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皮蛋文学 > 其他类型 > 对不起,我想把你忘了

对不起,我想把你忘了

今天也爱吃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阿福从小见惯父母吵架的他,越来越内向,缺爱的他,对这个世界抱以悲观的态度,直到后来遇见了她,那个姑娘就像一道光,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却又推向另一个深渊……

主角:李睡睡,杨子舟   更新:2022-12-07 18: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睡睡,杨子舟的其他类型小说《对不起,我想把你忘了》,由网络作家“今天也爱吃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阿福从小见惯父母吵架的他,越来越内向,缺爱的他,对这个世界抱以悲观的态度,直到后来遇见了她,那个姑娘就像一道光,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却又推向另一个深渊……

《对不起,我想把你忘了》精彩片段

今天是除夕,家家都贴上红对联,杀鸡杀鸭,一幅喜庆的画面。村里有些顽童已经早早的放起鞭炮,炮仗声中掺和着笑声,大人们远远的望着,脸上也是露出微笑。是对顽童们玩闹的赞许,或许也是对今年丰收的满足。

“阿福,开水烧好了没有?”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女,对着在烧水的小孩子说。

那个蹲在灶台前的孩子额头上布满豆粒般大小的汗珠,嘴里正在使劲吹着火。

“快好了妈。”阿福用手随意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边说着,边打开锅盖,用左手食指测了一下水温。

“哎哟,好烫!”阿福赶紧把手收回来,在空中快速甩了甩。

“哎呀,小心点,有没有被烫伤?”妈妈放下手里还在滴血的鸡鸭。过来掐了掐阿福的脸,脸上露出宠溺的微笑。

“嘿嘿,没有。”阿福把手藏在身后,脸上笑嘻嘻的。

“那就好。”妈妈笑了笑,拿过水瓢从冒着热气的锅里盛出水,倒进一个不大的铁桶里。

一下、两下、三下。

阿福此时熟练的把鸡鸭放到开水里浸泡,必须要开水全部覆盖整个鸡鸭的身体,等待几秒,这样子鸡鸭的羽毛更容易拔出来。

“去,去叫你哥出来拔毛。”妈妈在地上铺开一个装猪饲料的麻袋。

在农村里,往往会有人来收鸭毛,所以村里每当杀鸭了,都会把羽毛收起来,然后等收毛人来了,拿去卖点钱,补贴家用。

阿福轻轻的推开一道木门,对着里面还在睡觉的人说道:“哥,妈,叫你起床来拔毛了。”

床上的人应了一声。

随后母子三人开始在一棵柿子树下,做着清理鸡鸭的工作。

临近中午。

鸡鸭都清理的差不多了,端到案板上等待处理,此时阿福两兄弟,正忙着在门口的青色砖石贴对联。

“妈,爸去哪里了?”阿福好奇的问道。

今天是除夕,人正忙的时候,大清早的不见人影。

“他去买酒了。”妈妈说道,案板上仍然一刀刀的砍着鸡鸭。

“哦。”阿福嘴里轻轻回应道。

房子不大,一间青砖的小破屋,分隔出三间小房子,一间是两兄弟的睡房,电视机也摆在这里。一间是爸妈的睡房,里面堆积了一些稻谷,就占去了一部分空间。另一个就是作为厨房,稍微大一点,平常时烧火做饭吃饭的地方,整个墙壁都被木柴的烟火熏黑,人也常常熏出眼泪。

可就是这样的房子,当初也是大伯给他们住的。

当初妈妈要养猪,于是出来这个稍微偏僻的地方,建一个小的房子,养了三头猪。对面还有一户人家,是三伯住的地方,就两户人家,中间有着几亩稻田,还有一条稍微好一点的泥路分隔两家的距离。

每当夜晚来临,听到的都是蛙声犬吠,看得到萤火虫在夜晚里忽明忽暗。

三伯有一个儿子,那会阿福放学后经常喜欢和堂哥晚上去电鱼。堂哥背着电瓶,手里拿着两条竹竿,一条末端装着网兜,一条装着铁条,按一下开关,那鱼就会蹦跳出来,电力开大点,鱼被电晕漂浮在水面上。

阿福此时拿着个专门装鱼的水桶,等着堂哥把鱼捞上来。

无数个这样的夜晚,家里穷的孩子没有什么娱乐项目,那会阿福经常听奶奶说,她们那会吃不饱穿不暖。奶奶是经历过生产队,吃过大锅饭的人。

到了阿福这一辈,不至于吃不饱穿不暖,就是要经常出去电鱼回来吃,家里也没啥营养品,就是抓乡野田间的鱼。

塘角鱼、黄鳝、泥鳅,这些都是很补身体的。在镇上也有专门的人收购,一斤能卖到十多块。

每天放学回来,匆忙扒拉几口饭,就跑着跟堂哥去电鱼,然后晚上带着一桶鱼回来。大人们会很惊喜,嘴里不断说着,今晚怎么得这么多,这塘角鱼这么大。

不过,塘角鱼会先分出来,挑几条大的出来留给奶奶补补身子。

然后小的就会由大人去镇上赶集的时候拿去卖钱,买一些农作物的种子回来。

下午两点多,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提着一个十斤重的酒水瓶,晃晃悠悠从两块稻田中的小路走回来。

中年男子脸上有些许胡须,以及岁月留下的沧桑,两边脸颊微红,一看就是喝过酒的样子。

“今天是除夕,你大清早的还出去喝酒,家里的活都不干。”妈妈身上挂着围裙,没好气的说道。

“这不是有你们吗?我就出去喝了点酒而已。”中年男子不耐烦的说道。

说完就放下酒瓶,回房间睡觉了。

妈妈见两个孩子在看着,也没说什么,脸上仍然挂在怒气。

到了傍晚,天空变成黄色。

阿福他们把菜端到三伯家,两家人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大人们喝酒,聊的比较久,小孩子就回去烧水洗澡。

这时的电视里还在播放着赵本山的小品,母子三人看着电视,笑的合不拢嘴。

墙壁的时钟滴答滴答,慢慢悠悠的指向十一点,这个时候,爸爸晃晃悠悠的走回来,眼睛似乎睁不开一样,满身散发酒气。

“又喝这么多酒。”妈妈厌烦的说道。

“害,大年三十不喝酒怎么行。”爸爸说道。

“每次都是喝的这么醉,有什么用。”妈妈眼睛看着电视,全程没看爸爸一眼。

阿福和哥哥对视了一眼。

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两个人默契的跑到外面,留两个大人在房间里,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吵架声。

“喝点酒怎么了?”

“整天喝酒有什么用?家里这种情况,你整天喝酒……”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今天……”

兄弟二人在门口偷听着,但是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是怕两人听到。

整个房间变得有点安静,甚至说安静的有点可怕。

忽然只听到一声啊,犹如一道闪电划开这个寂静的夜。

“好痛,没想到你还打我……”妈妈的声音变的有些颤抖。

“我……我不是故意的。”爸爸着急的说着。

妈妈捂着肚子,忍着疼痛,打开木门走出来,拿着个手电筒,消失在黑夜中。

兄弟俩楞在原地,今晚可是除夕夜,可家里出了这个事,眼里都泛起泪花。可他们两也不懂该说什么。

夫妻俩吵架,孩子夹在中间不知所措,因为无论是哪一边,都是家人。

爸爸往阿福靠过来,说:“今晚除夕夜,别人在笑,我们在哭。”

阿福闻着那酒气,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过你们好好学习,不要管大人的事。”

可如果让孩子好好学习的话,你们非要当面吵吗?又怎么会不在意?毕竟吵架也不是一两次了。

两兄弟一夜无话,爸爸在酒精的作用下很快入睡!

第二天,天刚亮。

两兄弟就回一趟村里的老房子,老房子里已经很久不住人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张床,甚至连一张床席都没有。房子里早已经挂在蜘蛛网,各种蚊虫。房梁上有根木头已经腐朽,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已经成为危房。

两兄弟小心翼翼推开房门,灰尘在空中弥漫。

“妈。”阿福叫着。

“嗯。”之前爸妈的房间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妈,大过年的,回去吧。”阿福忍着眼泪,嘴里说道。

哥哥阿杰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站着,脸色沉重。

妈妈背过身抹了抹眼泪,说:“我真的不想面对你爸,要不是因为你们两个……”

一时无话。

两兄弟这些年都是妈妈带大,这些年在家里也见识过妈妈有多辛苦,为了这个家操劳。

照顾着两个孩子,还要养猪,还要种田。

妈妈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兄弟,估计早就走了吧,毕竟摊上这么个不靠谱的丈夫。

“走吧,咱们回家吧。”妈妈眼睛还有些泛红,脸上勉强挤出微笑。

看的出来,是不想让孩子担心。

回到家。

爸爸还没睡醒!

柿子树也有些老了,叶子不是很多,轻轻的随风飘动,岁月的痕迹也悄悄爬上了妈妈的头发。

“饿了吧?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妈妈用跌打酒擦了擦肚子疼的位置。

“嗯。好。”两兄弟不懂说啥,然后连忙给妈妈打下手。

他们家大年初一不能吃猪油,也不能吃荤的东西。据说是祖辈传下来的规矩,所以早上只是煮了一些面条和青菜。

两兄弟吃的格外慢。

到了中午十二点多。

爸爸才起床,看着妈妈,也没说啥。或许在一起久了,爱情就会变的吧。

其实有些人离开并不是突然的,而是在无数次失望中积累久了,才想着离开。

就在这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个坏消息,使得阿福以后一直对哥哥感到内疚,对爸爸却感觉到深深的失望。

当时,哥哥望着在床上睡的正香的阿福,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哥哥在那一天似乎变的像个大人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