖。在她身体四周弥漫着的强大的白色法则链条告诉我们她是这个大陆的顶尖强者之一——法则者。

正当红衣女子准备拔剑起身拼死一绝时,在她最前面的那个神位者抬脚向前傲然说道:“红衣,不要再垂死挣扎,负隅顽抗了,你已然穷途末路。把天的圣物拿出来吧,这样我们还能赐你体面一死,不然”,他发出阴冷一笑,其后所有神位者都大笑起来。

红衣亦苦笑一声,随后站起身来。

“你们这群道貌岸然、卑鄙无耻、下流成性的伪君子的脑子被我打傻了吧,鼠目寸光的下贱者也配对身为法则的我这样说话”,说完,她将三尺长剑直直地扔向空中,“睁大你们的眼睛仔细看看,神位和法则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悬殊”。

那个领头者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大家不要怕,这个女人自知自己已无还手之力,分身乏术,已经神经失常了,大家随我一起发力彻底击溃她,速速结束后我们再来讨论天的圣物”。

红衣纵身飞起,身上的衣带亦随之飘摇舞动,她闭上眼睛,左小腿略向上蜷缩,同时轻轻挥舞双臂臂,轻声道,无知。

“天,最后再助我一臂之力吧”。

她将天的遗物——道元心石,从魂海中取出,然后将她身体里全部的法则之力注入其中。刹那,炫目耀眼的白光从道元心石中释放出来,一瞬间竟比亿万万个太阳还要炽热夺目,随后这点白光开始散发出无数条高能射线,这些射线随着时间的延长不断旋转变细增多,并且这些高能射线所碰之物无不糜灭,直到这个世界最后完全被白光所覆盖。最终,万物归于平寂,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灰飞烟灭了,连虚空也未能幸免。而这所有的一切唯有一只普普通通不能言语的麻雀完全目睹了。

此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亘古无垠原了。

因为,亘古无垠原更名为一个更加让无数修士闻风丧胆,不敢轻易言及的名字——寂灭死地·神陨。


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8万年前,去看看这块大陆的从那时开始的故事。

话说,荒天大陆似乎形成于一次意外。当时,黑暗无垠的宇宙中到处都充满了蓬勃涌动的灵气,有的地方灵气稀薄,有的地方灵气厚实质密。稀薄的灵气被厚实的灵气吸引,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灵气也不是都一样,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明灵气,简称明灵,另一类则为暗灵气,简称暗灵。(目前荒天大陆的智者都这么认为)明灵与暗灵的不同组合形成了世间万物。例如,30%的明灵可以单独形成水,而这30%的明灵与%的暗灵组合又可以形成岩石,诸如此类。

当时,在如今荒天大陆所在的星域——地灵域,原本一点灵气也没有。但不知具体某时某刻,从地灵域的中心一点突然迸发出了大量的灵气,并且明灵与暗灵的比例相等,从而形成了荒天大陆这一块大陆。在其他星域,大都有几十数百块大陆,最多的甚至有上万个。因此,荒天大陆又被称为奇巨陆,意为最为特殊,最大的大陆。

在此7.5万年后的荒天大陆上的智者普遍认为,是大量的明灵和暗灵的特殊复杂组合形成了这一中心点,并因为在其外吸引了一丝极微小的灵气而改变了这一比例,导致了中心点灵气的迸发,形成了荒天大陆。但具体的比例他们还不知道,因为没有人成功过。

那么,在荒天大陆形成7.5万年后,这块大陆的文明已经发展得相当好了,而我们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这是一个叫做火灵国的国家,全国上下的人大多都是修仙者。人们以自己灵力的强大与磅礴为傲,人人都喜欢比赛斗争,竞上论下,因此这个国家十分强盛,是荒天大陆中最大的三个国家之一。

在这个国家的西南角有一个叫做铁柱村的村子,但是因为小镇上一届的村长铁牛认为这个名字不够文雅,故将其更名为天村。而我们的主角天就出生在这个朴素的村庄,而他的名字之所以是天,是因为他的父亲希望他长大后能永远保护这个村子。他的父亲就是现任的村长,王天霸。

天村坐落在一个小山谷里,一条河流从北到南贯穿整个天村。天村的背面倚靠着高大的白落山,山上有很多尚未开灵根的野兽。天村里的村民喜欢白洛花,所以将它种满了整个村子。白洛花是白落山特有的花种,它没有气味,但是颜色纯粹,晶莹剔透,就像人间天使一般。

天从小就刻苦锻炼,努力修行,立志要成为这个大陆最强大的人,这样以后谁都不可能再破坏这个村子。

他从7岁起就开始围绕整个村子跑步,到现在,他仍然在围绕这个村子跑步。对了,他现在已经17岁了。没错,我想说的是我们的主角似乎并没有什么天赋之类的东西,相反,他的体质是整个村子里最差的。跑了十年,现在的他也只能够在一小时内围绕整个村子跑两圈。


每次围绕村子十圈后,天都会来到白落山上的一个湖泊旁。这个湖泊被人们称为绿石湖,湖的周围被高大粗壮的树木所包围。绿石湖的湖边是细软金黄的湖沙,踩上去就像踩到一朵轻飘飘的白云。湖水清澈见底,可以看到里面有茂盛繁多,互相缠绕着的水草,偶有一两条小鱼小虾嬉戏打闹。有时湖边有清凉的阵风吹来,树叶也跟着沙沙作响,摇曳天光,湖水泛起涟漪,不断地拍打在天的脚背上。不置可否,这是天最喜欢的时刻。

我们的天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忘记自己的愚笨落后,遗忘自己粗劣的天赋。

其实他也多想像村子里的其他大多数小孩一样早早地成为力者,甚至是能者。可是即便他拼了命地努力,到现在也才力者两段。他感觉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老爹。

天霸是目前村子里最强的人,能者八段。他在天还在天妈的肚子里的时候就夸下海口:“我儿子将来有一天会成为火灵国最强大的修士,永远保护我们的国家不受异族欺负。”

想到这里,天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抬头望向高高的天空,然后闭眼想象自己是随风飘荡的白云,在蓝天下肆意游走,时而又变幻成绵羊的形状在草地上悠闲地吃着青草,时而又想象自己是村民们口中常提起的羊神,高大神圣,庇佑四方。

在我们的天想着这些的时候,绿石湖边缘的树木后突然冒出了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脑袋,她久久地凝视着天,就像天想象的绵羊一样许久也不动。

就在天起身回家时,小丫头兴冲冲地跑出来,“王天,你又在这里偷懒了,你妈叫你割的猪草呢”

王天说:“是青儿妹妹呀”

玉青说:“青儿妹妹个头啊,你没割猪草你不怕被你妈打呀!,算了,来,我多割了一些你拿走吧”。

王天道:“就知道青儿妹妹想得最周到了”。

青儿大声回道:“我还不是怕你被你妈打残废了你以后就不能再跑步锻炼,哼!”。

青儿低下头用手指扯着衣角小声喃喃道,这样你以后就不能成为最强大的修士了……

王天仰头看了看天,“走吧,青儿,回家吃午饭去嘞”。

王天带着青儿帮他割的猪草回到了家中。

“妈,我回来了”,王天喊道的同时放下背篓。

“回来了就准备开饭吧,去村子东边的那块田把你父亲叫回家”,天妈说。

天随后小跑到天妈说的那个位置,看到天霸果然正在田地里耕作。

“爸,回家吃饭了!”

天霸直起腰,在田坎边放下铁锄,朝天走去。临近后,天霸在王天头上轻轻敲了一下,“今天是青儿帮你割的猪草吧,你小子,不好好修炼的话怎么对得起这么好的姑娘。”

“爸,人家青儿还没说要嫁给我呢”,王天回道。

“瞧那丫头片子看你的眼神,迟早的事,你小子,青儿喜欢你是你天大的福气,咋滴,还不满足呀”,天霸假装生气。

“哎,爸,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天有些低沉地说,“我辛苦了这么久才到了力者两段,连只老花鸡都打不过,别谈保护村子了,我连青儿都保护不了……”

天霸沉默了一会后,接着说,“儿子,明天就有道元灵殿的人来了,到时候你再去试试天赋,如果真的还不能修炼的话,那就和老爸安安心心地种田喂猪吧”,天霸停顿了一下,“去他妈的最强,咱们不争这个,还是安安心心地过日子重要,到时候和青儿早点生几个大头小子给老子玩,哈哈哈”

王天苦涩地点了点头,最后在临近家门的时候对天霸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爸”。

隔日,一大清早全村的人就躁动了起来,连平日里最喜欢赖床的二墩子都起了个大早。

人们在村子里张灯结彩,在村口挂上鞭炮,摆上酒席,准备迎接道元灵殿的检灵使。

但王天仍旧像往常一样,起床帮天妈煮了猪草喂了三头小猪,然后就开始迎着晨曦跑步了。

其实王天的心里很难受,这种难受已经伴随了他九年了。每次检灵使在道元始祖出生的这一天(被人们称为圣日)来为全大陆的18岁以下的青年检测修炼天赋时他都会去尝试,即便每次他都只会得到一个结果——下三段第三,无法修炼。

(修炼天赋共有九段,分别是下三段一、二、三,中三段一、二、三和上三段一、二、三。下三段第三的修炼天赋最次,上三段第一的修炼天赋最佳。这是由道元始祖以人体内的原始精灵为本规定的一种等级划分,原始精灵是每个人自诞生之初就已经定下来的明灵和暗灵的组合情况,一般来说,暗灵的比例越大,明灵和暗灵的组合越复杂,原始精灵越强大,相应的修炼天赋也就越高。)

(另外,道元始祖是何人物,这个世界的普遍规则是什么,我将在后续的章节中陆续揭晓,读者朋友们可以小小地期待一下)


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其实也不过大约一万年前。那时候荒天大陆的文明还处于混乱与野蛮当中。人们没有道德、礼仪、底线和未开灵根的野兽没有区别,每个修士为了修炼资源都可以随意大开杀戒,甚至连自己的父母、朋友也不放过,并且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人人都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专门的权力机构来制止和约束人们,于是,当时的荒天大陆发展得极其缓慢,强大的修士少之又少。

幸而,在这个时候道元始祖诞生了。道元始祖实际上是两个人,道是哥哥,元是弟弟。他们出生在当时荒天大陆最强盛的地方——天魔都(旧为魔族主域,后被人族攻下),但同时这里也是最黑暗的地方。

道和元拥有极为强悍的修炼天赋,二人均在18时成就了神位级强者,成为了那个年代的巅峰强者。(当时的最高修炼等级就是神位,到道元始祖出生为止,荒天大陆曾经的最强者都在这个阶段,所以人们都认为神位就是修炼的尽头)。

但同时,他们也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可以说,他们的成长之路就是一条噬杀之路,所有阻碍他们成长的人或者潜在的会影响到他们的人都被他们联手杀光了。特别是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十二岁那年,他们的父母因为在耕作结束后不小心折断了药田里年份最好的仙植,道和元就打断了他们父母的双腿,并在折磨他们二十多天后最终用当时最狠辣的毒药——噬元夺骨散杀害了他们。当然,在当时,想杀害道元兄弟二人的其他修士也不少。但他们确确实实活了下来,并且成为了这个世界的至强者。二人的最强联合绝技——道元·湮灭终章,在当时据说能毁灭整个世界。

成为世界的至强者后,兄弟二人决定重整天魔都的势力范围,将他们按照实力等级划分为三六九等,其中最顶尖的九大势力分为上三品、中三品和下三品,其余不入流的小宗门分别成为这九大势力的附属,并将修炼资源按比例分配给各宗门。因为在当时有传闻说大陆西北的荒漠之地里的魔族正在大量集结准备一举进攻人族,将人族残杀殆尽。所以道元二人以人族需要减少自相残杀以共抗魔族的强敌为由建立起了这一规则体系。

原因无他,魔族中诞生了一个天才,年纪轻轻就证得神位,获得了初代魔帝的武器——魔焱重剑,并且宣称自己于世间已再无敌手。他就是后来让无数人所耻笑的魔族在位时长最短的一代魔帝,也是人们认定的最后一代魔帝——暗黑天神。

事情是这样的,当魔族一行自信满满,昂首挺胸地进军中原的时候,在中原与西北荒漠的分界地——重门关,与人族展开世纪大战——至少魔族是这么想的。当时道和元站在高达百米的城墙上,俯视着底下的密密麻麻的魔族士兵。

魔帝——暗黑天神骑在魔族圣兽——古魔天龙的脖子上直上百米之高,手里握着魔焱重剑,剑身上不断滚动着黑色的火焰,肩上披一件锈着复杂纹路的紫黑色的斗篷。体外则被金黄色外神纹覆盖,真像是一代天神下凡,端的是那个神勇无敌。

在古魔天龙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暗黑天神发起了进攻。然而道和元只是简单地各抬起一只手臂,道站在左边,缓缓地抬起右手臂,元站在右边,轻轻抬起来左手臂,二人将食指并排靠拢,发动灵力,在二人的食指的前段中间部位便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柔和光线的的白色光点,随后,在暗黑天神即将挥动重剑斩向道元二人的时候,光点倏然射出一条高能射线,瞬间洞穿了魔焱重剑的剑体和暗黑天神的头颅,二者在同一刹那化为灰烬,随风散去。

(不想搞得太复杂,修炼等级之类的也不是我想表述给大家的重点,所以这块大陆所有能修炼的生物其修炼等级都是如此)


自此,魔族数目十不存一,元气大伤,那些侥幸逃走的魔族士兵不得不跑向北漠冰原躲藏起来。原因无他,道元兄弟二人的联合绝技——道元·湮灭终章确实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但这也使得西北荒漠成为了人人闭口不言的禁忌之地——现在那里不仅只是什么都没有了,那里原本没有水、草木与食物,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毕竟魔族原来就在那里生存了数万年。但现在那里有了更为可怕的东西——死亡法则,恐怖的时间流速,外界的十万万倍,并且没有表征。这意味着你不会感受到死亡的临近,直到你一脚踏入,转瞬成灰。因此,后人一致同意将西北荒漠更名为亘古无垠原。

解决魔族祸端后,道元二人便进入死关修炼了,因为他们感觉到了境界瓶颈的松动,按理来说这该是不可能的事,因为神位是这块大陆的最高境界,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数万年来无不如是。

于是人们只当是道元二人在发动联合绝技后,灵力枯竭,危及生命,因此想借闭关之名延续其对天魔都的统治,奈何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兄弟二人的闭关之地,派出大批人马搜寻后也找不到,不然他们必会集结所有顶端高手一举歼灭道元二人。想明白这一点后天魔都的上三品势力就又开始屠杀中三品和下三品以及无数的附属小宗门以抢夺和积累修炼资源。

一时间,地灵域又生灵涂炭起来,说其是人间地狱也丝毫不过分。不管是天魔都内还是天魔都外,到处都是血红一片,尸体四处横搁着,空中全是肮脏的乱飞的吸血毒蝇。尚未死去的人在这充满恶臭与瘟疫的空气中,身体也日渐消瘦,不久便卧床不起,奄奄一息。小孩失去父母,父母失去儿子,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跪在尸体上或是嚎啕大哭,或是低声啜泣的人。每当夕阳西下,这一景象便更是骇人,那时举目四望,四处无一不是血红之色,令人感到痛苦与绝望,不禁想到,即便是九幽地狱也不过如此吧。

在这短短一段时间里,荒天大陆就消失了十分之九的人数。后世将这一时期称为黑暗死关。因为这一现象直到道元二人突破神位桎梏,出关现世后才得以消失。

道连续突破两大境界,而元则一举冲破三境。

二人出关后第一时间就斩杀了上三品三个宗门的宗主。然后道使用空间法则将所有尸体转移进了亘古无垠原,元则牵引天地灵力,在整个大陆降下足足一月的大雨冲刷地面,洗去血腥与疾病。在那一个月里,天空密不透光,世界被雨水所覆盖,就像是天河决堤,汹涌澎湃,陆地上到处都是流动的血水,高山被冲刷成平原,低谷崩塌为湖泊,远远望去,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汪洋大海。待整个世界终于重见阳光,雨水蒸发,大陆重现,恢复正常后,道用空间之力将所有幸存的人族聚集在天魔都。

道和元站在天魔殿最高的主殿上,俯视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群。

道率先一步向前跨出,用夹带着磅礴灵气的语言说道:人族不该随意自相残杀。为永久实现此目的,我和元决定制作七十二个拥有法则实力的的杀戮傀儡,三十六个拥有神位实力的决断傀儡,他们只会在人族自相残杀的时候觉醒,并由决断傀儡判断相互残杀的二人谁应该被击杀,或者是二者都该死,一但判断完成,杀戮傀儡便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击杀。

此外,我们还决定建立一个这样的权力机构,并希望由他们来决定秩序规则与资源分配,以此来维系世界的正常发展。

这个机构将由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五十一个修士来领导,其中十人管理大陆北方,十人管理大陆南方,十人管理大陆东方,十人管理大陆西方,另外十人管理大陆中心,最后一个人管理这五十个修士。显而易见,最后这个人必须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修士才行。另外,这个机构每百年一次人员更迭,更迭方式由每一届的机构人员共同决议出,那么第一届就由我和元来决定。我们一致同意此次由擂台竞争来决定,神位以上的修士都必须参与。

这个机构就是被称为道元灵殿的组织,后又经过五千年逐渐演变成今天的样子。


检灵的平台建在村子的正中心,是一个用被称为理灵石的石头修建而成的。中间是一个圆形的,凸出地面约三尺的平台,四周由四个石阶围住,石阶上或雕龙画凤,或刻上各种飞禽异兽,但都少不了一个雕像,羊神,天村的信仰。

传说羊神身高百米,全身都是突起的坚硬的肌肉,高大伟岸,伸手即可摘星辰。

现在这里围满了天村的村民,人们大都激动充满喜悦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和那位检灵使大人。

检灵使站在平台上,用粗大豪迈的嗓音说:“诸位安好,我是今天咱们村的检灵使,我叫铁勇,境界是灵者五段”。

有一个村民喊道:“那正巧呀,检灵使大人,咱们村改名之前就叫做铁柱村”。

铁勇说:“那确实挺巧的,哈哈哈,那咱们也闲话不多说,尽快开始,小孩们按照年龄从小到大排好,流程你们应该也知道吧”,正在说着,铁勇就从储物戒里取出一颗浑圆的乳白色的石头,“没错,流程很简单,你们只需要放松身心,然后集中全部注意力去感受这块检灵石就行,我将根据检灵石散发的出颜色来判断诸位的原始精灵,大家应该也知道什么颜色对应哪个段吧,那么,你来回答一下”, 铁勇指向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小孩。

小孩有些紧张,嗓子里带着颤音说道:“那个,检灵使大人,是红色对应下三段第三,那个,橙色对应下三段第二……紫色对应上三段第三,灰色对应上三段第二,黑色对应上三段第一吗,我说的对吗,检灵使大人”。

“哈哈,完全正确”,铁勇走过去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就是过于紧张了些,不过没事儿,我之前也和你一样,好在经过这些年的修炼这个毛病消失了,你也可以的”。

“是吗,谢谢检灵使大人”,小孩兴奋地说。

而我们的主角此时正在围绕村子外围跑步,天抬头望着天边的晨曦,眼睛有些失神,口中喃喃道:“最后一次了么,呵呵呵”,他感到眼睛有些湿润,遂用手去擦拭,顿时,天被一块小石头绊倒,向前跌倒了下去。天趴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我不想成为普通人啊,呜呜呜,他有些哽咽,我不想成为普通人,我要保护整个村子,我要保护我的国家的呀!上天,为什么这样对我,我还不够努力吗?为什么这样对我!天继续趴在地面上,同时用双手死死地,狠狠地捶打着地面……

话分两头,检灵台这边正在火热地进行着检灵工作,铁勇站在平台边上,用平淡粗犷的语气不断公布着测试结果。

“黄色,下三段第一,勉强可以。下一个!”

“红色,下三段第三,无法修炼。下一个!”

“橙色,下三段第二,无法修炼。下一个!”

“绿色,不错,中三段第三,稍有天赋。下一个!”

……

直到最后一个小孩检灵完成,中三段也只有一个。

“好,那么,下三段第一的那几个小孩还有中三段第三的那个小孩,三天后去山云宗报到,就这样,我走了。”

“等等,检灵使大人,我儿子还没来”,天霸有些着急地说。

“哦,是吗,那就再等一刻钟,我还得赶去下一个村子,不能多等”。

“好好,谢谢检灵使大人,孩子他妈,快去村子外围找找儿子”

此时,王天正躺在白洛花丛中,手里握着绊倒他的那块石头。本来在他哭得没有力气后,他起身打算将那块小石头远远地扔掉以泄心头之愤,可是他一握住那块小石头就感觉内心好平静,并且有一股暖流自手心流至他的四腑五脏。于是天开始细细打量这块石头,石头整体是黑色的,呈现三角形。中间有一个羊神的纹路,深绿色的,此外这块石头再无奇特之处。


那天王天当然没有去检灵,因为啊,他躺在白洛花丛中一直睡到了傍晚。所以天妈怎么找也没找到他,而我们的检灵使大人也很遵守承诺,果然一刻钟刚到就飞遁而去。

傍晚,天回到了家中,天妈,天霸以为他已经放弃了修仙一途,故没有去检灵台。因此他们也很知趣地没有谈及这件事。王天吃完晚饭后就又偷偷溜进了白落山,他已经睡了一个白天了,现在精力正旺呢。

他去了绿石湖,坐在他经常坐的那个位置。将脚放在湖水中,湖水冰冰凉凉的,反射着皎洁的月光。不时,晚风阵阵吹来,沁人心脾。

天仰面躺在松软湿润的泥土上,从口袋里掏出了白天的那块小石头。他举起它,放在自己的眼睛和散发着清辉的婵娟之间,凝视着那面刻着羊神的图案。

这是谁雕刻的呢,手艺真好。村子里应该没有人能雕刻出这样精美的图案,也许是隔壁村李铁匠的,明天跑完步后就拿去给他看看,王天心里思索着。

天打算翻过来看看背面。就是这个微小的动作,仅仅只是这一个小动作改变了天的一生,那说不上是悲惨也说不上是辉煌的一生。

当清冷的月辉一照射在绿色的羊神纹上,异变陡生。首先,天听到一声巨响。那可真是天听过的最响的声音,比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雷劫所发出的恐怖声音还要剧烈一万万倍。这导致天的耳膜一下子剧痛无比,脑袋嗡嗡作响,头晕脑胀,好像世界在不停地高速旋转。他不得不闭上眼睛,用双手将脑袋埋进胸膛里,以此来减轻眩晕感。

不多时,其实也就在巨响发的那一刹那后,空气在不停地抖动!好像有人正在以天地为琴疯狂弹奏,俄顷,空气燥热无比,似乎白落山燃起了熊熊烈火将王天团团包围。

待王天终于感觉好受了一些,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他自出生以来看到的最为高大伟岸的生物——羊神。

祂身高百米,下体是巨大的羊身,被厚重洁白的羊毛所覆盖,四蹄粗壮,王天估摸着得有二十五个人手牵着手才能把它围住。和一般普通的绵羊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有一条条长长的尾巴。好像一条牛尾呀,王天想。

天继续抬头望去,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用手揉了揉双眼再抬头望去,没变,他没看错,现在天上正悬挂着三个月亮!只是另外两个月亮更扁长,且有碧绿的火焰在上面不停地翻滚涌动。王天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仔细看去,原来是祂的双眼。他笑了笑,继续入神地看下去,祂确实长着一张人脸,一个粗犷的汉子的脸,嗯~其实更准确地说,祂就是一个上身是人,下体是羊的神。和人不同的是,他的头上还长着一对卷曲的浓墨色的犄角,就像盘羊的犄角那样,上面被一层薄薄的紫色云雾样的东西所笼罩。

躯体上是块块隆起的肌肉,比王天的老爸——王天霸的肌肉还要突出。那模样比这个世界上最会雕刻的雕刻家所雕刻出的最完美的肌肉线条还要完美一千倍一万倍。

王天吞了吐口水,他想摇动一下脖子,因为他已经保持抬头的姿势很久了,但他又不敢动,因为祂正低头注视着他。王天有些紧张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羊神蜷曲四蹄,跪在王天的面前,同时将身体向前俯下。

祂这是想干嘛,王天心想,但他把他从他能记事起所能想到的一切事情全部想了一遍,甚至回忆起了他十三岁那年夏天跑完步不小心碰到青儿洗澡的事。就是在绿石湖里。

那天,王天跑完步,汗水流满了全身,他想起之前自己在割完猪草后发现的那个湖泊。那个湖泊是真美呀,湖水清澈冰凉,四周野花环抱。于是王天慢悠悠地向绿石湖走去,在靠近绿石湖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青儿。青儿当时正褪下贴身衣物缓缓走进湖泊。王天愣住了,他硬是傻傻地僵在了原地,眼睛直直地盯视着青儿,看着她光滑白皙的胴体,看着墨绿的湖水一点一点地没过她细嫩的脚踝、小腿,丰满的大腿、臀部,最后没过她纤细的腰肢。王天的脸涨的通红,大口地喘着粗气,不时地咽下一口唾液。终于,在咽下第十口唾沫的时候,他头也不回地跑回了家,也不知道祂究竟想干什么。

看着羊神的巨嘴越来越近,王天动了动嘴角,他自嘲到,现在和那时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在我的脸是惨白的吧。对了,还没好好地和青儿道一次谦呢,我这个混蛋。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王天缓缓闭上了双眼。


“我一直在等你”。

一句满是沧桑与威严的话传到了王天的脑中。

谁在说话?

王天睁开眼睛。

在近处看,羊神的眼睛更加动人心魄,就像是黑洞一样,紧紧地吸引着王天的眼睛。

“现在我在用意念直接和你对话”。

确实如此,王天想,因为羊神的嘴角连动也没动一下。

“接下来我说的话希望你能够相信,事实上,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不分为二的整体”。

王天有些惊讶,但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羊神说的话,他选择相信。

“在十七年前,也就是你刚刚诞生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再之前一点。我们本来是生活在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也就是和这个世界相对应的另外一个世界。两个世界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个世界是由明灵和暗灵组成的,而我们的世界是由一种被称为虚灵的灵气组成。”

另外一个世界?

“在我们那个世界,全是像我这样的生物,滔天巨兽,就连最矮小的生物也至少有二十五米高,我想这大概是由虚灵的特质造成的。”

竟然有这样一个奇特的世界。

“那时,你还是现在这个模样的我。在那个世界,我们不停地吞噬同类,吃祂们的肉,噬祂们的血,吞下储存着祂们最本质能量的神心,就类似于这个世界的妖丹。于是,经年累月,我们成为了那个世界的至强者”。

那个世界的我竟然是这么的凶残?

“但是有一天,你偶然触碰到了界壁。界壁就是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分界面。于是,你想都没想,就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拳轰击在界壁上,想要来到这个世界看看,事实上,你确实成功了。”

我这么厉害的吗!

“看到界壁破碎的微小裂口,你甚至没有一点犹豫就一跃而下。我们一跳下去,你用尽全力击穿的界壁在转瞬间就愈合了。于是我们就在那个世界与这个世界的界壁之间的区域 ,俗称界域之间穿梭。谁知,那里竟然凶险万分,到处都是高速移动任意穿梭的能量流。即便只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能量流撞击到我们的身体就可轻而易举地洞穿过去。”

确实蛮危险的。

“终于,在连续穿梭了大概半刻钟左右,我们终于抵达了另外一个界壁。但那时我们也已经伤痕累累,精疲力竭了。你当即从魂海中取出无上神刀——九天玄阳,将神心里一半的力量注入其中,使用终极绝技——开天霸王斩,劈开了一条口子。就在我们即将逃离界域的时候,一股碗口粗的能量流击中了我们,就在我们奄奄一息,间不容发之刻,你使用了无上神力,将我们的力量和记忆以及一个魂魄封印在了这个世界上最坚硬也是富含能量最多的四块石头里——紫晶。紫晶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十多块。因为我们磅礴巨大的能量只能储存在这种灵石里。做完这些后,你就坠入因果,堕入这个世界的循环了。(就像中国古代的传说那样,人重生会失去全部记忆)”。

紫晶么,貌似火灵国的镇国之宝就是一块紫晶。

“现在你手里的这一块石头就是一块紫晶。这块紫晶就封印了你前世的记忆和我这一个魂魄”(灵石等级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

原来如此。

“那么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另外三块紫晶和我们的武器——九天玄阳。它们分别封印了我们犄角的力量,双瞳的力量以及我们的本源力量——神心。”


王天越听越兴奋,特别是当他听到羊神说他前世是和祂一样威猛的神兽时,他简直快要跳起来了。原来我曾经是如此厉害无敌的存在么,真是令人神往啊!

“那我们去哪里找到它们?”

“紫晶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少,而且即便你当时确实将能量全部封印了起来,但由于那些能量太过庞大,仍然会泄露出一丝气息。”

羊神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不用想,封印我们犄角力量的紫晶和寄存双瞳的能量的紫晶以及包蕴着神心力量的紫晶一定已经被他人或者是妖兽或者是魔族给发现了。如果他们的实力已经能够承受住那些能量的百分之一那他们就可以尝试去吸收了,即如果他们的境界达到了神位就可以逐渐吸收我们封印在那些紫晶里的能量。”

王天疑惑地问道:“我们不是加上了封印的吗,难道他们能够破解我们的封印?”

羊神耐心地解释道:“当然还有这个前提,那就是他们能够破解我们的封印。但这个应该不难,原因就在于我们当时的封印实在是太仓促了,以至于那些封印并不复杂,所以在这个世界只要是精通封印之术的人应该就能破解。更准确地说,我们当时的封印只是用来保证那些力量不会自然流失用的,我们当时实在是太接近死亡了。”

“原来是这样。”

“对了,我还没说具体怎么去找。首先,肯定是先去打听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头上长着盘羊状犄角的生物,就像我头顶上的这样。”

说罢,羊神上下晃动了一下脑袋。

“因为那毕竟原本就是我们的能量,所以只要是吸收了那些能量的生物,他们的头上必定会长出这样的犄角,同时,在他们使用这股能量的时候,他们的额头上会浮现出羊神纹的图案。”

“嗯,那这样确实就容易分辨了”,王天接着说,“可是我还是有一个疑问,你之前不是说我们那个世界是由一种被称作虚灵的灵气组成的吗,既然如此,那他们怎么还能够吸收我们的能量。”

“你有这样的疑问确实正常,不过仔细想一想,明灵也好,暗灵也好,虚灵也罢,它们的实质难道不是一样的吗,它们都不过只是一种能量罢了。既然他们都有这样一个共性,那他们就有可能也是由同一种物质构成的。就像明灵和暗灵的不同比例组合构成了这个世界,说不定也是因为那个物质的某种变化区别,所以有了这三种灵气。假以时日,当我们发现了这种物质,说不定我们就能够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灵气,那时灵气的形式何止这三种。”

“嗯,有理有据,头脑清晰,不愧是上一世的我,哈哈哈哈”,王天大笑起来。

羊神的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甚至有一种想当场踹飞他的冲动,这一世的我这么逗比的?

“那咱们赶快出发吧,争取早日重回巅峰!”

“以你现在的实力来看,你还没走出白落山就会成为妖兽的腹中餐。”

“嗯,这倒是一个问题,村子旁边因为有初代村长设下的结界所以没有妖兽能进来,准确地说是没有神位境以下的妖兽能进来。”

“所以,当务之急应该是提升你的修为,等你的修为达到了灵者境就能够吸收这一块紫灵的记忆和魂魄了。哦,对了,我似乎还没告诉你,你认为我们的谈话过了多久了?”

“嗯~大概有一个钟头了吧。”

“事实上,一秒钟也没过。”

“一秒钟都没过?!”

王天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一层乳白色的结界正包裹着这里。

“那岂不是说,外面的时间相对于结界里的时间是停滞的!”

羊神巨大的头颅边向四周转动边说:“你说得基本准确,但也没有那么逆天。首先时间暂停的范围只能在这个结界内。不过也不用沮丧,这个结界会随着你境界的提升而不断扩大。在我们最巅峰的时刻,也就是在我们击穿界壁的那一刻,这个结界能够覆盖整个世界。”

说罢,羊神又转回头凝视着王天,继续说道:“其次,只有肉体的时间被暂停了,精神的时间仍在流动,不然我们现在也就不能对话了。”

王天回应道:“也就是说,我现在所看到的你,以及我自己都是精神体,不是实质的。”

“没错。”

王天继续说道:“那除非是对方的精神力比我强,否则在这个结界里面他们是伤害不了我的,甚至我还可以反杀他们。”

“可以这么说,而且我们的魂魄在之前本就已经非常强大,即便是现在损伤了应该也仍然相当于这个世界神位境强者的神魂。”

“那我们现在岂不是就可以横着走了。”

“哪有这么容易,在你还没吸收这个紫灵之前,这个能力只有在每月的月圆之夜,在月光照射在这块紫灵的羊神纹上才能被触发。”

“啊,条件这么苛刻的吗。”

“还有,等你修为提升到灵者境吸收完这块紫灵后也只能每个月释放一次。而且释放之前你还要确保结界范围外没有其他可以危及到你生命的东西。”

“那好吧,那我目前能干的事情应该就是抓紧时间好好修炼了吧。”

“嗯,等你的修为达到了灵者境过后咱们就能出发了。”

“可是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好像不支持我修炼啊”,王天突然想到这个,原本兴奋的脸又暗淡了下去。

“你不用太过沮丧,这只是一个小问题罢了。在那个世界,我们的修炼方式除了不断地吞噬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不停的折磨自己的身体,让身体激发灵力的增长,但毫无疑问,这是一条无比艰苦的路。”

“我什么苦都不怕,我只怕我以后不能保护我们村子还有我的国家。”

羊神嘴角微动,“我知道。”

祂接着说道:“好吧,今天就说到这里,没有身体的支持,纯粹用精神体的能量活动会更加疲惫,我累了。”

听羊神这么一说,王天才感觉到自己也感到疲惫异常。

“那我怎么从这个结界出去。”

羊神好想翻个白眼,但无赖,祂的眼睛不支持,“用你的意念”。

“意念么,我试试。”

王天集中精力,轻声说出,出去。


王天躺在家中的凉板床上。

外面依旧是皎洁如洗的月光,月光透过窗框倾泄在床上。

感觉好像大梦一场啊,王天想,我上一世竟然是如此强大的巨兽么?而且只要修炼到灵者境便可以吸收那块紫灵,找回上一世的记忆以及重塑完整的魂魄。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王天开始想象自己已经变成了羊神的模样,在那个世界睥睨四方,浴血奋战,好不神勇。就在这样不断的想象之中,睡意就如潮水一般袭来,王天如同金枪鱼沉入深深的海底那样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起了一个大早,抢在天边露出鱼肚白之前就起床奔跑,他相信羊神说的,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

他不停地跑啊跑,跑到汗液流满全身,然后在太阳的照射下又蒸发成盐分,接着又有新的汗液冒出溶解这些盐分,如此周而复始,直到太阳高高地悬挂在头顶上空。

停下来后,天慢慢踱步到绿石湖旁。

先用湖水洗了一把脸,清凉的湖水就是上天此刻给予天最好的礼物。然后他顺势躺在湖水边上的湿软沙土里。跑完如此长距离的路程后,他感觉自己的感官变得异常灵敏,眼望云端,可以轻易地看到云角在风的吹拂下产生的细微变化,耳朵可以听见青虫细细咀嚼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多么奇妙啊!

折磨身体真的可以激发出灵力!

王天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一小股乳白色的气流在四肢百穴任意移动,有点痒痒的,但也非常舒服。

这就是我的第一股灵气吗,哈哈哈。

原来我以前之所以天天坚持跑步修为仍然不见长是因为每一次的量都不够。今天连续跑了一个上午,方才有了这么一点灵气。

既然如此。想到这里,王天振臂起身。他要在湖里游泳,游泳可比单纯的跑步要辛苦多了。

想到就要马上去做,王天当即跳进湖水里,采用青蛙游泳的姿势,双手划水,胳膊伸后蹬腿。

这是他小时候看见青蛙游泳的时候模仿学会的,学会后他马上就去给青儿展示了一番,结果腿抽筋了,幸好游得不远,青儿才能把他拖上岸。就因为这个青儿笑了他好长一段时间,让王天那几天都不得不躲着她走。

绿石湖还是蛮大的,大概有村子的一半。所以当王天游到湖中心的时候他就已经气喘如牛,头脑发晕了。因此他不得不往回游,因为湖的对面是一面峭壁。

游回岸后,王天又想到了一个折磨自己的好方法。他找到一根粗大光滑又离地面约有八尺距离的树枝。他跳起来用双手抓住树枝,然后凭借手部和腰部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向上拉起,然后又卸力让自己的身体自然下垂,然后又拉起,放下,如此往复。

这也是天偶然发现的,有一次他不小心走到结界外边去了,遇到了一匹血月妖狼。情急之下,他一跃而起,抓住了离他头顶有六尺高的树干分支,他一次又一次的用尽力气想要坐在树干分支上,奈何他那时力气不够,于是又一次又一次垂下。

幸好,没过多久天霸就找到了他。第二天王天发现自己的手臂酸痛无比,但是等到第四天后他发现自己的力气变大了。于是他那时就记住了这一个动作。

等到快接近傍晚的时候,天回家和天妈天霸一起吃晚饭,并和他们分享了这个小秘密。天霸听后觉得不太可能,自古以来人们都是靠感应天地灵气然后引灵入体修炼的,哪里听说过这种修炼方法。

不过天霸也没否定儿子,他觉得即便这样最终不能修炼成功,也能让儿子的身体得到锻炼。

王天看到天霸天妈的眼神似乎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于是他说:“爸,妈我说的是真的,我都能够感受到我体内的那一小股灵气了,它就在我的体内四处游动,不断地改变着我的身体。”

“可是儿子,你也知道,修仙世界,力者境练体,能者境练技,可以说这两个境界还算不上是真正的修仙,只有到了灵者境,方才能借助天地灵力锤炼体魄滋养灵魂。”

王天见现在还说服不了他们,决定等自己修炼到了灵者境吸收完紫灵后再来证明自己。

吃完晚饭,休息了一刻钟左右,王天就又去绿石湖游泳了。

这一次他很成功,足足游了二十五个来回,游到月下柳梢才回家睡觉。

以后,他每天都基本如此,并且发现自己一天比一天跑得更快更久,拉得更多更好,游得更快更久更流畅。

他可喜地发现自己体内有越来越多胡白色的灵气在体内流淌。

每到月圆之夜那一天他便用月光照射羊神纹召唤羊神和祂谈话。

在谈话的过程中他对那个世界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也对自己的修炼方式为什么这么特殊有了基本的了解,大概就是和他前世是羊神有关。

因为羊神也说过,在那个世界祂们的成神之路就是不断地吞噬同类(这里的同类不仅仅是指羊神这一种生物,实际上,世界上羊神也只有王天一个,应当指的是和羊神一样庞大的那些生物群体。)和折磨自己的身体。

就这样,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在这个过程中,王天也不是没想过放弃,毕竟实在是太过痛苦了,每天都得折磨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无数次在烈日和苦雪下奔跑,是个人都会想到放弃。

并且在此期间,我们王天和青儿成婚了。

成婚之前王天就一字一句地告诉了青儿自己十三岁那年的事。青儿听后用小拳头笑着锤了王天好几拳。

那年,王天二十二岁。

两人的婚礼并不是多么隆重,简单但是充满了幸福。他们收到了大多数村民们的祝福,诸如白头偕老,相濡以沫之类的等等。

入洞房时两人都是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王天在床上愣是坐了半天啥也没干,最后还是青儿吹灭蜡烛轻声而娇羞地说,我说,咱们来做那个吧。

一年后青儿就生下了一个小姑娘,取名为王星雪,因为生她那天外面堆了厚厚的一层雪,而王天坦言自己很喜欢躺在绿石湖的岸边仰望星空,遂取此名。

备注:修炼之人不必借助任何东西,也不需耗费多大精力就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境界等级,就像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困没困一样容易,这种能力是生来就有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